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反之前殘酷無情的政治僵局 甘茨願犧牲成就以色列政局穩定

2020 年 2 月 26 日,時任藍白政黨領袖甘茨(Benny Gantz)在卡夫馬加比厄(Kfar Hamaccabia)召開記者會。(Tomer Neuberg/Flash90)


翻譯:豐盛|編審:雲嵐牧師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

新聞出處:TOI

儘管以色列面臨緊急情況,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仍不願放棄他的政治盤算。甘茨甘願放下他的政治生涯,選擇與納坦雅胡聯盟,希望幫助困境中的國家度過難關。

甘茨在3月26日的大轉彎,遭到過去盟友的嚴厲譴責。

以色列未來黨(Yesh Atid)黨魁,過去一年也是藍白政黨中僅次於甘茨的第二號人物拉皮德,他公開表示:「甘茨今天決定脫離藍白政黨,選擇卑躬屈膝地加入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政府,然而我們當初會聯盟,也是因為甘茨曾看著我,對我說,絕不會坐上這糟糕政府的位子,我是如此地相信他。」
拉皮德似乎想要知道,甘茨究竟想從藍白政黨的分裂中證明什麼,拉皮德表示:「今天組成的不是的政府,也不是緊急政府,而是另一個納坦雅胡政府。甘茨這次不戰而降,選擇卑躬屈膝地加入納坦雅胡政府,投身哈雷迪極端正統派(Haredi-Extremist)陣營。」

就某個重要意義來看,他說的沒錯。甘茨決定加入納坦雅胡的陣營,明顯就像個敗兵之將。

藍白政黨終於可以掌握以色列國會(Knesset),屆時將可選出新的國會議長;納坦雅胡因害怕國會對他不利,首次以低姿態願意接受聯合政府的重要會談。就在政治鬥爭達到最高峰之時,甘茨卻拋下手中幾張最有價值的王牌。

以色列未來黨國會議員奧弗.謝拉(Ofer Shelah)週四(3/26)忿忿不平地表示:「在重要時刻,甘茨卻打退堂鼓。」

2020年3月26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以色列國會。(Knesset)

2020年3月26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以色列國會。(Knesset)

更糟糕的是,就在週四(3/26)下午,甘茨從納坦雅胡獲得些許含糊承諾之前,藍白政黨就已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目前新政府還在針對一些細節進行磋商。

甘茨已封鎖了未來任何能夠透過大選,挑戰納坦雅胡的機會。而他操盤解散藍白政黨,其中包括他自己成立的以色列韌性黨(Israel Resilience Party),至關重要的是,還有拉皮德的組織嚴密且擁有龐大動員力的未來黨。畢竟,藍白政黨當初的結盟也就靠著這兩個政黨:韌性黨與未來黨。

甘茨已將之後僅有的決定權交給了納坦雅胡:原本納坦雅胡極度擔心,藍白政黨計畫要推動立法,禁止被起訴的國會議員納坦雅胡擔任以色列總理。然而,甘茨違背了「要求納坦雅胡下台」這樣明確的競選承諾。

納坦雅胡現今的確承諾在18個月內,也就是2021年9月,要從總理大位上下台一鞠躬。據報導,內政部長也是創建宗教沙斯黨的阿里耶.德里(Aryeh Deri)答應成為保證人,確保納坦雅胡會履行承諾;但無人相信他的話,尤其是甘茨。畢竟德里曾經在1999年被判處與現今納坦雅胡三案件一樣,身受賄賂、詐欺、背信罪,當時曾被判處三年徒刑。

2019年4月30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右邊)和國會議長尤利·埃德爾斯坦(Yuli Edelstein)在國會舉行利庫德黨(Likud)的派系會議。(Noam Revkin Fenton/Flash90)

2019年4月30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右邊)和國會議長尤利·埃德爾斯坦(Yuli Edelstein)在國會舉行利庫德黨(Likud)的派系會議。(Noam Revkin Fenton/Flash90)

甘茨儼然已知道他勢必得放棄所有,甚至極有可能無法登上總理大位;這個部分在新聯合內閣仍在協商階段期間,甘茨被要求任命為國會議長,就可看出端倪。

甘茨緊抓住這個議長寶座,作為牽制納坦雅胡的最後手段。如果納坦雅胡違背承諾,這個位子可讓他(如同利庫德黨的尤利·埃德爾斯坦在過去兩週的示範)打亂納坦雅胡的立法規劃,包括繼續推動反納坦雅胡法案。

這也表示,甘茨還是不完全信任納坦雅胡,難保納坦雅胡隔天不會在背後捅他一刀;例如利用現在藍白政黨解散之際,試圖拉攏一名藍白政黨國會議員,加入他的聯合內閣,讓甘茨陷入困境。因此2021年9月擔任總理一職並不是安全可靠的。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甘茨做出如此驚人的倒閣舉動,為何時間點就選在現今納坦雅胡最絕望的時刻,而且就在前國會議長埃德爾斯坦辭職下台的隔一天,要求進行一年來首次的聯合政府重要會談?

