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神廟遺址罐子上的字母 發現約書亞記歷史

在拉吉神廟發現的青銅大鍋。(Photo credit:T. Rogovski)


【特約編譯鍾小玲/報導】「耶和華將拉吉交在以色列人的手裡,第二天約書亞就奪了拉吉,用刀擊殺了城中的一切人口。」(約書亞記十章32節)

聖經中的約書亞記講述古代以色列人,在沙漠中逗留40年後進入應許之地的故事。一支考古學家組成的團隊,由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考古學研究所的賈芬柯教授(Yosef Garfinkel)和美國田納西州南方復臨大學(Southern Adventist University)的哈塞爾教授(Michael Hasel)領導,他們的發現讓人們得以一瞥那時居住在當地的迦南社會。

一個刻有古代迦南文字的陶器,上頭出現字母”samekh”。(Photo Credit: T Rogovski)

一個刻有古代迦南文字的陶器,上頭出現字母”samekh”。(Photo Credit: T Rogovski)

最古老字母範例

他們的考古發現中尤其令人感興趣的,是一個刻有古代迦南文字的陶器,上頭出現字母”samekh”(ס),特徵是一條細長的垂直線與三條較短的垂直線交叉,使之成為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字母範例,是研究古代字母系統的獨特樣本。

在黎凡特(Levant)發表的一項研究,賈芬柯教授和共同作者首次公開迦南神廟的廣大廢墟,年代可追溯到西元前12世紀。他們在特爾拉吉什(Tel Lachish)國家公園中發現這處遺址,位於現今以色列城市基里亞特加特(Kiryat Gat)附近一個大型青銅時代的村落。

在青銅時代的中晚期,拉吉(Lachish)是以色列最重要的迦南城市之一,拉吉人控制了猶太人低地的大部分地區。拉吉城最早興建於西元前1800年左右,後來在西元前1550年左右被埃及人摧毀。歷史上拉吉城被重建和摧毀了兩次以上,在西元前1150年左右變成死城。拉吉城在聖經和埃及各種文獻中都有提及,是維持到四元前12世紀,為數不多的迦南城市之一。

特爾拉吉什國家公園中發現的遺址。(photo credit:the Fourth Expedition to Lachish)

特爾拉吉什國家公園中發現的遺址。(photo credit:the Fourth Expedition to Lachish)

賈芬柯教授表示,這項考古挖掘工作令人贊歎,每30或40年進行一次,他們才有機會在以色列挖掘迦南神廟。他們發現的東西揭開當地古代生活的情況,這些發現真的非常重要。

希伯來大學考古學研究所的賈芬柯教授(Yosef Garfinkel)(photo credit:Hebrew University)

希伯來大學考古學研究所的賈芬柯教授(Yosef Garfinkel)(photo credit:Hebrew University)

拉吉神廟是後來神廟代表

這座神廟的格局和以色列北部的其他迦南神廟相似,包括納布盧斯(Nablus)、梅吉多(Megiddo)、哈佐爾(Hatzor)等地。神廟的前方有兩根柱子和兩座通往大廳的塔樓,內部的聖殿有四根支柱和好幾個未鑿出的「基石」,這些石頭可能已成為聖殿神的代表。拉吉(Lachish)神廟的形狀更為方正,並設有多間側房,是後來的神廟,包括所羅門聖殿在內的典型代表。

拉吉神廟中發現的陶器。(photo cred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拉吉神廟中發現的陶器。(photo cred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除了這些考古遺跡之外,研究團隊還發現許多文物,包括青銅大鍋、埃及女神哈索爾(Hathor)風格的珠寶、帶有鳥形圖案的匕首和斧頭、雕刻成甲蟲形狀的寶石,以及刻有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名字的鍍金瓶,拉美西斯二世是埃及最強大的法老王之一。

在聖殿的聖所附近,研究團隊還找到了兩個銅像,與所羅門聖殿中有翅膀的天使不同,這兩個拉奇銅像是武裝的「擊殺之神」(smiting gods)。看來,只有時間能證明在古城拉吉還有哪些待發現的寶藏。

(資料來源:Jewish Press)

在拉吉神廟中發現的金耳環。(photo credit:T Rogovski)

在拉吉神廟中發現的金耳環。(photo credit:T Rogovski)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