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婦女遭家暴逼迫放棄信仰 對上帝的剛強與信心使哀哭變跳舞

(示意圖)


【特約編譯凃尚儀/報導】朱和前夫結婚超過30年,前夫總是拿起粗重的棍子家暴毆打她,要逼迫她放棄自己的信仰。

這位11個孩子的母親,指出她的脖子、頭部和手臂多處被毆傷的地方。朱回想起每一次凶暴的毆打,她還記得自己在痛苦中尖叫的樣子。

然而對於這位來自越南北端(靠近中國邊境)的秘密信徒來說,家暴可說是家常便飯,她年僅15歲就結婚,並長年忍受家暴。

由於日曬雨淋,朱的臉曬得黝黑,看起來特別蒼老憔悴。(圖/Open Doors USA)

由於日曬雨淋,朱的臉曬得黝黑,看起來特別蒼老憔悴。(圖/Open Doors USA)

因信仰迫害及家暴離家

朱後來得知她最年幼的幾個孩子,將由她的丈夫監護,並且她不被允許去見他們。朱有三個兒子和五個女兒,還有三個孩子已經過世。

在攝氏27到32度的熱帶高溫下,朱長年在農場工作,由於日曬雨淋,她的臉曬得黝黑,看起來特別蒼老憔悴。

朱是越南成千上萬的基督徒之一,他們受到共產主義國家間接而嚴重地迫害。

「這就是現今基督徒在越南所遭受的迫害。」基督教人道關懷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在越南的事工夥伴說。 「共產主義政府正在鎮壓城市中的教堂,要求他們登記註冊並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在由部落首領統治的農村地區,當局威脅要將允許基督教存在村落的首領降職或勒令退休。」

當地首領傳喚了朱的丈夫。 朱記得2020年二月7日那天,當丈夫開完會回家後,很生氣地拿起棍子對她一頓毒打。

朱的脖子、頭部和手臂多處被毆傷。(圖/Open Doors USA)

朱的脖子、頭部和手臂多處被毆傷。(圖/Open Doors USA)

因信耶穌不再拜邪靈

在信耶穌之前,朱拜邪靈和祖先。朱是苗族白苗部落人,苗族信奉泛靈論(相信物體和生物都有靈魂)。當地巫師要求她的家人以牲畜獻祭來保護鄉民。

她與耶穌同行的旅程,是在成年之後。當時有一位名叫奎強(Kua Qang)的牧師向朱及她的父母傳福音。牧師對我說:「如果妳跟隨基督,就不會再去拜邪靈。疾病將不再壓制妳。」

對於剛剛失去一個孩子而生病的朱來說,這起初的福音介紹,就是她信耶穌最需要的事。她是村里第一個成為基督徒的人。當她禱告,聽奎牧師講道,並成為教會的一分子,信仰根基就越來越深。

她也和丈夫分享福音。但是,他就像馬太福音十三章耶穌所教導,撒種比喻中,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的那種人。當部落領袖向他施壓,他就放棄信耶穌,並否認他的信仰。

跟隨耶穌 沒有回頭路

她說:「我拒絕否認自己的信仰,因為我不想被魔鬼誘惑。而且我也不想讓我的孩子那樣。」

逃離家鄉後,朱前往當局,向他們顯示她的傷勢並提出驗傷報告。但是,在等待很長的時間,沒有看到當局採取任何行動之後,朱與施暴的丈夫離婚了。

朱住在教堂當地的牧師院。為了安全起見,她必須住離過去和前夫生活所在地數哩之遙。因為離婚和信仰緣故,村莊的部落首領說,她必須離開部落。

「他們告訴我:『如果妳留在這裡,妳會被殺。』」她知道這威脅是真的。就在幾個月前,她的兩個成年兒子因為跟隨耶穌,房子遭到毀壞。

「如果我回到像往常一樣的生活,他們會接納我回到村莊。但因為我已經跟隨基督,所以沒有回頭路可走。」

「我相信,當我們相信基督,且願意為上帝而捨棄一切,那我們就真的是上帝的孩子了。」

她提供了自己第一手學到的真理:「我鼓勵婦女們,無論如何都要繼續依靠上帝,並保持信仰。」

身為文盲 從廣播聽上帝的道

朱每天醒來就讚美上帝。她說,自己是文盲,無法閱讀聖經,但是她從廣播中聽上帝的道。她說她想為耶穌堅強。她也請求他人為她代禱,讓她的迫害者──前夫、親戚,和部落首領都認識她的耶穌。

訪談中不斷啜泣的她,請求代禱有一天,能擁有一個夢想的家,她的孩子們圍繞著她。

朱現在有三個孩子與她一起同住在牧師院裡。而她夢想擁有一個家,可能很快就會實現。奎牧師已請求他的教會成員,幫助朱蓋房子,或是購地。

現在,正如詩篇作者所說,上帝已將她的哀哭變成跳舞。

這位母親在得知全世界各地,有不少基督徒為她代禱時,非常感動。她並感謝大家在經濟與食物上的救助。

在她的悲傷中,也充滿盼望。即使在她的村落中缺席,她的救主卻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且在她的痛苦中,現在有了更多信任。

「無論我將要面對的困難是什麼,我都知道我去世後,我會與耶穌同在。」

(資料來源:Open Doors USA)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