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相處都是恩典!」 護理師成新冠肺炎臨終病患與親人間溝通橋樑  

doctor check patient body situation


【特約編譯吳立民/報導】在新冠肺炎(COVID-19)威脅與確診病患間,護理師擔任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考慮到醫院探視禁令,護理師是少數能與病患接觸的人,成為患者住院期間與親人間的橋樑。

前線護理師整日求助

護理教育學者潔咪.賀蘭德(Jaime Holland)博士提到,已畢業的學生面對強大壓力,整日尋求她的協助與諮詢。 這陣子常聽到:「太糟糕、太痛苦、這樣不行!」

由於無法探視病患,親人十分沮喪。隨著防疫要求提升,護理師對個人防護裝備(PPE)的壓力倍增。潔咪說:「她們擔心沒穿好防護衣。」護理師們彼此監督確認對方穿戴防護衣,但壓力並未減輕,因為不想受到感染或傳染他人。

她解釋:「現在,不僅自己,家人、同事都處於險境。甚至孩子也得面對風險。」

為了避免與家人接觸,部分醫護人員已搬到營地、帳篷或車庫。有些人住在家中,但得保持安全距離。

護理師們盡其所能的,為那些與家人隔離的患者提供情感支持。維吉尼亞州的護理師雀兒喜.麥克夫林(Chelsey McLaughlin)僅有一年資歷,她試著騰出時間與病患交流。

她說:「我應該舒緩病患情緒。」「如同家人般地交談,真實體會他們的感受。」

當前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協助那些無法與家人接觸的新冠肺炎臨終患者。

阿拉巴馬州負責新冠肺炎的護理師謝爾比.羅勃茲(Shelby Roberts)將自己的電話放在塑膠套中,讓六名病人家屬與病患逐一通話。

羅勃茲說:「我將電話擺在病人耳際。親人與他道別、禱告,合唱〈奇異恩典〉。」 「我握住她的手,播放福音音樂。」

這是羅勃茲和護理師們挑戰。對親屬來說,護理師給予很大的幫助,但對無法在場親人家屬而言,仍得面臨撕裂之苦。

疫情剝奪病患和家人臨終道別機會

維真大學 (Regent University)心理與諮詢學院的專業顧問,助理教授丹尼.賀蘭德(Danny Holland)博士說,這個困境讓人痛苦。「我們不僅失去親人,甚至被剝奪彼此陪伴的機會。」

他說,家人知道摯愛得到醫護人員支持,並不孤單,令他們感到安慰。他解釋:「護理師受過訓練,可以維持病患臨終尊嚴。」 「報導說,醫護人員在病榻前徹夜守候。」

最重要的是,隔離並不代表著患者缺少親人的關愛和照顧。

丹尼說:「獨自死去,並不意味孤寂地走。」「這僅是臨終前沒有親人陪伴。」

對許多病患與護理師來說,音樂帶來極大慰藉。阿肯色州的護理師邁克爾.斯特拉米洛(Michael Stramiello)利用休息時間彈吉他,病患要求彈奏的曲目中,常有福音音樂。

“Waymaker”(開路者)是麥克夫林的最愛,不時在病患吃藥時透過手機播放這首詩歌。她建議家屬隨時撥打電話,護理師會盡其所能的讓患者通話。

疫情儆醒每個人緊握關係。丹尼說:「無論是否有新冠肺炎,都不應將親情連結視為理所當然。」 「誠摯地連結並珍愛身邊的人,把握分秒。這場疫情提醒我們,生命脆弱,每刻相處都是恩典。」

(資料來源:CBN NEWS)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