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對抗記

4225_病毒對抗記_1


◎桂子

從年初開始,病毒肆虐惹得全球人心惶惶,沒想到自己也沾上邊—還好不是新冠病毒,而是被「疱疹病毒」盯上。經過半個多月的奮戰,至今它仍纏眼不放,尚未完全撤離;但這期間真是經歷了肉體的眼睛雖然受苦,心靈的眼睛卻更經歷主恩。

傷痛淚流不止  免疫持續下降
約莫二月中下旬,久違的過敏突然集體大量拜訪,臉龐、脖子、身體、腿,每天癢的不舒服,抓得體無完膚,甚至邊讀聖經邊摳手。直到好多夜晚需要起來沖熱水澡,才能稍安片時,只好投降去看醫生、擦類固醇藥膏。

就在其間,我從國一帶在身邊到大學的侄孫,因病過世,他才33歲…

頓時難過、不捨、沮喪、傷心、哭泣、失眠,我也不想禱告—因為一開口就淚水不止。這期間自己清楚知道免疫力在下降,知道要盡速恢復;但因為疫情不敢去國民運動中心訓練,只靠著走路運動,恢復的很緩慢。

辦完侄孫的喪禮,拿著應許、告訴天父─今年祢透過經文告訴我:「妳的日頭不再下落,妳的月亮也不退縮;因為耶和華必做妳永遠的光,妳悲哀子也完畢了。」(以賽亞書六十章20節)既然我悲哀的日子完畢了,我決定不再哭泣,仰起臉來,繼續大步往前的日子。

點點與黑影  如影隨形
然而就在某天晚上,正在盯著電腦看,突然覺得左眼怎麼怪怪的,有點點和黑影出現,於是關了電腦休息。第二天,點點、黑影還是如影隨形,有增無減。想著禮拜六日要服事、要預備,也就不予理會。直到主日聚會完,從宜蘭山上下來,越覺奇怪,只好開始掛號求醫。

第一位去看眼科的陳醫生,做檢查後告訴我:「阿姨,妳看來有點視網膜剝離,還有感染;但是我沒有在開視網膜的刀,我幫妳轉給我在宜蘭陽大醫院的學長,他在視網膜問題比我專業。我請他讓妳加掛號,請妳明天就去找他…」

星期四去宜蘭陽大找熊主任,經過視力檢查,右眼0.9,左眼視力卻掉到0.1,才過兩天,但眼睛看到的黑塊更多了。熊主任不放心地要我隔天馬上做眼底血管攝影,做完檢查就到員山榮民醫院找他,他在那看診,護士會把檔案傳給他…

做眼底血管攝影要先到2樓打散瞳劑,再到樓下埋針,埋好針走回2樓,快走到椅子卻不小心全身撲倒,肋骨和膝蓋痛到無法自己爬起來,還是隔壁兩人幫我扶起來。我不禁悄悄問主:我的眼睛有那麼嚴重嗎?

熊主任一看完眼底攝影報告,直說情況惡化太急速了,要做更進一步檢查,儀器目前醫院沒有,所以需要轉診,「妳可以嗎?」

答案當然只有:「我可以,謝謝您!」

4225_病毒對抗記_2

視力急速惡化  醫師接力速排開刀
他馬上幫我聯絡台北榮總的李醫師,詳談情況,立刻轉診。離開診間,主任叮囑著:「馬上去,醫師在等妳。」

感謝屬靈的女兒奇香,開車來載我回家,幫我預備住院行李。接著聯絡好姪兒榮華開車載我北上。到台北榮總急診室已經是晚上10點多,一位李醫師11點多親自到診間幫我做一連串檢查,這回更精確的檢查視力為:右眼1.0,左眼只剩0.05…

直到半夜3點,我辦了住院,李醫師才和住院醫師離開,奇香和榮華也才開車回宜蘭。

躺在床上,雖然一連串的檢查,尤其為了化驗病毒需要麻醉、眼房抽水,真的好痛;但是心卻滿了感恩和激動:主啊!祢怎麼如此憐憫恩待我—回想這段疫情期間的禱告,除了特別求神顧念患病的人能早日康復,很大的負擔是前線的防疫和所有的醫療人員。沒想到,神竟如此快速施恩在我自己身上。

我過去只有讓陳醫師檢查過一次眼睛,溫和熱心的她就立刻安排轉診;熊主任為我安排一連串檢查,不讓我再浪費時間多等,並立刻安排接續的檢驗與轉診工作。我更從沒想過會在禮拜五的深夜,榮總醫生會等著病人的到來,不放鬆且再三仔細進行所有抽血、攝影等檢查工作…主啊!我是誰,竟蒙祢如此為我調兵遣將的服事,此時心裡只有感恩。

