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拔營了!撒瑪利亞救援會野戰醫院送走最後一名病患後「奉耶穌的名」離開紐約

葛福臨牧師與醫護人員互相祝福。(圖/twitter@Farnklin Fraham)


【特約編譯陳榮怡/報導】隨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漸緩,紐約市內收納新冠肺炎病患的醫院容量已達可控的程度,撒瑪利亞救援會(Samaritan’s Purse)在紐約中央公園東側設立的野戰醫院自五月4日起,停止接收新的病人,預計在兩週內打包、離開。在義大利克雷莫納(Cremona)野戰醫院的最後一名病患,也已於五月7日離開。

野戰醫院護士在白宮國家祈禱日分享見證

68個床位收治315名病患

自四月1日撒瑪利亞救援會與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在中央公園東側設置野戰醫院後,68個床位已經陸續收治315位病患,紓解當地醫院面臨病患暴增的困境。雙方在五月2日發表聯合聲明指出,能在醫院的帳篷內提供高質量的醫療照護,撒瑪利亞救援會「為此次的機會感恩,能並肩合作、拯救性命、降低痛苦。」據報導,該會在五月6日最後一位病人出院後,關閉位於中央公園的野戰醫院。

聯合聲明說:「雖然這場危機仍看不到終點,紐約市大爆發的新冠肺炎已達關鍵的轉捩點,使我們確信我們將恢復正常生活。」葛福臨牧師還感謝演員吉米.法隆(Jimmy Fallon)曾送漢堡與薯條給救援會的團隊,「我們的員工在這裡受到來自紐約市民的祝福。願上帝賜福你們!」

葛福臨牧師領導的撒瑪利亞救援會與醫護人員成功打了一場抗疫戰爭。(圖/twitter@Farnklin Fraham)

葛福臨牧師領導的撒瑪利亞救援會與醫護人員離開中央公園野戰醫院前快樂合影。(圖/[email protected] Fraham)

出院病患送可樂致謝

一名出院的病患還向撒瑪利亞救援會團隊送去了可樂。葛福臨牧師提到,這名病患說:「非常感謝你們的服事!我無法想像你們精神和肉體上的付出……感謝你們的無私。」 在此前一週,撒瑪利亞人救援會呼籲為紐約市野戰醫院的前線醫護人員禱告。

(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紐約中央公園野戰醫院是撒瑪利亞救援會在美國第一個部署的野戰醫院。(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遺憾的是,儘管撒瑪利亞救援會已經在中央公園的野戰醫院中救治了數百名新冠肺炎患者,但紐約市議會(New York City Council)議長科瑞.強生(Corey Johnson)此前卻要求該機構必須離開這座城市。 公開出櫃的紐約市議長兼發言人強生表示,雖然他知道新冠肺炎的戰鬥離結束尚早,而且醫療系統需要持續的支持,但是「我們無法繼續容許這群有紀錄的人還繼續留在這裡……。」 四月底,強生在推文上指控撒瑪利亞救援會會長葛福臨牧師對LGBTQ持仇恨性的偏見。強生寫道:「說實在的,撒瑪利亞救援會是在這城市難以拒絕任何幫助的情況下,適時伸出援手罷了。然而,時候已經過去了。」

牧師強調對病患一視同仁

他說:「救援會繼續留在這裡,會傷害我們的多元價值觀,有損紐約市民向來對LGBTQ的關注。」強生指的是撒瑪利亞救援會的信仰聲明裡提到:「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

面對爭議,廣播節目主持人格林.貝克(Glenn Beck)在他的節目曾問葛福臨牧師,撒瑪利亞救援會是否曾在野戰醫院裡拒絕那些不同看法的人,另眼相待?葛福臨牧師回答:「當然沒有!耶穌來,並非要定世人的罪,祂來是為拯救世人。我們也要彰顯和耶穌一樣的愛與憐憫。我們愛每個人,跟他們的信仰理念無關,我們一視同仁。」

