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黃粱夢醒

Tangshan - May 26, 2018: tai chi performance, to the south of th


◎張金輝(木柵靈糧堂會友)

我出生於高雄左營舊城龜山旁的眷村,家族堅信傳統民間信仰,自幼潛移默化,跟隨父母篤信不移。我的成長環境蓮池潭周圍,也是一個廟宇活動、老兵休閒、茶室歡唱、攤販雜耍、賭博偷竊等龍蛇混雜的地方,我也可說是匯集眷村小孩各種劣行於一身的人。

讀書期間,書包總是只裝著滿滿的武俠小說和一隻扁鑽,小學六年級開始就看得懂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並且羨慕武俠世界中的江湖放蕩與功夫,隨時跟著朋友結夥打殺、打抱不平。日夜幻想總有一天名揚江湖能成為出人頭地的武林大俠。

我卻忘記自己仍是學生,所以初中期間,別人讀三年而我讀了五年,訓導主任或教官天天輪流陪著我回家,唯恐我在放學途中,又去跟別校的同學幹架。進了高中,讀到沒有學校可唸了,最後走投無路,只有轉換成去讀五專。讀五專期間,我的「武俠黃梁夢」終於夢醒,體會到被環境無情拋棄的痛苦,開始認真讀書。雖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但是年少時期的晃蕩,浪費了多少青春歲月,每當我覺醒後想要彌補,無數的悔恨就排山倒海而來。

追回失落歲月 北上遇見美嬌娘
自己知道,唯有獨自踉蹌狼狽地力爭上游才有出路,於是在十年間,默默完成了工專學業、兵役、工作等生活的基礎條件。民國六十五年聽聞「國立台灣工業技術學院」成立招生,於是隻身北上踏進了「台北」。茫茫人海抱持著戒慎恐懼的心,單純期望繼續銜接未完的學業。又怎會想到,當時距離神為我預備的妻子,又近了一步呢?

四、五十年前,我和未來的妻子,從居住地來看絕對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線,從信仰來說也更是沒有交會點,又有誰能知道,生命的踉蹌晃蕩的過程中,會在何時何地,與另外二分之一生命伴侶相遇呢?

台北讀書期間發生一件童話般的故事,讓我奇妙的認識一位女孩,而且我和她結婚了。然而在婚後數年,我們在生活思維有極大的差異,彼此常常在爭執中互相攻擊,自己仗著力大臂粗拳打腳踢。年輕氣盛的我,曾為阻止妻子參加學校活動演出,甚至強行剪掉她心愛的長髮、撕毀她的禮服,各種不理性的行為不勝枚舉。我們信仰更是南轅北轍,但溫文弱小的妻子卻始終忍氣吞聲,而我卻也忍心不斷地拳腳相向。

生活雖然存在百般差異,但我們仍有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妻子柔弱的身軀卻也充滿俠義心。我們都是武俠迷,欽佩行俠仗義的英雄好漢,這唯一的嗜好讓我們有了共同的焦點。

夫妻尋訪名師  妻子進步神速
有一天,我決定做一件偉大的事,就是要帶著妻子尋訪名師練功夫。首先我們跟師父鍛鍊少林功夫,當時也有許多同門師兄一起苦練絕技,正所謂「內練精氣神,外練銅皮鐵骨」,不停地學習,除了可以體會出「精氣神變好」的效果,也感覺渾身充滿內勁,如同刀槍不入的感覺。

兩年後,我們認為練「外功」必須配合「內功真氣」,於是夫妻另外參加專門「氣功修練」的宗派,這個宗派非常有名,有很多的師兄姊(武林高手)。當時非常高興,因為我常夢想可以練成真功夫,於是認真開始練氣功;可是我卻因為心境緣故無法專一,始終無法練氣上身,打通經脈。我卻看見妻子進步神速,超越許多師兄,讓我與有榮焉,師傅也在公開場合宣稱她為得意弟子。當時處處都顯得如此驕傲與美好。

但是數年後我逐漸發現,妻子練功後的狀況不對了。她開始晚上不睡覺,情緒錯亂、神經敏感,無法正常上班,甚至無法懷孕,也開始與我咆哮爭吵。讓我們夫妻關係再次蒙上陰影,並帶來壓力及重複的家庭暴力。當時,師傅及同門師兄都無法解決,連專科醫生也無法解決這件事。數年期間,這些狀況日復一日愈演愈烈,似乎是永無休止的惡性循環,使雙方都瀕臨崩潰邊緣。

崩潰邊緣  轉身尋求真解藥
突然有一天晚上,自己感覺有一道靈光進入我的思維,難以相信我竟然脫口講出如此有智慧的話。我心平氣和的告訴妻子:「你以前是基督徒啊!要不,你回以前的教會,看看是否有解藥?」

沒想到妻子去了教會之後,當晚就能呼呼大睡,讓我驚奇萬分,而家庭也平靜了一個多月。當時雖然很感激教會幫助了我的家庭,也聽說教會在某天要舉辦一個佈道會,我卻仍然不屑一顧。

但到了佈道會當天,我卻莫名甘願放下身段,主動詢問妻子要不要去教會?於是我就參加了生平第一次的佈道會,卻沒想到,第一次參加就讓我耳際從頭到尾彷彿都在打雷,轟隆轟隆快要被震聾了,聽著聽著,後來幾乎聽不到台上的聲音,卻又被上帝感動的嚎啕大哭。

有人過來跟我說話,我根本聽不到,滿耳的雷聲不停的爆炸,在這兩個小時只會不停的嚎啕大哭,眼淚鼻涕如瀑布而下。當時雖覺非常丟臉,卻也無法停止,於是只有心甘情願接受耶穌,重生成為基督徒了。

妻子的故事請見:俠女拜師 終尋真平安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