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Kung Flu與挪亞的咒詛:動盪社會與政治激情下的信仰熱情(上)

4237_川普的Kung-Flu與挪亞的咒詛:動盪社會與政治激情下的信仰熱情(上)


◎蔡玉玲(洛杉磯正道福音神學院舊約副教授)

六月20日川普在Tulsa的造勢場子說新冠狀肺炎是獲得最多名稱的疾病,然後開玩笑地說:「我可以稱它為Kung Flu(與中文「功夫」Kung Fu諧音)。」這種川式自以為是的幽默並譁眾語言,並不叫人意外。但對許多人而言,這卻不是一個開玩笑的恰當時機。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社會訴求正高漲,也才又發生亞特蘭大警察追逐脫逃黑人疑嫌犯的不幸槍殺事件,為美國警察執法過當問題再添一例,川普火上加油地拉高了社會憤怒音量,明顯不當。

川普難道沒有這種社會敏感度去迴避這樣的語言嗎?筆者認為他不一定是不知道,而是他不在乎。不喜歡他的語言和理念的人反正也不會支持他和選他;會支持他的人,不管他講什麼,都會死忠支持。川普深知越露骨越具爭議性的話題和語言,越能提高所謂的網路聲量和媒體能見度,他越喜歡去操弄,這應該就是他要的。對他而言,這是他連任之路上的必要之惡與險棋,但他仍喜歡孤注一擲。過兩天,他可能還會嘻皮笑臉的說:Kung Flu根本沒有種族歧視,因為我的意思是,這個病毒要下很大的功夫去對抗和醫治!

族裔衝突問題是難以簡化的傷痕
種族歧視是一個敏感的社會議題,政治人物不當地去勾勒或挑動它,都是不道德的。我們只能期望執政掌權者能自我約束,也求神的管教。至於基督徒自身並聖經如何看待這樣的問題,卻是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的。

筆者曾在洛杉磯一次警察臨檢路障中通過,警察一看車中是個亞裔女性,揮揮手就叫我走。我能夠想像如果我後面跟著的是一個黑人開一台破車,十之八九會被要求停靠、可能有更多盤查或甚至搜索。根據統計,黑人被攔檢盤查的機率遠遠高過其他族裔。種族歧視往往是社會的刻板印象與標籤效應使然,而美國這個國家與社會,因為過去的歷史淵源與衝突傷痕,問題更是難以簡化。

歧視存在於人類,並不限白人對黑人,白人對亞裔與其他有色人種的傷害和羞辱,不僅過去同樣有斑斑血淚史,至今也仍時有所聞。

中東石油富裕國家上層人士,歧視從非洲或西亞貧窮地區來的傭工,台灣、香港、新加坡華人社會歧視東南亞雇工,也不時在報章新聞中看到。歧視常是因內心的不安全感或優越感而產生的傲慢偏見,相信這是人的罪性導致的問題。身為基督徒,我們要如何看待聖經的、神學的、政治的和社會的此一問題?特別是舊約聖經記載許多關於種族起源和族裔衝突的問題。

本文提供摩西五經中兩處較具爭議性經文來討論,同時,也以保羅和潘霍華的社會政治參與為例,思想基督徒如何從政治、社會與信仰的角度來,看待種族歧視問題,並對基督徒的政治與社會參與提供建言。

挪亞醉酒後預告種族不平等命運?
挪亞在醉酒事件後的禱詞(invocation),常被認為似乎在預告人類族群間會有社會地位不平等現象。祈願自己一個兒孫將來的職業、身份或地位,低從於另外兩個兒子、且這三個兒子又是洪水後萬邦萬族新人類的始祖,更容易讓人誤會或聯想他的禱詞,似乎在預告著人類種族間將會面臨不平等命運般,這也是過去有人提出的解經看法,卻當然是不合宜的。

