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索非亞大教堂迎86年來首批穆斯林朝拜者 東正教世界領袖宣布為「哀悼日」

牆壁上畫有耶穌、馬利亞和其他基督教人物的鑲嵌畫則被蓋上了簾子。千名穆斯林在此祈禱。(圖/YT@France24影片截圖)


【編譯余友梅/報導】七月24日,聖索非亞大教堂(Hagia Sophia)在改為清真寺(Hagia Sophia Mosque)後,舉辦首場主麻日(週五)禮拜。宣禮的響聲呼喚著穆斯林到此叩拜真主,而這個日子其實具有象徵性的意義。

1923年這一天,土耳其與協約國簽訂《洛桑條約》,正式結束鄂圖曼帝國。86年後的這一天,成千上萬的穆斯林湧向阿亞索菲亞清真寺,參加首個主麻日禮拜。其中還有一些人高舉帝國旗幟。隨處可見鄂圖曼頭飾。現代土耳其國父凱末爾(Kemal Ataturk)建設一個世俗國家的理想,在今天破滅。而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則是終於實現了他伊斯蘭青年時期的夢想。

整個東正教世界的宗教領袖宣布,聖索菲亞大教堂重返清真寺這天是「哀悼日」。《歐洲新聞》(Euronews)則報導,150多名憤怒的希臘人一臉悲憤地高舉標語抗議,上面寫著「拒絕新鄂圖曼帝國主義」、「君士坦丁堡再度淪陷在土耳其人手中」等語。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於七月12日曾說:「我一想到聖索菲亞大教堂就悲痛萬分。」世界教會理事會警告說:「這一決定將播散分歧。」天主教《亞洲新聞》(Asia News.it)也報導,聖索菲亞的「皈依」,導致穆斯林世界分裂。卡塔爾、利比亞和伊朗向艾爾段總統表示祝賀;而阿聯酋、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則指責艾爾段總統,利用伊斯蘭教來恢復該國公民的支持率。 耶穌和馬利亞畫像被白布遮住 儀式從戴著口罩的艾爾段誦念古蘭經的兩段經文開始;分別摘自古蘭經開端章和黃牛章。《亞洲新聞》報導,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的舊名)的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當時似乎也選了這兩段經文。土耳其宗教事務局局長阿里.埃爾斯(Ali Erbas)接著主持了聚禮,埃爾巴斯祈禱,穆斯林再也不會被否認在這座國際聞名的6世紀建築的禮拜權。

祈禱從戴著口罩的艾爾段誦念古蘭經開始。(圖/YT@France24影片截圖)

祈禱從戴著口罩的艾爾段誦念古蘭經開始。(圖/[email protected]影片截圖)

寺內地面新鋪上藍色地毯,新近安裝的白色布幔遮住耶穌與馬利亞和其他基督教人物的畫像。寺方說,會在穆斯林祈禱時,遮蓋它們,其餘時間仍會公開展示。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yasofya Kedisi Gli(@hagiasophiacat)分享的貼文 張貼

網紅貓繼續留任

而關於教堂著名的15歲網美貓格莉(Gli)的發落,土耳其總統府發言人卡林(Ibrahim Kalin)表示,會讓牠「繼續待在原地。新鋪好的祈禱地毯,牠也是第一個使用者。」發言人並保證,所有流浪貓都可續住聖索菲亞。

大批信眾從土耳其各地蜂擁而至,要親眼目睹大教堂改為清真寺這歷史性的一刻。艾爾段總統說,共有多達35萬人參加這場聚禮。他還說,這是在糾正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博物館的錯誤。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yasofya Kedisi Gli(@hagiasophiacat)分享的貼文 張貼

希臘東正教徒守夜哀悼

希臘、美國和其他各地的基督教教會的領導人感到悲傷。在鄰國希臘,全國數百座教堂鐘聲響起,枙桿上飄揚著降半旗的旗幟,以抗議土耳其的舉措。希臘東正教領袖耶羅尼米斯大主教(Archbishiop Ieronymos)當天晚間在雅典大教堂(Athens Cathedral)舉行了特殊的儀式。雅典和希臘第二大城塞薩洛尼基(Thessaloniki)的教堂,也組織了守夜活動。

