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藝術》三千煩惱絲,心有千千結─梳子的象徵意涵

4229_梳子的象徵意涵_0


于禮本(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副教授)

梳子是日常生活小物,似乎隨手可得,也隨手可棄。然而,有些髮梳,如東法蘭克王國國王(King of East Francia)亨利一世(Henry I, 876-936)所御用,則以珍貴的埃及象牙為材、鑲嵌寶石黃金,雕工精密細緻;除了凸顯擁有者的高貴地位,也流露出梳子在整理髮鬚之外,還另有象徵意義。

在許多博物館與教會珍寶典藏中,都可見象牙髮梳的身影。從藝術史、禮儀史以及物質文化層面觀之,它們實際上蘊含了打理儀容、友誼信物、宗教信仰與靈修自省的多重意涵。

象牙髮梳成為教會珍藏
首先,在材質上,日常庶民所用的梳子多以木製或獸骨為主。相較之下,由取得不易的象牙所製作的梳子,就顯得別有意義。在基督教藝術中,象牙因其色澤的潔白與質地的堅固,而被視為純潔與道德正直的象徵;也因此,許多描繪耶穌釘刑受難的小型苦像雕刻多採用象牙,來象徵基督的純潔完美,以及祂在墓中不朽的身體。

其次,髮梳上的圖樣,如耶穌的奇蹟醫治、拉撒路的復活(圖1)與其他聖經典故等,往往也暗示了它的特殊使用場合與目的。這些內容多與救贖有關(疾病、患難、靈魂等層面),且在意涵連結上,以聖餐禮的意義為核心。換言之,許多精緻的象牙髮梳其實是一種禮儀用品。

圖1. 耶穌的醫治奇蹟、拉撒路的復活;象牙梳,西元六世紀;科普特博物館典藏;開羅

圖1. 耶穌的醫治奇蹟、拉撒路的復活;象牙梳,西元六世紀;科普特博物館典藏(Coptic Museum);開羅(埃及)

儀式性髮梳的使用存在於東正教與羅馬天主教的禮儀傳統中,且極可能始自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國教時的西元四世紀。在目前被保留下的作品中,僅有極少數古典晚期的例子(圖1),反之,則以中古時期的數量最多;但直到十六世紀,它們在儀典上的使用仍時有所聞。

這些髮梳有些具有久遠的教會傳世歷史,有些則出自棺槨中的陪葬品,如聖徒庫斯博特的梳子(St. Cuthbert;687年下葬,1827年開棺)。它們或許帶有聖物般的傳奇色彩,但更精確的說,它們反映了某種信仰生活的精神。

髮梳與聖餐禮的關聯可由其上的裝飾圖案看出,如救贖奇蹟、最後的晚餐(圖2),與基督的十架受難等(圖3)。通常,負責聖祭儀式(聖餐禮)的司鐸在換穿祭袍後,無可避免地必須整理因更衣而弄亂的頭髮。針對這個梳髮舉動,十三世紀法國芒德(Mende)教區的主教、同時也是禮儀學家的威廉‧杜蘭德(William Durandus, 1230-1296)便提出了一種象徵解釋:在進行聖餐禮之前,神職人員須先檢視自己的內心,移除多餘雜亂的想法。於是在梳髮之際,往往還誦念著呼應的禱詞:「主啊,願祢的靈仁慈地清理潔淨我心,我們的頭與全身,從裡至外。

圖2. 耶穌生平(主圖為最後的晚餐);聖奧爾本斯(St. Albans) 主教座堂的象牙梳;十二世紀;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典藏;倫敦

圖2. 耶穌生平(主圖為最後的晚餐);聖奧爾本斯(St. Albans)主教座堂的象牙梳;十二世紀;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典藏;倫敦

圖3. 聖賀理柏特之梳(Comb of St. Heribert);九世紀;施努特根博物館典藏(Museum Schnütgen);科隆(德國)

圖3. 聖賀理柏特之梳(Comb of St. Heribert);九世紀;施努特根博物館典藏(Museum Schnütgen);科隆(德國)

此外,神職人員在祝聖聖餐時,有時也象徵性地高舉髮梳於會眾面前,以示主教、神父在牧養會眾、維持教會秩序與和諧上的責任,他們的頭(髮)就象徵了教會。延伸這樣的理念,在主教、神父等授與聖職的油膏儀式中,也不時出現禮儀性髮梳的使用。

提醒服事者追求德行  建立秩序
我們可從一些信件內容窺見髮梳象徵意涵的廣傳。例如,一位九世紀法國費里耶爾地區(Ferrières)本篤會修道院的院長盧浦(Loup Servatus, 805-862)寫信給好友普瓦捷(Poitiers)的艾布容主教(Ebroin, 任職期839-850/54):「在此送上一把象牙梳子,請務必留下使用,願你每每使用它的時候,總是能想到我。祝你身體安康。

