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恩專欄】瘟疫蔓延下,被遺忘的哭泣

4243_瘟疫蔓延下_遺忘的哭泣


◎ 劉銘恩醫師(新竹馬偕醫院心臟內科)

難得的周末空檔,我正拿著電視遙控器搜尋著疫情的相關報導。我的妻子看我難得有空,推薦我收看一部長片: “義務警員”(Vigilante)。因為她知道我願意花點時間,關注人心底隱藏的幽暗面,而這部電影,的確拍得與通俗的女性復仇片,有著顯然不同的視野。

劇情描述主角Olivia Wilde 飾演的這位家暴受害者, 在一次又一次的成長團體的諮商與討論之後,從自己與同是家暴受害者的伙伴 所 經歷的痛苦中,決定咬緊牙關,蛻變 成為一位復仇天使 。 影片的開始是一個降雪的冬日,女主角正在進行拳擊訓練,鏡頭直視她眼神的悲淒與惶恐,以及她透過揮拳表達的憤怒。揮拳 除了幫助她撫平傷口,更能透過替其他受害的弱者教訓施暴者,來追求現實體制下無法對暴力產生制裁,以及對弱者帶來保護的公平正義。

本片不是在探討,這種私刑正義在道德與法律層面到底站不站得住腳 (因為這絕不是法律所允許),也不是想美化復仇者的合理性(傷害人絕不是道德上可默許的底線),更不是企圖塑造復仇者的英勇與神奇蛻變(這是科幻片的手法)。透過一個個近距離的鏡頭,我們有機會成為站在那位家暴受害者的身旁,感受她被暴力毆打的痛楚,體恤她目睹丈夫凌虐自己孩子的撕裂,經歷她在躲藏遮掩時的戰兢與發抖,以及當她轉化傷痛為力量,想要為其他受害者伸張正義時的掙扎與喘息。

每一個細膩又傷感的鏡頭,都在不斷質問我們:
對於這個世界躲藏在黑暗裡哭泣,被遺忘的受害者,我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對疫情視若無睹令人擔憂

影片結束,轉台到新聞頻道,這幾天令人顫慄的消息是: 全球每天都增加2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每天20 萬人! 但更讓人感受到炎夏中的不寒而慄,應該是大家對疫情的視若無睹。

國外疫情重災區的政客因為只顧選票而視若無睹,只想藉機得利的領導人也只會說風涼話,理應是最有權威帶領世界抵擋疫情的衛生組織,只是無能為力的發表聲明虛應故事。而享受在「嘉玲歡樂派」裡的台灣民眾,早已想著怎麼花費三倍券最划算而錙銖必較,當然也忙著進行解封後的小確幸旅遊規劃: 不能搭國際線班機就改搭國內線班機,沒有義大利還好還有義大世界,去不了琉球就改去小琉球,無法到日本就只好去知本。彷彿,這就是世界的全部。

的確,我們覺得自己快要悶壞了。我們需要讓心中的壓力宣洩一下。但是,就像影片裡那種充滿憂傷的運鏡,提醒我們必須觀看: 這個世界仍然每天有許多人,把無處可釋放的壓力宣洩在自己家人身上,而宣洩的方式讓人難以置信的可怕。

疫情的蔓延,讓許多人不得不有更多時間被迫留在家裡,其中許多人是在面臨失業壓力,經濟困境,對疾病的恐懼,以及鬱鬱不得志的苦悶中,一下子無法適應,每天竟然有如此冗長時間需要面對家人大大小小的需要。於是,那些看起來雞毛蒜皮的小事,一個哭聲,一個小小的請求,竟然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成為引發家庭暴力的火苗。

疫情造成家暴事件的暴增

七月二日法新社報導,英國倫敦一間大型兒童醫院,在新冠肺炎疫情實施封鎖措施期間,記錄到的兒虐案件是往年的15 倍。我特別去把這篇刊登在「兒童疾病檔案」(Archives of Disease inChildhood)醫學期刊這篇文章找出來閱讀:倫敦大學學院醫學院(UCL Medical School)醫學生席普拉(Jai Sidpra)和大奧蒙德街兒童醫院(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for Children)4名醫師發現,在三月23日到四月23日封鎖措施高峰期間,有10名年齡從2週到13個月不等的嬰幼兒被診斷出「虐待性頭部創傷」。症狀包括: 眼睛出血、瘀青、頭皮腫脹,X 光或電腦斷層掃描顯示腦出血、內出血以及頭骨骨折。這間醫院在2017至2019年,每年同期平均僅記錄到0.67起這樣的案例。

