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嫩堡的美麗與憂愁

4234_盧嫩堡的美麗與憂愁


◎沈伯美(溫哥華基督教閩南堂會友)

盧嫩堡(Lunenburg)像一顆美麗的珍珠,鑲嵌在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Nova Scotia)東南面向大西洋的港灣裡。乍見盧嫩堡,我立即被盈眼櫛比鱗次、色彩對比鮮豔的古老木造屋群給迷住了!綻藍天空下的港灣銀波蕩漾,有遊船也有各色風帆徜徉其上,閒適自在,如詩如畫。

港灣小鎮鮮艷木屋櫛比鱗次
碼頭上的「大西洋漁業博物館」(Fisheries Museum of the Atlantic)是一棟樸實無華的木造建築,除了展示藍鼻雙桅帆船(Bluenose Schooner)廿世紀初的光輝事蹟外,對於當地的漁業、造船業的發展過程,也有相當豐富的史料介紹。

在一陽光溫煦的日子,我們這群萍水相逢的旅人,在碼頭集合後,踏著閒散步伐,跟隨在地嚮導艾須莉,踏上碼頭對面的斜坡,展開盧嫩堡老鎮(Old Town Lunenburg)步行導覽之旅。

艾須莉清秀的臉龐有著一對慧黠的藍眼睛,淺栗色頭髮紮成一把馬尾,老舊皮革休閒包斜背胸前,走起路來活潑蹦跳的,大聲說話、大聲笑。

艾須莉說自己是個土生土長的盧嫩堡人,百多年前,她的務農祖先自瑞士移民來此,到她已是第四代了。她先介紹鎮上幾幢知名古老建物的歷史,幽默風趣的口條,娓娓道來全無冷場。

我們站在陽光下,遠眺綠油油的坡巔墓園(Hillcrest Cemetery),和距離墓園不遠處那棟高聳於地平線上、紅黑白三色的古英式龐然建物,目前是盧嫩堡音樂學院(Lunenburg Academy of Music Performance)。那優雅莊嚴的外觀洋溢著卓越設計的永恆性,而光影中的百年建築,果然隱隱散發著傳說中的詭異氣質。

轉身走上約克街(York Street),在一棟粉紅色的屋宇(The Victorian Pink House)前停下來,這棟建於十八世紀的維多利亞式住宅,還有個暱稱「結婚蛋糕」(The Wedding Cake House)。

雖然的溫暖日光灑在旅人們一雙雙渴望探詢過往的眼眸中,在聽完艾須莉敘說一段有關這棟老屋的靈異傳聞後,直讓聽者頭皮發麻,彷彿真瞥見了屋頂閣樓小窗後,那正往外窺視的魅影。

保留大英帝國墾殖樣貌
小鎮歷史悠久的建物都能讓人駐足細思品賞良久,而安靜低調的鎮公所、消防局、鎮長官邸,似乎都包覆著一層歲月無驚的淡然。最引人入勝的景點,莫過於浴火重生,隸屬英國聖公會的聖約翰教堂(St. John’s Anglican Church)。

建於西元1754年的聖約翰教堂,是鎮上第一間教堂,當時篳路藍縷的新教徒移民來此聚會敬拜上帝,應該是他們重要的信仰磐石和生命所倚。當步行導覽之旅結束,有關老鎮的諸多奇聞軼事卻仍在腦海中盤旋不去,原本沉寂無聲彷彿睡眠中的盧嫩堡,竟在眼前甦醒了過來。

盧嫩堡的歷史可追朔到西元1753年,這個只有二千八百名居民的小鎮,自從1995年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定的世界遺產後,就成為新斯科細亞省著名的觀光景點。老鎮至今仍保留著當初大英帝國在北美墾殖的城鎮規劃和建置圖景。當時規劃藍圖定奪後,因應英國召募前來的移民家庭,大部分是來自德國、瑞士、法國等地務農的新教徒。

十八世紀建城時的井字型街道,齊整劃割出的長方形住宅區塊裡一棟接著一棟的原始木造房舍,經過二百多年歲月的淬鍊,依然被細心保存了下來。深以先民歷史為榮的盧嫩堡人,一直努力維護著他們的文化遺產。

汙水問題是小鎮最大隱憂
2019年九月上旬,颶風多利安(Dorian)以每小時295公里的摧毀性力道,沿著美國東部海岸北上,撲向加拿大的大西洋濱海各省。各地災情頻傳之際,我不禁擔憂起記憶中美麗的盧嫩堡,在狂風暴雨肆虐中是否也飽受摧殘。

果不其然,颶風過境時海水倒灌,位於港灣旁的汙水處理廠因為受損嚴重完全癱瘓,未經處理的大量汙水就直接衝入港灣。

我閱讀著當地的新聞報導時,這才驚訝得知,原來小鎮的汙水處理,長久以來早已成為當地居民最關切的議題。曾經,每逢久旱無雨的夏天,小鎮的空氣中就會瀰漫著一股骯髒尿片的臭味。

2018年底,工程人員在已有部分結構腐蝕無法運作的汙水處理廠,安裝了以碾碎樹根為材質的生物濾池系統過濾汙水,空氣中的惡臭問題暫獲改善;只是好景不常,經過颶風多利安的肆虐,整個汙水處理廠又敗相畢露。

事實上,盧嫩堡最大的隱憂,竟然是建城二百五十多年以來一直未曾處理,那經年累月沉積在港灣深底的穢泥持續汙染附近水域的問題。沮喪憤怒的遊船公司老闆出來指責公家單位沒有作為,因為他三天兩頭就得清洗停泊在碼頭的遊船那不斷被穢泥沾染的船身。令人不禁嘆息,這個遊人如織風景秀麗的港灣,竟黯然背負著難以向外人啟齒,沉重不堪的汙染包袱!

時序已進入春暖花開的六月,往年此時旅客已開始湧入盧嫩堡。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加拿大沒有一處城鎮能不閉關,都在重重防疫框架裡動彈不得。空曠的街市、靜寂的巷弄,人們憂慮著生死存亡之際,封城鎖國下的民生經濟也隨之停擺,幾近崩潰,生命存續的恐慌霎時變得如此赤裸無助,全然無法掌控!

想像此刻盧嫩堡寂寥的碼頭仍有幾隻沉思踱步的海鷗,或許正仰望蒼天嘆息著,人類啊你們究竟做了什麼?或許在這場可怕的無聲災疫中,我們會開始思考,為什麼創造宇宙萬有的上帝將美好的地球交付在我們手中,也賦予我們管理天地萬物的恩賜,但如今我們的地球早已千瘡百孔。

氣候變遷、大自然反撲、瘟疫、飢荒,刻正接踵而來。人類啊你們究竟做了什麼?海鷗無奈振翅高飛,飛向天際也飛向未知。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