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耶穌後被逐出社區生活陷困境 非洲基督徒再因疫情受雙重威脅

放學後的衣索比亞兒童。(Photo by Taylor Wilcox on Unsplash )


【特約編譯譚亞菁╱報導】當來自衣索比亞北部提格雷州(Tigray)22歲的年輕人約翰內斯(Yohannes, 化名)接受耶穌時,他知道他很可能失去自己的穆斯林家庭,因他的家人都將把他的決定看作是對家族和部落的背叛。

他是對的。他成為基督徒之後,不僅家人迴避他,他所屬的社區還把他驅逐出去。約翰內斯來自衣索比亞一個迫害基督徒的地區,基督徒無法獲得社區資源,被社會排斥在外,被切斷一切的援助和支持系統。

受家人背棄後需找食物充饑

當他被家鄉人拒絕之後,他找到了一處避難所,與其他信徒們在一起。然而,如今政府施行新冠肺炎防疫限制,約翰尼斯的生活再次改變。他為了生存,經歷更多艱辛。由於他的家人已背棄了他,他所認識的基督徒都因無法去工作而生活拮据,如今約翰尼斯必須努力尋找食物來充飢。

他是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地區,成千上萬的信徒之一,他們不僅因決定跟隨耶穌而遭受迫害,而且現在因為全球疫情影響,而面臨雙重威脅。

疫情嚴重地區 基督徒也受嚴重逼迫

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已席捲亞洲、歐洲和北美,但擁有11億人口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危機才正要展開。根據「敞開的門」(Open Doors )全球守望名單顯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那些疫情較嚴重的國家,剛好也是迫害基督徒最嚴重的地方。具體來說,在防疫最脆弱的五個國家之中,就有四個國家──剛果民主共和國、奈及利亞、蘇丹和喀麥隆—也都是屬於撒哈拉以南非洲基督徒生活最艱辛、面對最多逼迫的地區。

近日,奈及利亞牧師約翰·海耶布(John Joseph Hayab)談到疫情大流行如何使信徒深陷雙重危難之中:「因著我們的信仰,我們正面臨迫害,同時我們也要面對全球嚴重的疫情。因著宗教迫害,我們被迫逃離家園,還要努力擺脫全球疾病的威脅,我們正面臨雙重的問題」。

「然而,在這一切危難之中,我們仍回想起耶穌的話:『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但在這句話之前,耶穌先告訴我們:『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現在我們正面對除了受逼迫之外,另一個額外麻煩的危害」。

牧師養家糊口面臨困難

政府規定的社交距離和封城政策,使得教會會友無法去工作,也無法去教會聚會,這導致那些平日在最動盪地區服事,倚靠十一奉獻過生活的牧師,如今面臨養家糊口的極大困難。

最近,「敞開的門」已陸續接到非洲當地一些牧師們來電尋求幫助,希望得到食物方面的援助。此外,當地原本就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也因著封城無法繼續進行交易。「敞開的門」西非事工部主任蘇萊曼(Suleiman M, 化名)表示:「當地對食物和其他重要支援物資的需求持續增長,特別是在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人滿為患的時候」。

伊斯蘭激進組織如博科聖地(Boko Haram), 伊斯蘭國(ISIS), 富拉尼人(Fulani)等激進份子,以及反對烏干達政府的「民主同盟軍」(Allied Democratic Forces),已經迫使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流離失所。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的社會和衛生基礎設施,無法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所帶來的迅速蔓延以及深遠的影響。除非人道救援工作者能獲得資金並繼續開展救援工作,否則在這些營地的信徒們將在一個沒有水、沒有公共與個人衛生的環境下,遭受嚴重苦難。

基督徒口糧比穆斯林少六倍

另外,有報告顯示,在一些伊斯蘭教法規管轄的地區,政府歧視基督徒的情況非常嚴重。譬如在奈及利亞北方卡杜納州(Kaduna)城鎮生活的基督徒,他們從該州獲得的口糧配給量,遠比穆斯林家庭少六倍。當地信徒表示,一個基督徒四口之家,只領到一包麵條和一小盤生米,配給品嚴重不足。

即使在疫情大流行期間,對基督徒的暴力迫害仍然持續。當地一位牧師說:「我們晚上躺下來的時候,其實不知道我們是否會醒來。」在三月底和復活節左右,奈及利亞卡杜納州和高原州的基督徒社區,遭到極端分子多次襲擊,造成31人死亡,許多房屋被毀。

(資料來源:Open Doors)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