這是該國的特例嗎?顯然不是! 大陸武漢封城至今,民間團體《受暴婦女兒童幫助熱線》一共接到來自北京、廣東、湖北、甘肅等十五個省市四十餘起諮詢,其中86%涉及家庭暴力,比往年同期增長了21%。

而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在疫情蔓延之前,家暴的受害者,只有少於40%的比例會勇敢尋求協助或通報相關單位。疫情封鎖措施至今,家庭暴力的通報案件,在新加坡較過去同期增加了33%,法國增加了30%,阿根廷增加了25%。專家推斷,疫情造成家暴事件的增加,可能原因包括了:
(1) 對於安全,健康與金錢的焦慮 (壓力無出口)
(2) 侷促居家生活狀況 (近距離衝突)
(3) 與施暴者一起被隔離 (長時間相處)
(4) 活動範圍受限制 (隱私受干擾)
(5) 公共空間關閉 (社交受影響)

而自詡疫情控制妥當的台灣呢? 新北市一至三月受理家暴通報案件,較去年同期增加10%,單看三月通報案件,相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29.2%;台北市第一季較去年同期增加4.3%。不要忘記,受害者有許多是隱匿不敢或不想通報,所以被遺忘的哭泣者,應該遠遠高於這些數字!我也得慚愧的承認,我其實很少為這些人的需要禱告,除非,我有機會真實的與受害者無助的眼神有所交會。

一位老婆婆的家暴事件提醒

那天在醫院,上帝給了我一個機會,去體恤他們的痛苦。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在坐輪椅準備搭電梯時叫了我的名字。我看到她臉上不再是每次來看診時的和藹面容,取而代之的是右側臉頰大範圍瘀青,右眼眶環繞類似熊貓眼的一圈皮下出血,我想起她是長期因心律不整服用抗凝血劑的病人,這種外傷讓我深深擔心她是否會有顱內出血的危險。我看到她的右手臂也打了石膏固定,而她的神情讓我想起“義務警員”影片主角的眼神: 一種難以言喻的憤怒交雜著深刻的無助與恐懼!推她輪椅的朋友把我拉到一旁,用近乎是哭泣的聲音微聲告訴我:“她被她酗酒的兒子從樓梯推下,從二樓滾到一樓…!”

那幾天,我除了協助關注她的傷勢及後續照顧的需求,也確認了她是否有申請相關的保護措施,免得繼續受害…。這些日子,我常常閉起眼睛,腦海中就浮現她那瘀青的黑眼圈。
悲劇其實就可能在你我的鄰舍。根據衛福部統計處的資料 ,2019年,全台通報了16,0944件家庭暴力事件。如果以同年台灣的家庭戶數大約有880萬戶,扣掉約占1/3的一人戶 (約290萬戶,一人戶意謂家中只有自己一人,不會有家庭暴力),也就是說,有家人同住的家庭,約每38個家庭就會有一戶通報家庭暴力!這比例遠遠超過你想像的驚人!而這個情形可能隨著疫情的封鎖而變得更加嚴峻!

如果你問我,了解這些要做什麼?我們又能做什麼?我想起了新約聖經裡的那段著名的「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路加福音10:25-37):一個猶太人被強盜打劫,受了重傷。躺在路邊。有祭司和利未人路過,但不聞不問。惟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路過,不顧原本種族的對立與隔閡,就動了慈心照應他,為他清洗與纏裹傷口。在需要離開時,自己支付費用把傷者送進旅店接受照料。

這個故事可以有許多從上帝賞賜救恩的角度來深思的觀點,但我此刻的感動是:也許我們可以學習這位看似不起眼的撒瑪利亞人,為許多被原本應該是愛他的家人所深深傷害的受虐者伸出援手,成為他們的鄰舍。