問題的答案就出在拉皮德身上,特別是他在冠狀病毒危機期間的舉止表現和優先考量上。

2020年2月20日,拉皮德(左邊)和甘茨在特拉維夫向支持者發表談話。(Tomer Neuberg/Flash90)

2020年2月20日,拉皮德(左邊)和甘茨在特拉維夫向支持者發表談話。(Tomer Neuberg/Flash90)

甘茨的世界觀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他還是認為納坦雅胡貪贓舞弊,會讓以色列的公共事務趨向腐化。納坦雅胡這個人一般而言,雖然願意看重公眾福祉,但在危急關頭,仍會選擇將個人利益凌駕於公眾利益之上。

不過就在上個月,甘茨似乎愈來愈確信他的重要政治夥伴拉皮德,其實和納坦雅胡半斤八兩。

甘茨一生投身軍旅,隨著冠狀病毒疫情在以色列爆發,他眼看著拉皮德和納坦雅胡在疫情期間,繼續他們的政治盤算和政治操作;尤其是尤利.埃德爾斯坦趁著全球疫情蔓延之際,前所未有的關閉國會,意圖不讓藍白政黨主導國會,這些都讓甘茨感到震驚與憤慨。然而,甘茨也親眼目睹自己陣營內的政治操作,拉皮德想要推舉未來黨國會議員梅爾.柯恩(Meir Cohen)擔任國會議長,並壟斷聯盟內部的領導階層,以立法手段,迫使納坦雅胡下台。

甘茨身為以色列國防軍(IDF)的前參謀長,在他短暫的政治生涯中,也曾經歷三次激烈大選,是政治沙場老將,對於政治的殘酷面一點都不陌生。儘管如此,冠狀病毒流行並開始蔓延,還是令他憂心。過去一年來,惡毒操弄政治的戲碼,完全不因公共緊急危難當前而停滯下來,這讓他無比訝異;從週四(3/26)他身邊幕僚的說明,還有他擔任以色列國會議長以來首次發表的演說中,就可略知一二。

當一個政治人物出現始料未及的轉變時,觀察他如何看待手中的籌碼,通常相當有幫助。就甘茨的例子,他的決定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2019年2月19日,甘茨在特拉維夫公布以色列韌性黨的國會名單。(Tomer Neuberg/Flash90)

2019年2月19日,甘茨在特拉維夫公布以色列韌性黨的國會名單。(Tomer Neuberg/Flash90)

在甘茨短暫的政治生涯,他的實力不斷遭到低估。2018年底,他成立以色列韌性黨時,左右派人士都不看好。四個月後,他組成藍白政黨,又讓雙方人馬跌破眼鏡。不過,當甘茨同意與拉皮德輪流擔任總理,以鞏固雙方的結盟關係,又讓這兩派人馬有新話題可以大加嘲弄。

右派人士確信,藍白政黨在去年四月份的國會大選就會泡沫化,到了九月份又再說了一遍;到了3月2日大選,他們就不敢再這麼篤定。

至少從3月2日大選開始,輪到拉皮德低估甘茨的實力。這位未來黨黨魁認為,甘茨應該會學納坦雅胡,還有拉皮德自己多年來從納坦雅胡陣營學到的戲碼,玩起強硬掠奪者和贏家通吃的政治遊戲。拉皮德也相信,甘茨的不動聲色,表示他應該只會坐壁上觀,讓未來黨帶領這場史無前例的無情戰役,透過立法將納坦雅胡徹底拉下台。

拉皮德與梅雷茲黨(Meretz)的黨魁霍洛維茲(Nitzan Horowitz)和其他人在週四(3/26)對甘茨的指控,的確有幾分真實。甘茨帶著一百萬張「反對納坦雅胡的選票」,用這些選票投靠納坦雅胡政府。

不過,對甘茨而言,道理其實很簡單,也很務實。他認為他所面對的是兩位納坦雅胡;雖然這兩個政治人物的優先考量,終究不是他能夠認同的。其中拉皮德,無法在國家有難時,提供穩定的聯合內閣;而納坦雅胡卻可以。