七月24日正好是希臘慶祝從軍政府回歸民主的46周年紀念日。但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卻憂傷地表示:「普世價值觀已受到損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需要受到舉世的譴責。」

數百人參加了雅典的兩次和平抗議。而在另一大城塞薩洛尼基的活動結束後,數十人試圖抗議遊行到土耳其領事館,但警方阻止人群進入館內。他們燒毀了兩面土耳其國旗。

希臘民眾到土耳其使館外抗議

希臘總統薩克拉羅波洛(Katerina Sakellaropoulou)說,這次改制「不僅侮辱東正教徒,而且侮辱所有基督徒,也侮辱所有文明人。」

(圖/YT@France24影片截圖)

(圖/[email protected]影片截圖)

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阿克索伊(Hami Aksoy)聞訊後發表聲明說,希臘的反應,再次透露希臘對伊斯蘭和土耳其懷有敵意。他並強烈譴責希臘焚燒土耳其國旗的舉措;並指稱是希臘政府和國會發布具有敵意的聲明,因此激怒了民眾。

阿克索伊形容:「被慣壞的歐洲小孩,無法接受聖索菲亞重新作為禮拜場所,正再度出現幻覺。」

其他穆斯林世界表達關懷

至於其他穆斯林世界的反應,據《梵蒂岡新聞》報導,有的對基督徒表達關懷。人類兄弟情誼高層委員會(HCHF)致函世界基督教協會(WCC)表示:「我們承認聖索菲亞大教堂對於全人類的文化和精神價值,因此我們支持你們為避免分裂和推動各宗教彼此了解而發出的呼籲。」信函由該組織秘書長薩拉姆(Mohamad Abdel Salam)和阿茲哈爾大伊瑪目(Ahmad al Tayeb)塔伊布簽名。

信中表明,禮拜場所必須向眾人傳遞「和平與愛的訊息」,而不是用來「助長分離和歧視」,因為「此時世界實在需要回應各宗教的呼喚,力求實現團結互助及鞏固人類共存和兄弟情誼的價值」。在這層意義上,需要「避免任何能危害跨宗教對話、跨文化交流的舉動,不在不同宗教信徒之間製造緊張和敵對關係」。

此外,日內瓦穆斯林基金會(Muslim Foundation de l’Entre-Connaissance)主任、跨宗教平台副主席德奧阿迪里(Hafid Ouardiri)也致函世界基督教協會臨時秘書長索卡(Ioan Sauca)牧師,表示完全支持他於七月11日寫給艾爾段總統的信函。德奧阿迪里寫道:「我與世界上的其他穆斯林一起祈禱,祈願聖索菲亞大教堂保留自1934年以來的狀況。它對全人類是相識、光明、智慧及和平的交匯處。」索卡秘書長對這些團結互助的精神表示感激,同時也感到出乎意料。

(圖/YT@France24影片截圖)

教堂外參加首次主麻日禮拜的穆斯林。(圖/[email protected]影片截圖)

恐加深土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孤立

《歐洲新聞》(Euro News)報導,聖索菲亞大教堂被作為清真寺重新開放,有可能在土耳其對敘利亞和伊拉克進行軍事干預,以及地中海東部的油氣權國際爭端之後,加深土耳其在世界舞台上的孤立。

而這項改變符合艾爾段野心勃勃的雄心壯志,旨在提高伊斯蘭教在土耳其的知名度,並使該國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國。

美國華盛頓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的土耳其分析師索納.卡加帕特(Soner Cagaptay)說:「這使他能夠將論述從經濟轉向文化戰爭,過去他通過右翼陣營動員,已有這方面的戰績。」

卡加帕特補充說,艾爾段可能還會繼續在他出生和擔任市長的城市──伊斯坦堡,留下「永久的印記」。

聖索菲亞大教堂歷史變革:(維基百科)

東正教教堂(537–1204)

羅馬天主教教堂(1204–1261)

東正教教堂(1261–1453)

帝國清真寺(1453–1931)

土耳其博物館(1935-2020)

土耳其清真寺(2020年-至今)

(資料來源:EuroNews, Vatican News, Asia News.it)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