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中的奇蹟─敦克爾克巡禮

盟軍撤退前依序聚集在港口前。(歷史攝影圖片)


楚雲(牧師)

海天壯闊,海鳥在燦陽下起舞。

綿延到視覺極限的沙岸,依傍著英吉利海峽,映照一整片深邃的蔚藍。

戰火煙硝早已隱匿,天地間原有的寧靜至今守護著這方海域,如水過無痕。

但久遠前的動盪,仍在歷史的記憶裡,一代一代被反覆傳遞和重溫。正如敦克爾克在四十多平方公里的濱海市鎮上,處處不時見到歷史事件圖文立板和碑文,看來這是未曾滅沒也不能遺忘的火烙印記。

敦克爾克濱海建築群與沙灘之間的戰爭紀念立牌。

敦克爾克濱海建築群與沙灘之間的戰爭紀念立牌。(攝影:王桂花)

盟軍節節敗退  困守海角一隅
1940年五月,第二次世界大戰才爆發不到一年,納粹德國的閃電戰已橫掃西歐,所向披靡。英法盟軍集結在法國東北鄰國,試圖阻擋德軍。馬其諾防線的巨大工事,使盟軍在戰略布署上產生誤判,讓德軍攻其不備,直插阿登森林,以奇襲打得英法盟軍措手不及,節節敗退。

緊接著,德軍以包抄之勢,一路逼使對手退守到最後的陣地,海角一隅的港口─敦克爾克。面對英吉利海峽,困守在約五十公里大西洋海岸線,前有大海,後有追兵,四十萬大軍生死存亡命懸一線。

就戰術而言,德軍勢如破竹的攻勢,大可一舉殲滅曲縮在海角的英法部隊。勝券在握,只差臨門一腳。

誰也沒有料到,一道出其不意的命令,使德軍急煞車,全軍就地止步,停下所有追擊的行動。直到三天後,才再度恢復火力攻擊。

盟軍撤退前最後的指揮所,現在作為敦克爾克戰爭紀念館。

盟軍撤退前最後的指揮所,現在作為敦克爾克戰爭紀念館。(攝影:王桂花)

頂著三棲追擊  救回33萬大軍
這一波遲延的進攻,恰恰給盟軍退卻的時機帶來助力,英國首相邱吉爾當即下達代號「發電機行動」的指令,近代軍事史上空前大規模的撤退行動展開了。

盟軍近千艘船艦,直撲法國海岸,頂著德軍轟炸機、潛艇和地面部隊,三棲絞殺追擊,九日之內,成功運載了卅三萬多的兵士,返回英國本土。

自此,不僅鞏固了英倫島的防衛,也為四年後的諾曼第登陸反攻,保存了無可取代的有生力量。這一場史無前例的軍事行動,對歐戰產生了深刻的後續影響。

軍事專家們也同時回溯探討,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德軍在進擊形勢大好之際,嘎然而止,徒留迴旋空間給幾乎全面殲滅的英法聯軍。那道命令的決策和目的,從各方面看,都是非理性的。

4231_敦克爾克巡禮_4

左: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的街道與建築實景。右:作者眺望英吉利海峽。(攝影:王桂花)

獨裁暴力橫掃歐陸  瘋狂誤判軍機
這件事,也許只有從屬靈的角度上尋找答案。

反猶太意識,是納粹崛起的軸心思維,1935年〈紐倫堡法案〉公開取消對猶太人的人身法律權利,全面剝奪和限制工作、生活多項權益。繼而以暴力摧毀摧毀猶太會堂、焚燒商店,強逼非自願移民。排猶政策不斷升級,至終出現可怕的滅猶方案。歐戰期間納粹通過種族清洗,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留下人類歷史最血腥恐怖的一頁。

1939年歐戰爆發,希特勒原意橫掃歐陸,在西線擊敗英法聯軍,即可將歐洲大陸逐步納入囊中。但敦克爾克一役中途止步,放虎歸山,轉而揮軍東指,進擊蘇聯,使自己深陷雙面作戰,帶下全面潰敗的苦果。

這背後的原因,即在於作戰期間越演越烈的滅猶行動,隔都(猶太隔離區)和集中營一一出現,日後的毒氣室形成殺人流水線;這些慘絕人寰的殺戮計畫,使納粹在瘋狂中全盤誤判軍機,終至覆滅。

日暮時分,我望著英吉利海峽,遙想七十多年前戰火紛飛的灘頭,德軍眼睜睜望者英法聯軍遠去,那曾停火的三天,標誌著不可思議的轉折點。四年之後,盟軍重整軍備,加上美國參與戰局,以三百萬大軍,重返法國海岸,代號「大君主行動」的諾曼第之役成功搶灘,深入敵陣,徹底扭轉戰勢,從納粹德國手中解放歐陸。

這一去一返,風雲變幻似乎一深不可測。黑暗淵面,神的靈卻運行在水面上,那是君王的蹤跡。

4231_敦克爾克巡禮_6

日暮時分的敦克爾克海灘。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