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聖十字宮與瑪麗一世

4224_愛丁堡聖十字宮與瑪莉一世


◎胡慧馨

世界金融中心倫敦,幾乎是英國的代名詞,以致很少人知道蘇格蘭的首邑愛丁堡,18世紀曾是科學、教育、醫學與哲學等領域首屈一指的城市,也是產出許多天才型作家的知名文學之都,近代最具代表的就是完成「哈利波特」一系列著作的 J.K. 羅琳。

此外,蘇格蘭16世紀的女王瑪麗一世(Mary I)的生平,也是文學、電影樂此不疲的題材。2013年由卡米兒‧瑞瑟福德主演的《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與2018年瑟夏‧羅南與瑪查‧羅比主演的《雙后傳》(Mary Queen of Scots),分別根據不同的考證和角度,描述這位才華洋溢、備受爭議,卻充滿悲劇的女王。

雖然兩片呈現的瑪麗一世有所差異,但消逝的歷史畢竟無法完全還原,如今我們也透過劇作家不同面向的詮釋,提供後代綜觀的視角和思考。

出生6天當女王 美貌才華於一身
在愛丁堡聖十字宮(Palace of Holyroodhouse)左面塔樓的窗台,是蘇格蘭瑪麗一世(又稱瑪麗‧斯圖亞特或蘇格蘭女王瑪麗)經常讀經禱告之處。

出生六天就因父親詹姆斯五世驟逝,迫於情勢當上女王的她,接踵而來的人生起伏,究竟是出於個人本能的選擇?太過年輕缺乏識人之明?還是一切皆為屬天的命定?

沿著皇家大道(Royal Mile)的坡道而下,聖十字宮就座落在公園的青綠草坪間。1128年,蘇格蘭國王大衛一世到這片蠻荒森林狩獵,慶幸從一隻兇猛的野鹿攻擊中逃生,故建造聖十字修道院(Holyrood Abbey)向上帝謝恩,歷經三百多年,詹姆斯四世才在原址興建宮殿。

集美貌、聰明與才華於一身的瑪麗一世,5歲被送到法國,接受皇室提供的最好教育,除了通曉法語、拉丁語、希臘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和母語蘇格蘭語,還會樂器、散文、馬術和馴鷹術。

不過,條件優越的瑪麗一世嫁給法國王儲兩年就守寡,19歲回蘇格蘭擔任女王後也風波不斷。先是被權力慾望沖昏頭、急於當國王的第二任王夫達恩利爵士(Lord Darnley),將她重用的義大利秘書刺死;不到一年,王夫達恩利爵士就死於神秘的爆炸事件。

雖然瑪麗一世仍在民眾擁戴中登基,三度結婚不久,卻被控謀殺第二任丈夫,不得不在臣民叛變中逃往英格蘭。而與她關係維繫最久的第三任丈夫,亦是難逃厄運,最後罹患精神病,死於監獄。

在宮殿現場陳列的畫像中,充滿稚氣的廿歲達恩利爵士與年幼的弟弟手牽手,難以想像外表單純、無瑕、稚氣未脫的他,因為貪權、吃醋,犯下慘絕人寰的謀殺。或許出生貴族,恃寵而驕,以致年輕的他受不了任何委曲。雖然英年早逝,無法一圓擔任國王的宿願,不過親生兒子詹姆士六世卻完成他的遺願,成為蘇格蘭與英格蘭的國王。

悲劇宮廷人生 斷頭台殞命
年輕的瑪麗一世從法國回蘇格蘭後,她虔誠的羅馬天主教徒身份,即不斷遭受新教民眾與父親的表妹、輩份為她表姑的英格蘭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猜疑,甚至連新教改革者約翰‧諾克斯都曾公然反對她參與彌撒。

或許日後突發的一系列事件讓她措手不急,也可能太過年輕不懂節制自己的言行;或許沒有值得信賴的幕僚協助攝政,導致不知黨同伐異的現實;也可能早年在宮中養尊處優,讓她低估宮庭人事的複雜、爭權奪利的無情,最後瑪麗一世只能逃到英格蘭向伊莉莎白一世求援。

只是她的請求,換來的是18年的軟禁,由於瑪麗一世聲稱她有英格蘭的繼承權,最終在皇位繼承正統的爭議下,被篤信英國國教的伊莉莎白一世以通敵罪名,將她送上斷頭台。

望著她用過的跪椅,試想她坎坷的命運,不知忍受過多少抉擇前躊躇的煎熬,經歷過多少疑慮徬徨的掙扎?然而年輕的心智,如何了解唯有勝過心緒的愛恨,體會人性的變易起伏,才能清明澄透,沈著冷靜。

權力的渴望讓人容易自大、勢利;占有的想望,讓人容易嫉妒、仇恨,而慾念就像濃重的雲霧,總會遮蔽前面的路徑,矇敝人的理智。瑪麗一世動盪的一生,悲劇的結局,或許就是看不清人性的狡黠複雜與難以訴諸常理的衝動吧!

聖十字宮內部樸實
現在仍為英國皇室在蘇格蘭行宮的聖十字宮,每年七月第一個星期,英國女皇伊莉莎白二世,固定到此夏宮接受愛丁堡市長代表忠於皇室,贈送鑰匙的儀示。

雖然女皇駐足的時間約一星期,不過已充分表達英格蘭與蘇格蘭友好和諧的象徵。畢竟在15至18世紀,兩地經常為信仰爭議發動戰事。

位在皇家大道東向盡頭的聖十字宮,最後在此居住的斯圖亞特家族的後代,是有美男子之稱的查理三世(Bonnie Prince Charlie),他支持天主教和信仰君權神授的軍隊,在1745年詹姆斯黨叛變(Jacobites Rebellion)期間占領此處,可惜還是被英格蘭軍隊擊潰,餘生以四處流亡作終。

相較法國的凡爾賽宮、維也納的熊布朗宮,丹麥的菲特烈城堡宮,及位居倫敦近郊的溫沙古堡,就算瑪麗一世的兒子詹姆士六世(同時也是英格蘭王詹姆士一世)與曾孫查理王二世曾經大肆整修,聖十字宮的內部陳設還是較為樸實。

為與人民建立關係而開放
在聖十字宮園區漫步,即可看出皇宮左右兩邊石材有別,建築時間亦不相同的塔樓。左邊的石頭較粗,約在16世紀中期建立,右邊的石塊鋪設的較為細致,推估建於17世紀後期。

宮裡除了宴客廳與接見朝臣與商討國事的大堂(Great Hall),尚有歐洲皇室宮殿的富麗堂皇,其他寢間、接待室、會議室的用色、布置都較為暗淡深沈,與印象中金璧輝煌的宮殿大相逕庭。

難怪19世紀的維多莉亞女王,因為抱怨這裡太過陰冷,刻意在牆面掛滿來自布魯賽爾色彩鮮麗的璧毯。

可惜不堪年代久遠,老化的織紋暗淡無光,加上木製牆面的底色過於沉重,皇宮給人的感覺就像18歲守寡、歷經母親去逝,再婚流產的瑪麗一世的畫像,有股抑鬱難言的悲淒。只是在畫中,美麗白皙不失雍容的她,永遠沒有想過45歲會因刻意羅織的罪名,結束多舛顛沛的一生。

為了與人民建立良好的關係,聖十字宮於1854年開始向平民開放,當時只要付6便士就可以進宮參觀。縱使如今門票已漲到14英鎊,但對英國皇室歷史有濃厚興趣者,萬萬不能錯過這座愛丁堡最熱門的景點之一,以便親睹瑪麗一世的風采,深入了解蘇格蘭皇家歷史與人文。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