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關懷非洲醫療到全球公共衛生】連加恩見證十字路口上帝奇妙帶領

連加恩和妻子關心非洲的孩子門(圖/連加恩臉書)


【記者李容珍採訪報導】「在疫情RESET時刻,天父仍然對我們微笑!」目前在美國攻讀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博士的連加恩醫師,在新竹各教會的復活節崇拜轉播上,透過影片分享自己如何投入公共衛生研究領域,以及尋求上帝的旨意;並見證自己每到十字路口,上帝對他的奇妙帶領。

連加恩

連加恩

很多人說看他的書長大
他記得大學剛畢業時,參加政府剛推出的外交替代役,並抽到布吉納法索服務。布國位於西非,是貧窮落後、瘧疾肆虐的國家。他服事當地居民,也去訪視了解當地的居民。他也透過台灣教會朋友的支持,在當地挖水井,辦撿垃圾換舊衣的活動;甚至蓋孤兒院,後來成為小學,幫助村裡貧困的孩子可以免費就學。

他覺得這段經歷比較誇張的是,出版社要求他寫成一本書《愛呆西非連加恩》;沒多久,公共電視也問他,是否能把書拍成連續劇;後來導演王小棣把故事拍成廿集的連續劇;他的文章也收錄在國小五年級國文課的課文。

接著是演講邀約不斷,包括他的小學校長邀請他回母校演講。校長特別介紹,他就是課本上那個人,他還活著。後來不只是小朋友,連小學老師也要求簽名拍照,甚至有老師說,是看他的書長大……他才驚覺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

而他到哈佛讀書,也有不少來自台灣的讀碩博士的醫師對他說:「加恩學長,我是因為讀你的書,才決定要當醫生」、「我是因為讀你的書,才走上國際醫療,希望服務更多人。」使他覺得非常感動。

連加恩回想,從政府推出第一屆外交替代役開始,當時沒有學長可以諮詢,家人和他不斷討論禱告應不應該去?上帝的旨意是什麼?他甚至沒有徵詢當時在紐約工作的女友、現在妻子的同意。

連加恩曾參與世界衛生組織開會(圖/新竹基督教關懷協會提供)

連加恩曾參與世界衛生組織開會(圖/新竹基督教關懷協會提供)

加入防疫醫師行列
一位印度克安通(Anton Cruz)牧師,在為他禱告中,看見室內有很多小朋友,後來到室外,小朋友愈來愈多簇擁著他,小朋友的膚色滿深的。他從未和克安通牧師說,心想「牧師怎會知道?」他就告訴父親,相信自己參加外交替代役,上帝會有美好的安排,所以他就報名去了。

「有時我們會面對人生十字路口,上帝那雙看不見的手,會帶領我們走上祂為我們預備的道路。」連加恩從西非回台後,在榮總擔任家醫科醫師,接受訓練後他到疾病管制局,報名加入防疫醫師的行列。

當時發生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政府比照SARS處理。當時他們把警戒拉到最高,甚至早上四、五點就到桃園機場登機檢疫。只要從美國或墨西哥來的飛機,有人有症狀,他們就身穿防護衣,上到飛機上做檢疫。

之後也有了H1N1疫苗接種。當時H1N1第一個死亡案例是台東一位年輕人。連加恩曾身穿防護衣,參與第一例的解剖。

他清楚記得,當時在疫情指揮中心,每天十幾個小時長時間工作。他們把這疫病當成最可怕的疾病,做高層級的警戒。當時衛福部疾病管制署(102年七月改制)署長郭旭崧教授、現任陽明大學校長,就對他說,若這關台灣能挺住,我們的防疫就無敵!他回想這句話,覺得很有意義。

他說,過去台灣因為SARS的慘痛經驗,之後有修法,甚至聘請防疫醫師建立新的制度,做很多的準備。當H1N1發生後,把所有的策略都用上,雖然H1N1死亡率並沒有想像的高,但是因為「練兵練過一次」,所以H1N1流感大流行至今十一年來,台灣的防疫政策、法令、醫療前線和防護措施,都經過不斷的演練、實習、預備,到現在遇到新冠肺炎,台灣比其他國家有更多經驗,這都是過去預備累積的成果。他很感恩在2009、2010年,成為防疫醫師。

