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光:約伯記的逐光之旅

Job restored to prosperity, by Laurent de La Hyre, 17th


◎鄭素芳

約伯記是一本耐人尋味的書。約伯是否真有其人?寫於何時?說法不一。普遍認為,約伯與以色列先祖時代的亞伯拉罕同期,是距今約四千年前古近東一代的人物。他的故事觸動歷代文人的心弦,西方古典文學作品中,但丁的神曲、彌爾頓的復樂園、歌德的浮士德,都能找到約伯記的影子。

「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約伯記五章7節)一語道出約伯記的主題,患難或大或小,是人人必面對的功課。當苦難如黑夜沉沉圍困約伯之際,屬神的方向感引領他挺過漫漫長夜!約伯記所呈現的苦難背後有一道道美麗亮光,閱讀它是一場耐人尋味的逐光之旅。

第一道光:我是誰的代表人?
故事開頭,神兩次主動問撒但:「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一章8節、二章3節)彷彿神主動向撒但發戰帖,而約伯是祂找到的「代表人」。看完整卷約伯記,我們知道上帝從頭到尾分明都在,祂在書中卻好像在玩捉迷藏。有趣的是,上帝直到末尾五章才再度出現,兩次都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向約伯顯現。

約伯幾乎一夕之間身家財產皆失、兒女遭橫禍,他自己身體又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苦不堪言地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撒但未對他自此鬆手,趁機找到牠的代言人—約伯之妻。她對約伯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回應:「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二章9-10節)

約伯之妻一如在伊甸園中的夏娃,被撒但所利用,致使亞當也跟著犯罪。但約伯勝過了亞當所勝不過的,他不愧是神所信任的義人,約伯對上帝的執著跟妻子對他的落井下石呈現強烈對比,我們不難看出:這兩人分別是誰的代言人。

撒但利用約伯妻子沒有找到使力點。牠並未罷休,接著又找到一群代言人。前來傳達安慰約伯的三位友人,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出身以色列智慧之地,且不乏令人尊敬的耆老,其中提幔人以利法對約伯說:「我指示你,你要聽;我要述說所看見的,就是智慧人從列祖所受。」(十五章17-18節)

這些朋友顯然是以色列智慧傳統的代表,他們所說的話,勾勒出以色列人對神賞善罰惡、維持公義的傳統觀點。他們講的似乎很有道理,但對約伯遭遇患難之因,振振有詞地要他對號入座,「在他眼前,天也不潔淨,何況那汙穢可憎、喝罪孽如水的世人呢!」(十五章15-16節)

智慧文學教導我們世界的運作方式以及上帝如何介入世界,它不是描繪天堂完美的情境。約伯的受苦有神的智慧,是一種救贖的歷程而非賞善罰惡的道德論述。約伯為何受苦?在神之外沒有答案。神的智慧,在人意想之內,也在意想之外。神不需人為祂論辯,那是人高估自己的作為。「人豈能使神有益呢?」(廿二章2節)

約伯友人的勸慰、對其遭難原因的觀察,反而增加約伯的苦楚。信仰是認識神的歷程,沒有捷徑、亦無簡單可套用的公式;信仰也是追尋智慧的歷程,在與人互動過程中,在真實生活裡,我們是怎樣的人?是誰的代表人?身為基督徒,謙卑隱藏在基督的能力中,不留給撒但空間,我們的角色,才能不走位。

第二道光:智愚一線間
約伯記裡的「智慧」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原則,而「愚蠢」是相對的,也就是不守法、不認識神。智與愚,不在知識學問,而在對神的認知深淺;智與愚,不在身份地位,而在對神敬畏有幾分。

約伯曾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朋友稱他:「你素來教導許多的人,又堅固軟弱的手。你的言語曾扶助那將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軟弱的膝穩固。」(四章3-4節) 他也是富而好施之人,「我以公義為衣服,以公平為外袍和冠冕。我為瞎子的眼,瘸子的腳。我為窮乏人的父;素不認識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人聽見我而仰望,靜默等候我的指教。」(廿九章14-16節;21節)

世界的運作,錯綜複雜,生命的真實無法用賞善罰惡來涵蓋。神的公義在於神的啟示權能;忽略神的全知全能,而以人的角度、傳統思考出發,帶來無益的勸慰。約伯記裡友人有陪伴的愛心,卻缺乏同理的智慧。他們的出發點是善,但表達方式顯得「急就章」,反而加深約伯的委屈。

如何跳出框架,不被世界所困?謙卑倚靠神,讓基督的能力來庇護。「他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使狡詐人的計謀速速滅亡。」(五章13節)保羅引用約伯這句話:「因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經上記著說: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哥林多前書三章19節) 智慧、愚妄僅在一線間;不中自己的詭計、不陷在世界的智慧之中,是真智慧。

除了三友人與約伯的辯論外,年輕人以利戶幾近是獨白的申論,也發人深省。「你們智慧人要聽我的話;有知識的人要留心聽我說。」(卅四章2節)當前面的長輩一個個被約伯的回應說得啞口無言,以利戶的捍衛智慧傳統之心就更迫切了。他指控:「誰像約伯,喝譏誚如同喝水呢?他與作孽的結伴,和惡人同行。」(卅四章7-8節)他以世界的智慧來為神做辯解,似乎言之有理,其實是自高自傲。「約伯開口說虛妄的話,多發無知識的言語。」(卅五章13、16節)他的言之鑿鑿,真是讓讀者為約伯感到不平,自以為有智慧,這些話反而顯得很諷刺又愚蠢,智與愚,真是一線間。

第三道光:關係是一生的功課
約伯與神的關係是令人羨慕的,「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十六章20-21節)他向神眼淚汪汪、還想跟神辯論;他看重神的話「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廿三章12節)他讚嘆:「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十九章26-27節)約伯也清楚神的作為,「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廿三章10節)苦難,是通往神的捷徑。苦難帶領人進入更深的禱告、更深的反省、更深被神得著,這就是約伯。苦難,拉近了他與神之間的距離,建立更好的關係。

約伯與神建立關係還有另一路徑,那就是忍耐。「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他…將卑微的安置在高處,將哀痛的舉到穩妥之地。」(五章8、11節)他在患難中,仰望神憐憫,經歷神賜他在幽谷中夠用的陽光;受苦所產生的珍寶,要用心靈體會方能得到。約伯在不止息的痛苦中,忍耐;在失落感傷,俯伏於泥灰之際,忍耐;在鬱鬱心碎,親疏友譏之際,忍耐;忍耐是他蒙恩寵、與神連結的關鍵。

烘焙靈性美學的精典配方
聖經的詩歌智慧書提供各式的智慧寶藏。箴言是在生活雜貨舖裡挖寶,雅歌是愛情長河裡掏金,約伯記像在人生變奏曲中找牌理,都是烘焙靈性美學的精典配方。讀箴言有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明快,雅歌是在大河裡擺渡的搖晃滋味;約伯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主角像被上帝與撒但的賭局所綁,身陷一場不自知的賭局中,讀起來像鑽進黑洞中,跑不出來。幾經爭扎,總算暗夜中見到星光。

在這場逐光之旅中,不論是誰的代表人、智愚之辨或是關係的功課,都可以一言以蔽之:「敬畏主就是智慧。」(廿八章28節)閱讀智慧書,讓我面對生活知道如何如何盡心盡力;而約伯記提醒我,苦難是檢測屬神濃度的石蕊試紙。生活與工作,是上帝安置祂兒女的客西馬尼園,是榨油的地方,也是成聖之處。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