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不要掉入對立的陷阱

4233_不要掉入對立的陷阱


【本報主筆】2020年即將過半,原本「愛你愛你」的浪漫2020,在疫情攪局下讓全球陣腳大亂,遭疫情重創備受關注的美國,又遇上種族衝突再掀波瀾,加上美國大選在即,全球瀰漫著相對不安的情緒;無獨有偶,台灣也湊了「罷韓」的熱鬧,各種衝突打亂了原本的全球節奏,不禁令人擔心,對立,會是下個主流嗎?

「差異」與「對立」的必然性
參考「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古老定律,「合作」與「對立」,長久以來確實一直陪伴人類歷史蹣跚前進。

兩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大規模對立的高峰;戰後的復原需求帶動了人類的合作意識,許多國際救援組織也陸續成立,加上網路帶來的全球化連結,造就了頗長一段時間的人類和平。

但這並不表示「對立」已經消失。明知戰爭的恐怖;但是二戰至今,各種區域衝突從未間斷,記憶猶新的全球恐怖攻擊,更來自明顯的對立意識。

事實上,自從網路帶動全球化趨勢成形之際,各種對立早就蠢蠢欲動。在資訊流通的潮流下,各類多元價值激烈衝撞,打破了原本各自寧靜的生活方式。

「多元」是人類文化的本質,住在不同區域的人,自然發展出不同的飲食與文化習慣,也孕育著不同的思考模式與獨特價值;但即使多數不涉及絕對真理,彼此間的差異與利害關係,卻還是給人類帶來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各式各樣的長短期戰爭。

疫情成為引爆衝突觸媒
只是近幾十年,誘人的全球化龐大經濟利益,掩蓋了不少檯面下的對立(當大家忙著賺錢,多數的恩怨都可以放下);但是疫情儼然成了引爆衝突的觸媒,因為疫情傷害最大的,就是經濟以及各種利益。

在中美貿易戰似乎稍有轉圜之時,卻遇上疫情打擊。當川普意識到防疫不利將危急總統大選,又毫不猶豫的將美中對峙冷戰升溫,民主黨與共和黨也各自利用疫情盤算選情。看似意外的美國種族衝突,其實是積怨已深的國內對立,當然也遭到各方力量的操作而顯得更加複雜。

而台灣在抗疫成功、解封之際的「罷韓行動」,又讓傳統政治對立氛圍再起,當然也引發另一波罷免議員的不滿。

可以說,當「經濟」這塊遮羞布被疫情掀起後,人類自我中心的本性就引發對立,一點兒也不令人意外。

身為基督徒,我們理解「差異」與「對立」的必然性;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明白,唯恐天下不亂的惡者會趁虛而入,尤其身在台灣,長期處在兩岸以及國內政治對立的氛圍下,我們深深體會「對立」帶來的傷害,也見識過地上的政治群體為了各自的利益,呈現出來的現實與無奈。

我們經歷過選舉的激情,更見過藍綠高票當選的領袖民調降到冰點,我們其實比誰都懂「對立」給人性帶來的激情與衝動。

人性沒有我們以為的冷靜
一旦我們參與對立,我們很容易成為「盲目的群眾」。即使號稱民主的美國人,當民主黨與共和黨陣營逐步走向水火不容之際,當前美國民眾的對立情緒比起台灣藍綠,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許多日常理性平和的人,一旦掉入這次種族議題的對立中,也馬上顯得不可理喻而充滿情緒。

人性,一直沒有我們以為的冷靜。所以有心人很擅於操作「對立」,因為他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支持,也能夠在轉瞬之間標示敵人,這是非常原始而有效的策略。只不過,這並不合乎聖經。

聖經甚至要我們愛自己的仇敵,因為「愛能遮掩過錯,恨能挑啟爭端」,冤冤相報無止境。這不是新鮮的道理也不是高深的理論,而是世界各國都曾經歷過的歷史,只是我們善於遺忘。

很多美國民眾不滿川普拿著聖經在教堂門口照相的新聞,因為覺得他的所作所為並不合乎聖經;但是一不小心,這種不認同也可能成為另一種「對立」。

唯一對立的對象就是魔鬼
我們當然可以不同意某些人事物;但是要小心,不要掉進「對立」的陷阱。我們可以上街示威抗議種族議題;但不需要把不同立場的人視為敵人,也不必對於不想上街的人表示反感。

「對立」往往是情感的不滿與發洩。

如果對某些議題無法認同,應該是投入更多理性的探討與溝通。

基督徒在上述二者之間需要拿捏。

選舉終究是一時,疫情也總會過去,到時候,全球化的趨勢依然不減;但是各種「多元」不會消失,「合作」與「對立」依舊如影隨形。

基督徒凡事以聖經為標準;但是卻不可掉入不同立場與意見的「對立」陷阱中。聖經已經說要為萬民禱告,尤其要為執政掌權者禱告,即便我們採取了政治手段,也不該用對立的心態去看待事情。

我們唯一對立的對象就是─魔鬼。

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最後一分鐘都沒有選擇「對立」,基督徒在對立的潮流中,還是要站立得穩才是!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