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聚在主復活之筵─五百多弟兄的見證

4225_歡聚在主復活之筵_1


◎楚雲(牧師)

這是聖經中最特殊的一次群聚,事後相隔廿多年,才在一封公開的書信裡,以近乎法庭舉證的方式被揭露,他們成了見證人,為初世紀最特異的事件,列席辯護。

聖經最特殊的一次群聚
那是耶穌復活後四十天,在加利利聚集的五百個漢子。他們彼此稱呼弟兄。

若不是使徒保羅陳述他們的存在,他們將隱藏在時代的紀錄外,不見蹤影,永遠封沉。人們也將失去那四十天,可能深入探知的現場真相。他們不是英雄,也非驚天動地的人物,但他們如同雲彩圍繞,出現在驚天動地的第一現場。

「(基督復活)…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哥林多前書十五章6節)

路加醫生,使徒保羅最親密的屬靈同伴,透過保羅給哥林多教會書信中的僅有線索,展開一次從頭詳細考察的行動。在其後完成的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裡,這位細膩的聖經作者,還原了歷史現場的具體背景,一個歡聚的動人時空,在路加筆下湧現了。

他受害之後,用許多的憑據將自己活活的顯給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耶穌和他們聚集…」(使徒行傳一章3-4節)

"Appearance on the Mountain in Galilee", by Duccio di Buoninsegna,1308-11

“Appearance on the Mountain in Galilee”, by Duccio di Buoninsegna,1308-11

王者歸來卻是最後話別
耶穌復活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加利利。五百多位弟兄極可能跟隨使徒一同重溫耶穌的教導,並在此領受新的啟示和指令。

耶穌講論的主題,仍然集中在神的國度,一如往昔。但過去只是心之嚮往,對門徒,即將成為不可逆的現實。現身在他們眼前的,正是戰勝歸來的王者。血戰後的凱旋,這聚集無異是一場充滿歡悅之情的慶功宴。

但現場出奇的安靜,沒有激情的狂呼,聽不到沸騰的吶喊,有的只是屏息凝視的神情。原來,這雖然是主受難復活之後的重逢,言談之間,卻明顯透露他再次離去的信息。每一次顯現,其實都是最後的話別。

不過,現場卻毫無感傷的氣氛。反之,一股莫名的興奮,隨著耶穌清晰的指令,緩緩揚昇。眾人開始明白,每人都有一份授權狀,特遣將神國福音傳到地極,直達萬邦。不只如此,成就使命的復活能力,即將充沛的降臨他們身上,他們將有相應的空前力量,去完成地表上最宏大的任務。

無名五百漢子領受新啟示
然而,聚集在加利利山水之間的五百多位弟兄,究竟是何許人,都有些什麼身份,聖經似乎刻意留白,沒有註明任何一個名字。而這一則群聚的消息和紀錄,卻由不在現場的使徒保羅事後揭曉。

可能的原因是,保羅在歸主前曾狂熱的追捕基督徒,逼迫教會;他四處強闖民宅,任意羅織罪名,將信徒綑綁下監。可以想見,保羅手中掌握了各處情資,他有一份私密的名單,對分散卻秘密聚集的耶穌信徒,幾近毫不遺漏的循線追蹤。那五百多位弟兄必然也在其中。

耶穌復活後四十天,為了保護門徒,召喚他們聚集北方加利利,暫時避開南方京城風聲鶴唳的處境,並為將來承接重任作最必要的預備。

因此,那不僅是再度相遇的歡聚,也是一次重整,如同特種部隊,訓練結業,前往攻擊發起線就位,只等指揮令下,迅速奔向陣地,直面迎敵。

只是,他們萬萬想不到,在日後的屬靈戰役中,這支勁旅的元帥,征服了最瘋狂的敵對者,在那人急切追捕基督徒的路上,主顯現的強光,讓那人瞬間眼瞎,俯伏在地。一生從未承受過那樣的光線,他極度驚恐而深懷敬畏,等再度睜眼,展現在他跟前的,已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嶄新世界。

教會頭號敵對者保羅歸主了,非比尋常的逆轉,奇蹟般的迎來了初世紀最傑出的基督使徒。那五百多人,成了他的弟兄,投身在同一場戰役,直到終戰。

風暴之後最無可推諉見證
…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一章8節)

