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難民的泰國學校》試煉中的流浪牧師

拜訪John一家(作者提供)


◎夏念雲(聖潔會航空城教會會友)

這次長達三週的短宣有三個目標,首先,到Ayutthaya(大城府)的大學分享福音,再來是早上到曼谷當地教會附設幼稚園教主日學,下午到鄰近的貧民窟為未信者禱告。最後一個,也是我最重視的是探訪生活在曼谷的巴基斯坦基督徒。

這是到泰國短宣的第十七日,線人Pupa為了我們約好了一戶巴基斯坦人家,車程長達一個半小時。一下車,看見眼前一棟五彩繽紛的公寓,與暗自惻想貧苦的畫面有些衝突。Pupa熟稔地按下電梯樓層,說,這裡就是他們住的社區了。

然而電梯門一開,心中的懷疑被解除了。面前的場景卻像一場默片,昏暗的白燈打在白牆上,延伸至走廊底端幾扇鐵門,演活了印象裡沉默嚴肅的背景。

走進房間,印入眼簾的先是紊亂的衣服,幾疊小衣櫃塞不下的衣服堆疊在房間內的各個角落,陽台前的曬衣架上,床邊,和入口處旁的箱子上。

正當我想尋找一張可以坐下的椅子時,陽台走出一位女人,她是這戶家庭的女主人,John的妻子可能是因為不擅說英文,她比手畫腳地指示我們坐在床上後,便又回到充當廚房的陽台煮飯,過了一會,外出的主人John回來了。

因信仰飽受歧視  牧師舉家流浪泰國
John熱情地和我們四人擁抱打招呼。他年紀約為五十,來泰國已逾六年,現在與妻子並兩個兒子住在曼谷郊區一處五坪大的公寓,一間廁所、陽台、一張大床是他們的生活空間。床上躺著的不只是一家四口,有對於生活不確定性必然的不安,有對未來的夢想,也有即使面對現況仍不改變其對於信仰的堅持。

John的兩個兒子,年長的廿歲,數年前在巴基斯坦被外人毆打致腦損傷,現在仍有語言障礙,二兒子現年十六;兩位都因為逃難至泰國而中斷學習。

John的信仰是他們家的傳家寶,自曾曾祖父那輩就篤信基督了,在從小的耳濡目染下,長大後的John成為了牧者,他講福音、講愛心,他盡了他所能做到的義,卻無法翻轉在祖國飽受歧視與不平等待遇的狀況。憑著人多,巴基斯坦的穆斯林信徒在無論是工作、是居住,甚至是政策各個方面都占盡優勢。於2014年,為了家人和信仰自由,John說甚麼也要拿著旅遊簽證舉家從遙遠的巴基斯坦逃至泰國。

短宣隊聽得入神的時候,John的妻子,將幾罐飲料、冰塊、和熱騰騰的Roti羅提並配菜用的咖哩、生菜送上來,大家邊吃邊聊。(作者提供)

短宣隊聽得入神的時候,John的妻子,將幾罐飲料、冰塊、和熱騰騰的Roti羅提並配菜用的咖哩、生菜送上來,大家邊吃邊聊。(作者提供)

來到泰國,意味著失去工作與所有親朋好友的聯繫,然而,不像出外遊子能在思鄉時回家,他深知這將會是一條只准向前不許回頭的路,他回想當時茫然地來到泰國,接受這來自上帝的安排、試煉。

沒有工作,卻有連同自己四張嘴要養,這樣貧苦的生活已經超出他所預期的。他說,他仍時常會有傷心難過的時候,他會好奇,這位全知全能且將他帶來泰國的上帝,為何將他放在這樣的處境當中。

一條只准向前不許回頭的路
然而,在每每對於信仰有所懷疑,對所信埋怨,他又會很快地振作起來,照常為了日用的飲食禱告,為了能夠自由信仰而感謝禱告神的恩典。縱使旁人覺得他們的生活景況未免太糟糕。然而John說,雖然會有埋怨會有懷疑,最後,我仍然有盼望。

他也提到兩個未能繼續接受教育的孩子,他們平時不能做甚麼,幾乎只能在這個房間內活動,活動範圍最多也只能到這個社區附近的區塊。

我問道,如果以後有機會被第三國家以難民的身分接納的話,會希望做哪些事? 經過熟慮後John回答道,首先,他希望他的孩子能夠回去學校接受教育。許是因著心中的歉疚感,John把移民從孩子身上剝奪的教育權視為當務之急,接著他說,然後就是好好地在那裏生活。

拜訪完這戶家庭後,我想到亞伯拉罕、約伯各自的經歷,與John的生活經驗十分相似,一是從本族本地出走至預定地,一是在一無所有的景況心存盼望;儘管前方尚未明朗,而信仰的道路時陰時晴,仍然要將神所指派的任務,執行完成。

真正的愛上帝與否,對於擁有許多自由選擇、生活相對寬裕的華人基督徒,有時不容易看得出來。時常我們所有的信心,都是因著天氣明朗而發的。是否我們該效法在這世界各個角落當中,為基督忍受苦難仍堅心跟隨主的基督徒呢?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