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前途最大的依靠

Desert Road with Joshua Trees in the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以文

回眸印城歲月,有如天降甘霖,灌溉一片旱地。

秋末,飛機降落印第安納波利斯機場。傍晚,天色陰翳灰濛。機門開啟後,步出機艙外,雪花隨風拂過臉頰,不禁令人打了一陣冷顫。我們夫妻兩人隨身攜帶的行李中,沒有一件能禦寒雪的衣物。

如同遷徙至無垠荒漠紮營
那年,先生在異鄉異地第一份工作機會,即是差派駐印第安納波利斯一年,成為當地保險公司軟體工程師顧問。我們有如兩隻沙漠山羊,突然被遣送到舉目無親、天寒地凍的環境裡。

那是一個沒有網路的年代。我們要住哪裡?如何解決交通問題?到哪裡可以找到一個華人教會?怎樣能認識其他羊群、參與團契生活?先生是否能勝任工作要求?顧問團隊三人是否能建立正面合作關係?美國移民局是否會批准工作簽證?這個工程項目能夠持續多久?薪資是否能維持基本生活開銷?

面對一個未知的新旅程,有若好牧人帶著二隻無知的山羊,拔營遷徙到無垠的荒漠中紮營。山羊不知哪裡有青草地、或覓得清澈的溪流?何處是躲野狼的避難所?哪裡是能遮風避雨的山洞,成為藏身處?

再來,是誰可以使我們身體的需要得溫暖與飽足?心裡得到喜樂、安全感、滿足感、價值感、和感受被疼愛、被眷顧如眼中瞳人?

當年,兩隻無知茫然山羊最大的依靠,就是大愛牧人。

電話簿中尋到寶
猶記得第一個主日前,跪在床前跟牧羊人說:「主啊!請指引我們找到一個華人教會,主日可以和其他肢體一起敬拜祢。」接下來,便想到可以翻電話簿,仔細閱讀教會欄目。在電話簿中尋到唯一的華人教會時,感覺好像尋到藏寶圖一樣興奮。隔天,二人在雪地裡開著一台紅色小租車,邊看地圖,邊看路牌,依照地扯號碼,終於找著一幢石灰石建造的華人教堂。

回首第一次坐在灰暗、空曠、高聳、冷颼、又古老的教堂裡,前面有二片拱型彩繪十字架的玻璃,為深沈的空間帶來了一絲光彩。主日崇拜開始後,數位詩班成員獻詩。放眼望去,教會會友散坐在大教堂裡,窗外白雪已覆蓋大地,裡面人煙稀少,心裡感受此處羊圈的冷清。但牧者傳講信息卻是有骨有肉的靈糧,使主羊吃後有飽足感。

回想多年前,北美中西部鮮有華人。當時這間教會大部分的會友是醫生或藥劑師。先生還是笫一位固定參與聚會的工程師。我們深為牧者忠心牧養羊群感恩。同時,衷心感謝生命旅途中擁有一位不離不棄的大愛牧人主耶穌,親自用祂的話語、祂的榜樣,一步一腳印的帶領、供應我們一切所需。

祂招聚陌生羊群和睦相處
我們開始積極參與教會詩班、團契及各樣大小服事。漸漸的,教會開始出現與我們同齡的工程師或獨立創業的肢體。詩班陣容開始擴大,團契聚會人數增長,教會似乎從寒冬走進初春的生機盎然。

寒冬的週末,弟兄姊妹們愛到我們公寓中聚餐,作室內運動,或玩拼字遊戲。春暖花開的季節,大家常一起到湖邊垂釣,然後再下廚作一魚三吃的豐盛筵席。試問,是誰能使一群完全不認識的人和睦相處,一起唱詩、成長、服事、同樂?深知是大牧人的愛,把一群羊招聚在祂愛裡,享受祂的愛和彼此相愛的美好。

離開印城後,輾轉得知當年公司經理琳達,曾經為我們夫妻爭取額外生活費,使我們能單獨租住一房一廳,以及單獨使用租車的優惠。大家清楚知道公司老闆是日本人,他對日本員工都非常苛刻,並不甘願多支付我們夫妻的優惠。

老闆本希望顧問團隊三人合租三房一廳,且三人共用一台車代步。然而,是誰會使非親非故的琳達,竟然不斷為我們向吝嗇老闆爭取權益?深信是好牧人,藉著琳達以恩惠和慈愛的賜福,使我們的生活和生命真實經歷祂豐盛的給予。

誰知明天將如何?但我經歷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寄自北美)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