信仰激勵我們付出愛

他進一步說:「做為有信仰的慈善機構,我們合法地聘僱有共同信仰的員工,然而我們並未歧視所服務的對象。事實上我們已奉獻數千萬美元,無條件提供醫療照護、補給、食物和水,以及緊急庇護所等。是我們的信仰激勵我們,就像聖經中的好撒瑪利亞人,付出愛與服事給有需要的人,無論他們的信仰或背景為何。」

(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對於強生議長要求西奈山醫院必須切斷與撒瑪利亞救援會關係。葛福臨牧師回應說,我們與西奈山醫院有良好的關係。「西奈山醫院並沒有動搖他們對我們的熱情,他們傾全力支持我們,他們是很棒的團體、最佳夥伴。」葛福臨牧師說,他對結果感到滿意。他說:「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西奈山醫院不畏壓力挺野戰醫院

紐約的野戰醫院吸引了很多志工,救援會還免費提供救難團隊244名成員(其中包括70名醫生和護士)免費餐食、點心和靴子,以感謝他們在急難時幫助紐約人。

撒瑪利亞救援會野戰醫院拔營,醫護揮手向病患告別。(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撒瑪利亞救援會野戰醫院拔營,醫護揮手向病患告別。(圖/Samaritan’s Purse臉書)

其實撒馬利亞救援會從一開始進駐中央公園便受到紐約市長及其他同志團體的抗議。三月底紐約市長比爾.白思豪(Bill de Blasio)和市議會議長強生便抨擊撒瑪利亞救援會及會長葛福臨牧師曾要求員工簽署一份信仰聲明不支持同性婚姻。同志團體也在野戰醫院附近抗議,要求該市人權委員會調查撒瑪利亞救援會的信仰聲明是否違反了紐約的反歧視法令。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博伊斯學院(Boyce College)聖經研究教授丹尼.伯克(Denny Burk)對強生的推文做出了回應。他指出,「在世俗的西方,這不是一種特別流行的觀點,但這是整個教會2000年歷史中所有敬虔的基督徒一直信奉的觀點。這不是什麼新鮮事。新鮮的觀點是,真正活著的基督徒在我們這個國家最大的城市中生活、工作和實踐信仰是不受到歡迎的。這是近代的『創新』觀點。如果不允許基督徒在紐約實踐信仰,在美國任何地方都不會允許他們實踐信仰,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總結說,容許「這種無禮的不寬容」驅趕紐約的一個基督教團體,影響性不可忽視。

撒瑪利亞救援會在義大利也成立了一個野戰醫院,卻收到有別於紐約的感謝行動。在二個多月中,他們治癒了282名病患。最後一名病患離開時,在輪椅上手舞足蹈,並接受醫護人員的鼓掌致賀。

「在義大利克雷莫納(Cremona)野戰醫院,有人用美麗的姿態向我們表達了感謝。」葛福臨牧師在推文中寫道,並附上一個男人在那兒演奏大提琴的視頻。

義大利最後一名病人離開野戰醫院眾人歡呼

野戰醫院將前進蘇丹

葛福臨說,該野戰醫院會部署到蘇丹,因為在新冠肺炎病例急劇增加之後,蘇丹已經鎖國三週。

撒馬利亞救援會第一家野戰醫院於2016年成立,以應對厄瓜多的地震。紐約中央公園野戰醫院是在美國第一個部署的野戰醫院。雖然撒瑪利亞救援會對紐約市分文未取,紐約州長古莫於五月5日記者會上說,撒馬利亞救援會和其他所有來紐約協助的醫護人員如果有收入的話,工作超過14天就要繳稅。對此葛福臨牧師說,我們所有的支出都是「上帝的子民」支付的。

葛福臨牧師並向《信仰連線》(Faithwire)否認他們是因同志團體逼迫,才離開紐約。他說:「我們是來拯救生命,不是來跟人吵架的!」

(資料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Christian Post、RNS,  Faithwire)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