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祢使我作和平之子

Supportive Teacher


◎陳維如(改革宗長老教會新竹教會會友)

「我的孩子被老師霸凌了!」

「×××針對我,帶動其他同學排擠我。」

「分組的時候,沒有人跟我一組,老師就把我們這幾個沒人選的湊成一組,可是我不想要!」

開學過後  霸凌衝突浮現
開學後大約過了一個多月的蜜月期,陸續出現新的輔導個案,而這些個案卻不約而同有些相似之處:「老師,我被針對了」、「老師,我被排擠了」,甚至是「老師,我被霸凌了!」

如果是學生主動到輔導處提出,都算是輕微好處理的個案,一旦牽涉到家長介入、提告,所有再怎麼單純的衝突事件,都會立刻攀升為複雜、對立、難分難解的局面。

衝突的雙方,無論是學生與學生、導師與學生,或家長與導師之間,多半都已歷經一段僵持不下的時期;而協助調解的行政人員,面對來來往往的唇槍舌戰,愈是企圖理出頭緒,證明孰是孰非,愈是吃力不討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戲碼,已然是每學期屢見不鮮的劇情。

新愁舊恨  孰是孰非理不清
還有一年前看似落幕的衝突,沒想到一年之後,新的班級、新的學生與家長,卻因為有上一屆班級學生的鄰居、家長的私交,沒多久這個新的班級,即刻上演「新愁舊恨」全攪在一起的劇中劇。

校方深怕該名導師是否有輕生念頭,家長則擔心孩子在班上遭受不當管教對待。於是,我作為「專輔老師」被指派前往關切並協助處理。基於同事的情誼,以及為了維護學生的心理感受,我便試著投入、了解、行動與反思。

我也曾因為處理類似事件,被主管提醒:「不要被家長利用、煽動。」而這次,則是被這名我所關懷的同事提出,我所協助的部份,他都已經執行過(言下之意是不需要我多此一舉,應識相離開才是)。

當被告知的剎那,我的心中升起不舒服的感覺,覺得自己付出莫大心血,竟被主管和同事「優先質疑」!一股難以吞嚥的氣悶在心中,一時之間無法平復;我又不能假裝沒事,於是只好勉強自己,暫時離開辦公室,到校園裡走一走,深呼吸。

我試著向上帝禱告,藉以紓緩身心,並求上帝幫助我如何重新思考,好面對眼前的局勢:「我是否真如我的主管、同事所說的樣子?我的立場、執行策略需要調整嗎?究竟要如何取決行事的分寸?…」

輔導協調的智慧從何而來?
經過多年、多次的歷練,我愈來愈體會到,唯獨倚靠上帝的話語(策略),才能朝向實踐上帝真正的心意─那就是「和睦之道」!

有好多次,上帝用祂的話明確告訴我,祂要我如何處理?以及祂希望我秉持的態度、立場、價值觀為何?

有時,上帝要我勇敢說出溫暖人心的話;有時,上帝要我靜默不語,只管順服權柄,觀看上帝的作為;有時,上帝要我經歷,祂是我的高台、我的避難所,祂向我顯明事情的關鍵所在,使我想出來的策略,能立時化解當事人之間的心結。

體會到上帝的話語大有能力,近幾年來我效法慕約翰牧師的教導:大量讀聖經。經過一年一年的學習,自去年開始,我嘗試每天必讀:「詩篇、箴言、新約、舊約」各一章,維持讀經亮光的平衡。

讀詩篇能讓我每天操練對上帝表達讚美與感恩;讀箴言,使我在每日行事為人都有從上帝而來的真智慧,引導我遵行真理不偏離;讀舊約,讓我從以色列選民的故事作為今日的借鏡;讀新約,彷彿使我天天跟著耶穌的腳蹤行。

執行地上和好的職份
日復一日,我的心愈來愈有確據,屬於我「專輔教師」重要的任務是:執行「地上和好的職份」。感謝上帝,不僅使我成為祂的女兒,更加添我行善的力量,使我有能力以祂的信實為糧,又以祂為樂,祂就將我心裡所求的「和睦之道」賜給我。

輔導理論學到的「傾聽、同理」是最好的助人策略,但無論是同事或家長,我卻不能期待他們,也和我一樣如此行。

因此許多時候,我都必須先學會,把看似孤獨的自己,交託在上帝手中,讓上帝在我的心上揉一揉、倒一倒,在我的耳邊微聲低語,在我的身體裡啟動出去走走、看看、動動、想想的模式,徹底「將我轉化一番」;又好像把我放在洗衣機裡,執行去汙、淨化、撲上新意、香味,好讓我用新的眼光和思維重新聚焦,面對一切人與事。

因此我深知,是真理成為我得勝的武器,得勝與否在乎上帝,不在乎我。沒有上帝成為我心中的元帥,我無法僅憑理論知識突破重圍。謝謝上帝施恩憐憫,垂聽我的呼求禱告,使我們得以在真理的光中行走,超越行政、超越輔導、超越人的盤算,讓上帝來治理這地。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