感謝雙眼  也向她們道歉
我是個常與身體對話的人,這段日子不斷感謝忠心60多年的雙眼,讓我清清楚楚地看山、望雲,賞花、看樹、品味緩緩的日出、一秒秒下沉的日落、美麗的歐洲、仙境般的國王湖、雄偉的泰山,所有我父神五顏六色的精彩創作,歡欣的盡收眼底,感謝你們—我親愛的雙眼。

除了天堂的榮耀,坦白說,地上的美景對我不再多有吸引力;然而,我知道,最寶貝重要的是「閱讀我天父的話語」是這美麗小眼睛給我最大的祝福,我知道你們仍歡喜為我效力。

我同時也很抱歉,沒好好照顧你們,讓你們受病毒侵犯─尤其是左眼,很想告訴你「好好休息」,我知道,你一直在奮戰,你期待恢復職責,辛苦了!許多時候我不是好主人,常會讓你們去看那些無聊、無意義的事物,你們期待忠於神所託;但,我卻使你們受玷汙,很抱歉。

4225_病毒對抗記_3

服藥整夜失眠  聽聖經與主親近
最後眼睛檢查的結果,發現是遭疱疹病毒感染。醫師說這是新的感染,人在免疫力下降時就容易讓病毒入侵受感染,不能保證以後不再犯,無法保證視力能恢復到哪裡。而目前的治療方法是每天吃類固醇和抗病毒的藥、點類固醇的眼藥水、打類固醇的針。

類固醇的副作用比作用來得快又顯著,嘴裡都是苦的。好在福音媒體的APP幫助了我,每次護士打點滴時,就開著讚美之泉一起敬拜,神的喜樂同在充滿病房。

最大的副作用應該是整夜躺著無法睡著,然而住院時帶了小隨身聽—裡面是聖經,每夜用耳機聽聖經。我沒有任何沮喪和難過,反倒與父神更親近。

除了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每日不斷盯著我眼睛的情況,護士們日夜都很溫和愛心的照料我,極其感恩他們的付出和陪伴,更加為他們禱告:能有來自神的智慧、喜樂和健康的身體。他們做在病患身上的,神啊!請祢報答他們,也祝福他們的家庭。

醫院管制期間  病房自然分享福音
住進病房時是凌晨3點多,知道已經吵到隔壁朋友的睡覺,次日早上就快快走過去道歉。她比我大幾歲,我就稱她黃姊(她是帶狀疱疹長在眼睛),幾天下來病房常充滿笑聲,護士說,我們這間病房每天充滿了正能量。

當然,我必須保握機會傳福音,黃姊要去檢查時,就為她禱告。每天她都說:好感謝與我同房。因為住院當時未及帶福音刊物,只好打電話到院牧部,請同工帶了防疫滿福寶和月刊CD,黃姊母女連連道謝。

從眼睛不舒服到如今,每天充滿著是喜樂和盼望,詩歌和沉浸在主愛裡,沒有擔憂,這應該是靠著主恩極大的誇勝吧!在這疫情期間,醫院不能開放探病,而我居然有機會進出醫院。想著禮拜四複診,我又可以帶著福音進醫院—真是充滿對主的感謝。

過去在讚美敬拜中,因著神的大能榮耀同在,常俯伏、常掉淚、常喜樂在寶座前;但從沒有像今年,在讀經中常與神深深相遇,無論讀什麼,甚至先知書、路得記、約伯記….都深深哭泣感動在神面前,常有亮光、也寫心得…

一個眼睛罹患疱疹病毒,好像我無法看、無法讀,這些天改成聽了。我知道撒但在戰驚恐懼,所以牠攪擾、牠攻擊我。然而我的神告訴我:祂已得勝!我知道,目前我在敬拜中會更多認識祂的啟示,而不久後,我將在讀經上被恢復…主啊!我期待。

操練靈命  提升屬靈免疫力
記得今年初,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我曾經跟弟兄姊妹分享「屬靈的免疫力」,靈、魂、身體的免疫力很重要。仇敵、病毒會入侵、停留,都是趁著我們虛弱之時;若免疫力強,牠們的入侵將被殲滅;而若免疫力弱了,仇敵、病毒就逮到機會進來偷竊、殺害、毀壞。

父神再次提醒我:身體是神的殿,神的居所,當好好保養顧惜,好讓身體為神國效力。

而遇見這幾位醫師,讓我想到主的吩咐—多走一哩路。我不知道這幾位醫師是否為基督徒;但,當他們願意為我多做這些安排,使我得了如此大的幫助,這也再再提醒我:在往後的歲月裡,我當陪伴有需要的人多走一哩路,這是主的吩咐,也是主所喜悅的、能使人得益的。

後記:術後經過連續兩次的複診,醫師說道: 「很多人像妳這麼嚴重的景況,結果仍難挽救;但是妳恢復好快啊!」是的,這個週日開始,我已經恢復每天20章以上的讀經,雖然仍有些干擾,但實在要向慈愛的天父,獻上無盡感恩。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