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裡做什麼?

"Elijah in the Desert", by Washington Allston,1818


◎加百列

「請為我禱告,我計畫近期離開目前服事的教會。」信裡傳來阿力傳道的代禱。數一數,這已經是阿力傳道六年前自神學院畢業後,第三次離開服事的教會。

熱切服事神  拼命擺上自己
同窗三年,阿力熱心愛主,也愛他所牧養的群羊,這是神學院同學間眾所皆知的。不只是教會裡的群羊,課餘時間,阿力也會帶著同學到街頭發送福音單章。

在學期間,每當在服事遇到瓶頸,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是阿力,無論多晚,只要敲敲阿力宿舍的門,即使門裡的阿力多忙、多累,他總是陪伴我走過服事低潮的屬靈夥伴。他在我的神學院生涯裡,從來不吝惜提供疲倦的我「以利亞山洞」般的歇息。

畢業後,阿力回到了母會服事。即使已經是熟悉的服事與人事,阿力仍舊像拼命三郎般的擺上自己。然而,經歷了幾次教會治理上的動盪,阿力毅然選擇離開多年服事的環境,轉換到自己不熟悉的社區小型教會。不到半年,阿力傳道與新的教會治理團隊的劇烈磨合,從代禱信裡,我再次得知阿力選擇離開。

邪后發通緝  先知逃亡曠野
舊約聖經列王紀上,記載了以色列歷史中一位偉大的先知,他曾經離開服事的路途,聖經形容他甚至是「逃命」,以尋死的心情離開。

在列王紀上十九章之前,聖經記載這位先知以利亞的背景,他擁有所有的外邦先知稱羨的神力:呼風喚雨,在全國饑荒時,因著上帝奇妙的供應,他未曾餓著;他能使死人復活,一人獨戰外邦先知,讓近九百名的外邦先知顏面掃地,甚至命喪黃泉。

此時的以利亞,卻在亞哈王后耶洗別大玩心理戰後啟行逃命。邪惡王后耶洗別的勢力與信心,絲毫未被自己豢養的先知傷亡而動搖;整個國家佈滿了亞哈王與耶洗別的軍隊與眼線,以利亞逃得了嗎?

以利亞逃亡的第一站是曠野,在曠野徘徊的日子,疲倦的先知向神求死,理由是他不勝於列祖(十九章4節)。從接下來的敘事不難推論,此處提及的列祖是以色列最偉大的先知摩西。以利亞一生的任務,的確與列祖摩西的任務相當。

面對當時敗壞的以色列王亞哈,藉由娶進外邦祭司的女兒耶洗別,引進外邦神祇的敬拜。遍及上帝應許土地的每個角落是偶像,是對獨一真神敬拜的不忠;帶領神的子民,加速神的審判而不自覺。唯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先知以利亞,為上帝大發熱心;然而他的結局竟是步上逃亡。

奔向何烈山  自憐不勝列祖
疲倦、喪膽且疑惑的以利亞,在天使輕拍提醒下吃了餅與水,決定離開迷惑的靈性曠野。先知的下一站是奔向何烈山。一座往南需要四十晝夜的腳程,遠在四百公里以外的山,一座當年列祖摩西與神相遇,領受呼召的山。

上帝以問句,展開與躲藏的先知以利亞的一番對話。「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什麼?」當上帝呼喚如今躲藏洞裡的以利亞、這位曾是無人不曉的先知,一如祂在荊棘裡呼喚的米甸曠野的牧羊人摩西,曾是赫赫有名的埃及王子。

對於上帝的問話,大先知與烈祖摩西的相同點是,他們真的曾為上帝「大發熱心」,至少他這麼認為:「…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列王紀上十九章14節)

先知的回答裡充滿了自義與自憐,「只剩下我一個人」,確有可能是每位疲倦服事者的情緒。然而,自義與自憐者需要警覺,自己對現象片面詮釋造成的盲點,「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感受,會否也把上帝的同在排除在外?

"Elie nourri par le corbeau", by Giovanni Lanfranco

“Elie nourri par le corbeau”, by Giovanni Lanfranco

神兩次發問  他一樣回答
在接續的烈風、崩山碎石與火焰瀰漫中,以利亞經歷與列祖摩西在神山上,領受十誡時一樣的景象:崩山走石與地震,強風與火焰。上帝似乎要告訴以利亞,他的任務比起列祖是一樣艱鉅,而上帝的能力,也是相同的明顯而劇烈。「耶和華卻不在其中」,面對艱鉅的服事環境,上帝的能力不會有所減損。面對灰心、挫敗的僕人,上帝以微小的聲音出現:「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什麼?

相同的問句,相同的答案。

躲在洞裡的以利亞出了洞口。一如摩西以帕子蒙住臉,以利亞也必須以外衣蒙住自己的臉,面對微聲的問句,喚起的是以利亞的記憶。在服事挫敗時,以利亞只記得「全國中只剩我一人為神大發熱心」而忘記神並不打盹;只計較自己「不勝於列祖」,而忘記上帝的全知全能。

列王紀的作者以相同的兩段文字敘述,記下了上帝的問句與以利亞的回答。全能的上帝豈會不知道以利亞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上帝問了兩次一樣的問題?以利亞兩次的回答又有何不同?

經歷崩山走石  遇見微聲的神
躲在神山上洞裡的以利亞,似乎句句振振有詞,以正義凜然之勢,興師問罪之姿質問神。走出山洞後的以利亞,面對神的面,躲在外衣下的大先知,恐怕不再是振振有詞,讀者無從得知此時的以利亞的聲調,會不會羞愧懊悔?為神大發熱心的自己,視角竟是如此片面,計較又是如此的失焦。或是先知已是泣不成聲,相同的回答是對神傾心吐意,而不再興師問罪?

無論如何,走出洞口的以利亞,已有力量回去大馬色,且是帶著上帝鮮明的呼召,一如列祖摩西所領受的。

阿力總是熱切地服事神,渴望為神按著正意牧養群羊;對服事多年的大型母會是如此,對急需牧者的小型教會亦是如此。然而,這位從未視自己為僱工的阿力,如今出現在我眼前的,彷彿是鎩羽又疲倦,如同當年睡在曠野、躲進洞裡的以利亞。

雖然無從歸咎每次的離開是誰的對錯,但我總覺得阿力不該停留在迷惑的曠野,而需要奔向神的山。如同當年的以利亞,不能永遠躲藏在自義自憐的洞裡;需要走出山洞,才能遇見神。

即使不會像當年的摩西與以利亞一樣,經歷眼前的崩山走石與地震火焰而遇見微聲中的神,然而我相信,唯有走出洞口,在帕子裡遇見榮耀的神,回到榮耀的基督的身體─教會。教會,不會如以利亞所言「只剩下我一個人」,而是「耶和華在其中」,因為如保羅所言,神的教會,「是神用自己血所買來的」(使徒行傳廿章28節)。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