經文的重點明顯是:首先,相對於含無所作為卻只是跑去告知兄弟,閃和雅弗是拿衣服搭在肩上、以背對倒走方式,進入帳棚遮蓋父親赤身露體的羞恥。創世記九章22節經文中兩度強調「背對」的舉動和意涵,表達他們對父親的高度尊崇與保護(filial obligation)。猶太傳統解經對迦南受咒詛有很多傳說,多半與不潔不倫的性有關,或有些解經說,挪亞醉酒赤裸就是洪水後的變性輕率,這些說法,都超過經文本身能提供的線索。

其次,對於犯錯的是兒子含,受咒詛的卻是含的兒子迦南。較被廣泛接受的解釋是:神已祝福挪亞和他的兒子們(創世記九章1節),所以挪亞只好咒詛對他不敬的兒子含的兒子迦南。這個講法,又要探討是否兒子要被追討父親所犯之罪的問題,筆者認為這不是這段經文要讀者關切的重點。

挪亞禱詞講出的是三子後裔間的未來關係,最主要是預告「迦南」與「以色列」(即閃的後裔),在稍後一段歷史時期後裔間的主僕關係。在約書亞征服迦南時期,基本上就已應驗(參約書亞記九章27節;士師記一章28、30、33節;列王紀上九章20-21節)。

神要建立一個專注敬拜祂的族裔
解經應該要看整本聖經所能提供的最多線索與神學重點為何。更重要的線索其實是創世記十章15節提到迦南的後代一共有十一位,其中的五族就列在「全然滅盡」的迦南族裔名單中,比對出埃及記卅四章11節;申命記七章1節;廿章17節;約書亞記九章1節;士師記三章5節;列王紀上九章20節;以斯拉記九章1節的名單,可以知道,含的後裔中住在迦南地的這些族裔因著他們的惡,神下令要全然滅盡,不讓他們影響閃的後裔(以色列人)跟隨去行惡(申命記七章2-6節、十二章29-32節)。

更值得深思的是:沒有全然滅盡的,才變成奴僕;成為奴僕的,如以欺騙存活的基遍人反倒是領受恩典,有機會歸入以色列這個團體之下。其他沒有全然滅盡的,被當成奴僕,是以另一種方式存活,有機會蒙恩;當然也同樣製造機會引誘以色列人離棄神。這就是另一個神學議題了。閃的神雅偉是應當稱頌的,我們應該理解的是,祂要藉由閃的後裔,建立一個專注敬拜祂的族裔和國度。經文要強調的是神學的、而不是種族的。

以這段經文傳說閃是黃種人、雅弗是白人或含∕迦南是黑人,甚至衍生出「黑人受奴疫其來有自」是非常不恰當的。從挪亞到當代,巴勒斯坦土地經歷多少戰爭入侵與種族消長,許多迦南人都早已被滅或消失。亞伯拉罕時期的非利士人不是主前十二世紀從海上移入的非利士人,更不是今天的巴勒斯坦人。說聖經早預言種族歧視存在,是把自己的理解強加在經文上。

「全然滅盡」與種族歧視無關
過去,有些人認為申命記與約書亞記中的「全然滅盡」法條與命令,暗示著對異教他族的敵對仇恨與殘酷殺戮。筆者在2013年發表的一篇學術論文〈「不因父殺子律法與「全然滅盡」命令的調和:申命記的人權觀〉,已經談過這個問題與神學(全文可上正道福音神學院筆者個人網頁下載)。「全然滅盡」是獨尊雅偉一神觀並約、地、與法不可分割下的神學概念,其對以色列人也有效力,與種族歧視無關。古代的戰爭與生存也常是國族間的相互殲滅,把聖經中屬於遠古歷史情境記載的部分,認定為聖經或基督教信仰立場,是不合宜的。

以上這兩處經文是五經中最常被誤解或誤用於懷疑聖經是否有種族偏見立場的經文,希望這樣的一點澄清,可以幫助弟兄姊妹瞭解,聖經絕對沒有鼓勵或暗示種族歧視的立場與觀點。這些經文的神學重點是在強調獨尊雅偉的一神敬拜。以色列人背棄神,也一樣會被神所厭棄。

(下週待續)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