老師鼓勵投入公共衛生
連加恩回想在他準備去當防疫醫師,離開榮總臨床工作的最後一天,在餐廳遇到一位陽明大學教授。這位教授對他說,他們希望教育出來的學生,有90%成為優秀的臨床醫師去照顧病人,有9%的人做公共衛生,剩下1%的人可以投入全球衛生工作,這位教授也鼓勵他成為那10%的人。

隔天的週六晚上,很巧在教會又遇到克安通牧師,由他同步翻譯。沒想到講到一半,克安通突然個別對他說,「神對你有特別的使命,你的呼召很特別,當你繼續往前走,不論博士、醫師或學術界的人,會因你做這選擇,讓他們有機會認識上帝。」

那是他離開臨床工作的第一天,所以很震撼,也很感動。他不知道為何每到十字路口,都會冒出這位牧師。當他回頭看,卻是非常特別的恩典。

後來連加恩離開疾管署,到南非當醫療外交官,參加台灣代表團在世界衛生組織舉辦的世界衛生大會。為爭取台灣在非洲醫療的影響力,他去到非洲不同國家參與醫療的合作。這條路雖有點孤單,因為沒有前路可循,但現今回頭來看,上帝真的有特別的美意。

在南非工作七年,有感於需要再進修,所以他就申請進修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DRPH。在進入第二輪面試時,面試官是美國前國衛生部副部長Howard Koh,他先透過網路查Howard Koh資料,過去曾在教會演講,連加恩心想,面試時應會對他很親切。

當時他人在南非連線,原本期待看見一個親切和藹可親的笑臉,沒想到對方螢幕壞掉,整個面試過程是他在看自己在講話。而且不論他講甚麼,對方都非常安靜聽,完全無法知道對方的表情反應,安靜到連他都懷疑自己講得不好。

結束後,他很懊悔。妻子問他時,他還覺得很不滿意。想到自己在螢幕的樣子,五官不夠對稱,心想,他應該不會被選上。接下來幾天等待時,每天都垂頭喪氣,看著螢幕上的自己,連自己都不喜歡,不知鏡頭對面面試的那個人怎麼想?

連加恩

連加恩

上帝和我們看自己是不同
有一天他聽到上帝對他說:「你怎麼知道對方沒有對你微笑?這人有沒有對你微笑,真的這麼重要嗎?」詩篇四十二篇5節:「我的心啊!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為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

連加恩說,不管對方是否用笑臉幫助,我們人生中需要最重要的恩慈、良善的來源,是來自常用笑臉看我們的天父上帝。所以不需要倚靠從人來的微笑。何況天父上帝可用笑臉看我們,就像父母親看孩子一樣很開心、喜悅、很有成就感,很想去抱他、親他。

我們不應該用控告、不喜歡自己的角度來看自己,因為那和上帝看我們的角度是不一樣的。結果最後他通過面試了。

他回想自己的經歷,從抽籤到西非,從台北榮總到防疫醫師,一路到南非,上帝都不斷看顧他的生命。在祂手中,沒有任何一個十字路口和任何決定,是錯誤離譜的,在上帝的旨意中,每一時刻都能成為美好。

連加恩在美國哈佛已攻讀三年,過去一年,他參與很多傳染病相關工作,有疫苗政策的研究,也參與新冠肺炎政策研究和指引。他和妻子帶著四個孩子經歷很多辛苦,但每當想到他們辛苦的付出,將有助於未來能以專業去服事人,就覺得一切代價都有意義。

在疫情RESET時刻,連加恩說,天父在對我們微笑。當初祂派祂的獨生子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如今死而復活的大能及聖靈將大大澆灌在我們身上。我們只管聽祂在我們生命中的差遣、接受祂賦予我們的使命,使我們可以在疫情中重新得到盼望,重新再出發。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