想當然爾,這種同時兼具日常實用與儀典象徵的梳子,常成為神職圈內友人彼此間賞心悅目的情誼禮物。然而更重要的是,在此特別提及的珍貴象牙材質,不但暗示了它顯然是把禮儀性髮梳,還很典型地提醒對方,身為教會領導者(頭╱髮)應有的純潔與德性,以及建立教會秩序與和諧的重責大任。

另一例,則是十一世紀法國夏爾特主教(Bishop of Chartres)在上任主教後,收到朋友致贈髮梳的回信:「我非常欣賞這把梳子。它最令人喜愛的地方是內部浮雕的美麗象徵。頭髮的糾結好比行為習慣的失序;而我相信,依你的智慧,顯然是要藉著這個小禮物來告誡警惕我,尤其正當我準備透過不同的講道來改革人們混亂的行為,並適度慎重地提醒他們去注意應有的規矩和秩序。

一旦了解這類髮梳有警惕自省、清理心思意念、對抗內心與外在環境失序混亂與誘惑的功能,那麼,一些髮梳上令人困惑的圖案,似乎也就迎刃而解,有了合理的意涵。例如,一把九世紀的髮梳刻有參孫馴獅的場景(士師記十四章5-6節:參孫…到了亭拿的葡萄園,見有一隻少壯獅子向他吼叫。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雖然手無器械,卻將獅子撕裂,如同撕裂山羊羔一樣…)(圖4)。

圖4. 參孫馴獅;象牙梳;九世紀; 出自梅斯地區(Metz);巴黎羅浮宮典藏

圖4. 參孫馴獅;象牙梳;九世紀;出自梅斯地區(Metz);巴黎羅浮宮典藏

根據早期教父與中世紀預表神學的詮釋,參孫預表了基督,而獅子代表了撒但(彼得前書五章8節);因此,「參孫戰勝獅子」象徵了基督對撒但的勝利。髮梳上的這個典故顯然意在提醒神職人員,面對自身內心罪性或外在黑暗逆境時,都應靠著聖靈辨別認清,並克服挑戰。

另一件髮梳則描繪了世俗性的星座圖像(圖5)。一般而言,成組的黃道十二宮星座圖,是中世紀教堂半圓門楣雕刻上極受青睞的題材,象徵了四季十二個月份的時序和諧運轉,彰顯宇宙之主的智慧大能;而個別的星座圖像也多具有源自早期教父(如四世紀的Zeno of Verona, 300-371)以來的道德詮釋。

圖5. 射手座箭指摩羯座;象牙梳;九世紀;出自梅斯 地區(Metz);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典藏;倫敦

圖5. 射手座箭指摩羯座;象牙梳;九世紀;出自梅斯地區(Metz);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典藏;倫敦

射手座(Sagittarius)(有時以半人馬形象出現)常被視為基督的象徵(擁有身、心、靈的絕對和諧),或抵擋罪性的力量;而羊身魚尾的摩羯座(Capricorn)則被視為縱慾、罪惡、撒但的象徵。於是,髮梳上射手箭指魔羯的擊抗圖案,顯然是要提醒使用者,要謹慎以待、堅定抵擋內心與外在生活中的私慾及邪惡;畢竟,心思意念的梳理與失序行為的整頓,的確就是一場爭戰。

梳理心意  奪回到基督寶座前
過往屬於神職人員禮儀經驗的髮梳,多在今日成為玻璃展櫃燈光下的工藝之美,幽靜地散發出歷史文化底蘊。然而,頭髮與髮梳是何等「接地氣」的議題!歷史文物所反映出的深思,對今日的我們而言,仍頗為受用。面對著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挫折、憂慮與恐懼時,我們多麼容易遺忘神數算我們每根頭髮的全然掌權與安慰(馬太福音十章29-31節)。

同時,聖經也教導我們在迎向挑戰與掙扎時,如何能成為一位得勝者:「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它都順服基督。」(哥林多後書十章4-5節)檢視、梳理自己的心意,將其奪回帶到基督寶座前,臣服祂的帶領,顯然是攻克內在與外來紛擾雜音的致勝關鍵。

三千煩惱絲,心有千千結。何妨學習古人智慧,每每在日常梳頭之際,也理清自己的心思意念,祈願神的光照潔淨,得以自糾結迷惘中破繭而出,展翅高飛。

相關文章:
《基督教藝術》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 ─耶穌升天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