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幸福著

4231_活著,幸福著


◎陳思衛

如同在忙碌的生活中按下了停格鍵,三月中以來的居家隔離,使我重新品嘗生活的滋味。

從沒料想過孩子會在法國疫情蔓延高峰時期來臨,在隔離兩個月期間的中間點誕生。以往上班還須設定數個鬧鈴,而孩子出生後,半夜不說,早上七點前後就把我們喚起來了。看著她圓滾滾的眼睛打探著世界,也瞧見她黑溜溜的瞳仁裡那兩個睡眼惺忪的我。

靜寂清晨伴隨微微哭聲
「早安,嵐嵐!妳昨天睡得好嗎?」雖然很想溜回溫暖的床,我輕輕地把她抱起,放到盥洗台,開啟了早晨的序幕。這時媽媽也起床了,準備哺乳,從我的膀臂裡接過這隻飢腸轆轆的小獸。

靜寂的清晨,伴隨著微微的哭聲,與平底鍋上兩顆荷包蛋的滋滋聲,空氣裡的微塵彷彿也熱鬧溫暖的搖動著。推開窗戶,看園裡的蔬菜是否又抽高了一些,鄰居家淘氣的貓是否又把搭建的瓜棚扯壞。藍羽山雀、白鶺鴒、知更鳥在晨間的樹梢啁啾,成群的綠鸚鵡如惡霸佔領餵食籠,只有喜鵲和小嘴烏鴉敢伸張正義。

在清冷淨明的空氣裡,我推開門,越過前院那株碩壯巍巍的歐洲赤松,松果在腳底發出酥脆的聲響,接著來到信箱前──我們與外面世界唯一的連結,從來沒有感受過那樣的單純喜悅。收到期待已久的包裹,家人寄來的信函,朋友送來的彌月禮等等。當然有時等待落空,再次盼望,細細品味每一樣情緒,每一絲牽掛。

有時上午是快板,遠距工作、洗衣、曬衣、替孩子洗澡、做菜,而午後的行板,如同嬰孩的氣息,連春陽也充滿倦意,然後拖著長長的影子去買菜。

常常用餐都是急行軍,不然即是拖延戰,與戰友妻子搭檔,將囝子哄睡,以慢動作,甚至屏住呼吸,深怕吹動她一根寒毛地將她放入嬰兒床,然後躡手躡腳,如貓似忍者般墊腳出房門,就連每踏一步階梯也提心吊膽,深怕聽到哭聲,又得重頭開始。

新月如孩子的明眸
許多個晚上,頂著發昏的頭顱,沉重的眼皮,耳蝸間尚迴盪著因腸絞痛帶來的高分貝的哭聲。十點半終於和妻子一起在餐桌上吃飯,難得清閒,偶爾聽到貓叫聲或者鄰居孩童的遊戲聲頓時驚醒,以為是孩子又哭了。

許多個午後,看著懷裡那玲瓏的臉龐,柔嫩的芳香,嘴間浮現的微笑,時間在那精巧的手指間溜走,不帶哀愁的,如絹絲般的滑過。

夜晚,拖著如同達利「軟鐘」的身子,舉頭一看,新月如鉤,詩句自心底油然而生,然而理性告訴我這是奢侈的錯覺。我一一關起每一盞燈,拾階而上,再次抬頭,見到的不再是月,而是孩子那明眸弧線。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