2020年3月3日,藍白政黨拉皮德在特拉維夫參加選後活動。(Miriam Alster/Flash90)

2020年3月3日,藍白政黨拉皮德在特拉維夫參加選後活動。(Miriam Alster/Flash90)

優先事項
很顯然,甘茨現在也認為,藍白政黨的機會已快速消逝。以色列新聞12頻道(Channel 12)在週四(3/26)的報導指出,根據藍白政黨所做的民調顯示,如果舉行第四次大選,藍白政黨恐怕將注定落敗。甘茨也表示,他認為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蔓延之際,再度提出大選的想法令人不安。

甘茨做出的民調也顯示,儘管拉皮德不同意,但三月大選中,有高達 61% 的藍白政黨選民傾向組成聯合的緊急政府;而不願採取拉皮德這幾天提出的主張,將由藍白政黨支持敵對陣營利庫德黨成立少數派政府。如果梅爾.柯恩(Meir Cohen)在週四(3/26)當選國會議長,那麼拉皮德的主張將無可避免。

同時,根據甘茨同黨的一名藍白政黨官員在週四(3/26)提出的說法:「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根本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他認為是他在領導藍白政黨,可以完全照他的意思走。」舉個例子,拉皮德就認為自己可以成為聯合政府的閣員。因此「拉皮德決定解散藍白政黨」,也不願意追隨甘茨的腳步,加入納坦雅胡領導的政府。

甘茨過去的盟友指責他背叛。但對甘茨來說,他選擇投靠納坦雅胡,是為了對抗納坦雅胡和拉皮德之間化解不開來的仇恨,以及帶來的政治僵局。

甘茨於週四(3/26)深夜在推特上發文,以一貫拘謹的方式來回應拉皮德和摩西.亞阿隆(Moshe Ya’alon)先前對他的譴責:「拉皮德和亞阿隆,感謝您們過去一年來和我一起走在這條政治之路上。在我眼中,您們是向來熱愛以色列的愛國主義者,無論在何處,都願為這個國家挺身而出。但是我相信,在這樣艱巨的時刻,特別是以色列正面對冠狀病毒的危機和帶來的影響;我們終究不該讓這國家再進入第四次大選。終究就這點上,我們的看法並不一致。」

2020年3月15日,納坦雅胡(左邊),魯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和甘茨(右邊)在耶路撒冷舉行會談。(Kobi Gideon/GPO)

2020年3月15日,納坦雅胡(左邊),魯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和甘茨(右邊)在耶路撒冷舉行會談。(Kobi Gideon/GPO)

至少在甘茨看來,他反對拉皮德和納坦雅胡的政治主張,因此促使他推動近期的計畫。從聯合政府會談的相關報導中透露出的訊息是,甘茨預計在未來幾個月和納坦雅胡展開「合作」。簡單來說,他打算阻撓並中斷,他認為納坦雅胡和他右派盟友做過最糟糕的政治盤算。

他仍認為納坦雅胡罪有應得,打算盡可能降低這位以色列總理帶來的道德危害。因此他強烈要求,由以色列韌性黨出任以色列通信部(Communications Ministry)和司法部(Justice Ministry)部長;因為據稱只要對方在媒體上替納坦雅胡做正面報導,納坦雅胡就會運作有利於媒體大亨商業利益的政策;另外,納坦雅胡也任命效忠他的奧哈納(Amir Ohana)擔任以色列司法部長,司法部長具備行政權,可監督國家檢察官偵辦以色列總理的貪污案。

根據先前的報導指出,以色列韌性黨的尼森柯恩(Avi Nissenkorn),也是該黨僅次於甘茨的最資深成員,預計將出任司法部部長。甘茨也想取代利庫德黨的爭議人物文化部長蜜瑞.瑞傑芙(Miri Regev)。

總而言之,只要納坦雅胡和甘茨的夥伴關係持續下去,許多右翼最棘手的議程都將束之高閣,或是遭到徹底逆轉。

隨著會談中逐漸傳出甘茨要求條件的消息,也難怪聯合右翼黨(Yamina)的莎凱得(Ayelet Shaked),也是前司法部長,會在週四早上憤怒地發推特表示:「如果右翼陣營將司法單位轉交給左翼陣營,此舉等同投降」。

右翼人士正為了納坦雅胡這一年來,從三次馬拉松式選舉中勝出而大肆慶祝。不過,右翼過早在3月3日慶祝,如今卻因為新盟友甘茨強加在他們共主納坦雅胡身上的要求,而感到後悔難堪。甘茨的實力連續被右翼人士低估,現在他似乎有意擦去這些人臉上那抹勝利的微笑。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