耶穌曾孤獨的置身審判庭,接受羅馬總督彼拉多無情的死亡判決。沒有人出面為耶穌說話,庭中除了作偽證的控訴方,只剩耶穌一人站在中間,他獨自面對鋪天蓋地的詆毀和羞辱。能為他辯護的見證人,全數缺席。那一場審判,耶穌孤單至極。

歷史在等待正義。風暴過後,辯護人的席位,終於出現見證者。

五百多位弟兄,在耶穌復活後四十天內,接受了一項罕有的託付──為耶穌作證。他們明白耶穌的心意,不為索還今世的公道。彌賽亞確曾來過,拿撒勒人耶穌在世卅三年,他一生的行徑,沒有任何過犯,在他身上所顯明的,只有極深的愛憐和施救,他配得救主之名的擁戴,他是基督。

因此,這些門徒並不需要向世界申訴,而是起身在復活的能力和生命裡,像一道道清流與活水,湧向全地,使所到之處百物生長。耶穌勝過所有死亡及幽暗,他們見過復活的主,如今將以全新的方式提出世界無可推諉的見證。他們站上了最動人的席位。

其實,四十天的聚集,也是一次美麗的預演,為那將臨的永恆筵席,精細彩排。新郎已經就位,只等新婦裝飾整齊。陪伴新郎之人也欣喜不已。

「父啊,我在哪裡,願你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裡!」逾越節夜晚的禱告,應驗在加利利的聚集中,那是超越屬地時空的復活境界,以馬內利──神與人同在的經歷,進入新的高峰,誰也不能阻擋,誰也不能隔絕,所有黑暗力量都無法震動。

"The Temptation on the Mount",by Duccio di Buoninsegna,1308-11

“The Temptation on the Mount”,by Duccio di Buoninsegna,1308-11

基督前後兩次40天都得勝
耶穌在約旦河受浸後,去到曠野,禁食四十天,超越惡者一切試探,至終讓魔鬼啞口無聲,悻然退去;耶穌復活後,又以四十天在光中與門徒歡聚,所有死亡陰影盡散,無從滯留。

前後兩次四十天,無論首先或末後,耶穌都是空前的得勝者。先前他單獨一人,不食不飲;其後眾人齊集,共享盛筵。為己他無所求,為人他分享一切。他顯明在一無所有之中的強大,也表現出坐擁天地之中的無窮供應。

兩次四十天,啟示了無與有之間的相對原則,揭開了生和死之間的終極真理。一粒麥子落地,深埋土壤,卻結出眾多子粒。原來看似一無所有,至終樣樣都有。耶穌捨命,卻叫眾人作神的兒女。基督復活成為長子,進入榮耀,他賜人生命成為眾子,也率領他們一同奔向榮耀

每個生命都有大能印記
保羅被開啟的心靈之眼,似乎穿越時空,望見世紀初加利利山上的眾子,神情歡悅的環繞著長子。他們來自各方各城,耶路撒冷、耶利哥、撒瑪利亞、迦百農、伯賽大、迦拿、拿因、格拉森、約旦河外的伯大尼等。他們曾目盲、聾啞、手殘、腳跛、癱瘓、痲瘋、鬼附等,因得醫治而四處傳揚耶穌。

他們有的是路邊乞丐,有的是官宦貴胄之子。也有的因目擊奇事,或親聆耶穌教導而歸主。山上那些日子,他們個個都以健朗的身心參與盛會。其中每一個生命故事,都有耶穌憐憫和大能的印記。他們出身各不相同,在充斥疑慮和不信的世界裡,他們未必有世人雄辯的口才,但表現在他們身上無可否認的奇特見證,卻能使所有雄辯為之沉默。

使徒保羅沒有公開那些名字,只以一個群體數據,說明他們的存在。也許這恰是聖經原始的用意,藉一個象徵性的說明,召喚歷世歷代的蒙恩者,出列作證。他們也如隱藏的嗎哪,不求聞達,卻回應了時代最深的需要。他們的見證,成為千萬見證的先鋒;他們的聚集,成為無數動人聚會的縮影。

名字記在天上,是他們最大的喜樂;擁有復活的主,是他們最高的滿足。

帶著非凡的使命,他們下山了。展開在前方的,是通向萬邦的大道。他們的步履,極為踏實。因為耶穌已得著天上地下所有權柄,並且承諾與他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不是顯現給眾人看,乃是顯現給神預先所揀選為他作見證的人看,就是我們這些在他從死裏復活以後和他同吃同喝的人。」(使徒行傳十章41節)

…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啟示錄九章9節)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