從聖經中的新與舊 看人類文明的危機

今年三月8日遊客稀少的羅馬競技場,因疫情關閉。


◎蔣慕谷

主後2020年的開始,當全世界還來不及迎新送舊,就被一波詭譎的冠狀病毒疫情打亂了整個步調。2019年底,大陸武漢陸續傳出不明肺炎的時候,彷彿十多年前的SARS夢魘再起,我們的政府就已經開始做最壞的打算。

世局艱難  但不該忘了數算恩典
身處台灣與東亞的人們,面對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共戰爭、外交孤立、白色恐怖等歷史,似乎已經成了課本上的知識,但又彷彿是緩慢的現在進行式,此時此地的我們,並沒有完全揮別戰事的威脅;又加上國際交流日益頻繁、世界人口不斷增加,世局的變化早就產生更多、更快的變數,要從以前的歷史模式來預測人類的未來,似乎顯得不切實際。

按照聖經的啟示,人類的歷史是直線前進的,並非一再地循環或輪迴,而是有開始也有結束。在這新的一年開始,我們經歷了不同的新局勢,也一同經歷了世局的艱難;在思考如何突破困境的此時,我們不應像第一代出曠野的以色列人那樣,忘記身上沒有穿破的衣服、腳上沒有穿壞的鞋。上帝仍然存留許多恩典,教我們沒有經歷更急迫的危難。

新酒新事  早隱藏在舊約寶藏 
隨著科技進步,一度使人類有著「人定勝天」的天真錯覺,然而,伴隨著科技的發展,雖為人們的生活帶來許多便利,但也帶來更多副作用。

仔細觀察現今世界的問題,重大的災難總在突然間發生,「天災」固然可以解釋,但其中也參雜著許多的「人為因素」;科技會因著人類的懶惰、貪婪、自私而遭到誤用,帶來鉅大的災害,科技無法改變始祖遺傳下來的「罪性」。如同聖經所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道書一章9節)

初信成為基督徒的時候,比較習慣看新約,卻忽視舊約;然而隨著年事漸長,漸漸發掘舊約聖經中隱藏的寶藏,原來它並非只是猶太人的史書而已。

比較聖經新約與舊約,竟然又意外的發現,當中隱藏更多相扣的環節。舊約聖經中提到「新」的相關字詞的頻率(新酒、新郎、新歌、新事、新穗子、新靈…等,約110次),竟然是新約的兩倍多(新酒、新郎、新的葡萄汁、新約、新造的人、新命令…等,約40多次);彷彿上帝早在舊約之中,隱藏了新約的準備。而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中,關於「新」的字詞,出現頻率最高的,又不約而同的,都是「新酒」與「新郎」。

反過來說,新舊約聖經「舊」的相關字詞出現的頻率不算太多,但新約反倒多過舊約,這好像要提醒我們,在脫去舊人的同時,也不要忘記從前的教訓。

舊事越受淬鍊  新事越加具體
就在一波波世界性的危機浮現又沉潛之時,歷史的腳步並未停歇。人類其實並未遭遇,電影情節般的世界性的毀滅;反而是一波波的文明興衰,日漸消亡的古文明被新的一代所取代。

與其擔心人類是否會遭遇毀滅性的災難,這個世界的文明會否退回原始時代,不如將信心錨定於永恆的上帝;祂在歷史與時間的軌跡中,保存了選民,並保守了更合乎祂心意的文明,以致於基督教會的發展,如同天國的酵,雖然一開始微小,卻能夠逐漸茁壯,且存留到終點。

舊事的意義會隨著時間淬鍊而更顯其精髓;新事的臨到,隨著末世迫近而愈發具體。如同舊約時代對於「三位一體」的啟示仍未完全,舊約的聖徒憑著信心遙望,仍未成全的救贖大功;新約的聖徒已經領受了「三位一體」的完整啟示,卻能因著明瞭這樣漸進式的啟示,早已隱藏在歷史之中,而更深的認識基督信仰。基督教的聖經並未被歷史的洪流淘汰,反倒從更新的眼光中,發現上帝的話語是無盡的寶藏。

人類的歷史當中,不乏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飢荒、瘟疫、戰爭仍然存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生活在末世的聖徒,雖然無法完全樂觀,倒也不必杞人憂天。這個世界本來就像一件漸漸變舊的衣服(希伯來書一章11節),人類的文明未必都能熬過時間的考驗。更重要的是靠主時常更新,在信仰的根基上,每日尋求主的引導,使祂的子民經歷新事。千萬思緒,言語難盡,故為詩如下:

舊裡藏新莫忘本,新造生命常更新;
新油新酒新皮袋,上帝啟示唯聖經。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