效法好撒瑪利亞人的步驟

ㄉ我們可以效法這位好撒瑪利亞人的幾個簡單步驟:
(1)看見,就動了慈心(路10:33) (用敏銳的觀察,發掘事實真相)就像撒瑪利亞人願意在匆忙的行路中停下腳步,投注眼光在原本和他毫無相關的人身上,我們需要敏銳的察覺周圍親友及求助者所發出的警訊。如果你是醫療工作者,警務人員,社工師,教牧關顧者,諮商師,教師,保育人員,更需要警覺身旁的求助或是身體受傷者,可能就是家暴的受害者,因為有九成以上的家暴事件是以上這些人士警覺而通報的!

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理解家暴的定義,不是只有身體上的傷害 (指肢體虐待、遺棄、押賣、強迫、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職業傷害或行為、濫用親權、利用或對兒童少年犯罪、傷害妨害自由、性侵害、違反性自主權,以及虐待的動作等),也包括精神上的侵害,例如:
※言詞攻擊:用言詞、語調予以脅迫、恐嚇,以企圖控制被害人。像謾罵、吼叫、侮辱、諷刺、恫嚇、威脅傷害被害人或其親人、揚言使用暴力等。
※心理或情緒虐待:如竊聽、跟蹤、監視、冷漠、鄙視、羞辱、不實指控、破壞物品、試圖操縱被害人等,足以使對方畏懼或心生痛苦的各種舉動,以及不當的過度關愛。
※性騷擾:強迫性幻想或特別的性活動、逼迫觀看性活動、展示色情影片或圖片等。
※經濟控制:不給生活費、過度控制家庭財務、強迫擔任保證人、強迫借貸等行為。
只有充滿慈心的關注,傾聽與理解,才有可能幫助受害者勇敢說出真相。

(2)包裹傷處 (路10:34上) (用同理的接納,鼓勵接受幫助)身體的傷害需要的是醫療專業人員的處理,心理的創傷需要心理師或教牧人員的諮商與輔導,但是受創者更需要的是願意陪伴他的人,願意站在他的觀點為他發聲的人,願意像撒瑪利亞人一樣花時間陪受傷者一一檢視傷口,接納也包裹傷口的人。每一個傷口都需要反覆的被打開,清理與重新包紮才有可能痊癒,那可能是幾十次幾百次的療傷過程,這需要願意以朋友陪伴他的人!

(3)扶持,帶到旅店照顧 (路10:34下) (尋找合適處所,轉介後續照顧)受暴者需要一個可以不再受到威脅的休養之處,除了通報每個縣市都有24 小時服務的家庭暴力防治中心,被害人得向法院聲請通常保護令、暫時保護令。這位撒瑪利亞人盡力提供他能力所及的協助(包括金錢,與對協助照顧者的請託),也提出持續關注受害者的意願與實際行動。

新冠疫情黑暗中的一線微光

或許最清楚聖經這段比喻的各地教會,需要深思我們能為受害者提供什麼樣的服事?新冠疫情,提供了一個家庭暴力更容易發生的溫床。我們除了需要打開我們更敏銳的視角,關注我們身旁親友的家庭,所遭受到的衝擊,或許這也是一個契機,一個讓教會向世界展示基督憐憫之愛的機會。

別忘了,好撒瑪利亞人比喻的結尾,是講故事的耶穌,對全世界人類的深刻提問:「誰是那位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只有真正體會到自己的生命,其實就是那個被世界,被罪惡,被貪婪,甚至是被所信任的人傷害到無法前行,也因此深刻經歷過被不可思議的愛救援,接納,纏裹,攙扶與醫治的人,才會真實明白,誰是幫助我們重新站起來的好鄰舍。

只有經歷過這個「神救援」歷程的人,才會有能力去成為祝福別人的好鄰舍。
人若經歷愛也擁有愛,便會知道誰是他的鄰舍,便會成為有需要者的好鄰舍。

發現愛。這或許是新冠疫情黑暗中的一線微光,照亮你從未關注的黑暗角落,發現你可以擁有好鄰舍這個新身分的機會。你可別錯過了。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