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首獎】蒙恩的奴隸(下)

主後1000年左右所繪、阿尼西母之死。來源:《巴西略二世東方教會禮儀書》( Menologion of Basil II)。


◎金雅歌(美國)

阿尼西母如同失了魂魄一般,踉踉蹌蹌地向自己的臥房處走去。他如同散了架一般,雙腿軟綿綿的,走出的每一步都彷彿會摔倒。

我的主耶穌啊,我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本以為我是來為你作見證的,可我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我就好像一個笑話——一個逃跑的奴隸,究竟能在曾經的主人家裡做什麼見證啊!我現在只是成為了其他人眼中逃跑的渠道啊!

阿尼西母一個趔趄,跪倒在了地上。

接納與破壞在一念之間
月色安靜地傾斜在阿尼西母的身上。在這片寂靜之中,他忽然聽到遠處好像有人在爭吵。他靜靜地聽了一會兒,忽然發現那是關於他的爭吵。好奇心驅使著他悄悄靠近遠處的人影,在可以聽清他們爭吵內容但又不會被輕易發現的樹叢後躲了下來。他又仔細聽了聽,發現正是腓利門和亞基布。

「父親,阿尼西母的事情應該被了結了。我也知道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畢竟是保羅先生親筆寫下的信件,為他求情。但是,父親,也請您不要忘了,對他的寬恕只會使其他奴隸造反!」

腓利門長嘆一口氣,「我知道。」

「父親,您一定也聽說了,現在正有幾個奴隸正想辦法逃跑!這全是因為阿尼西母安然無恙的歸回!」

「我知道。」

「況且,難道之後對於所有的奴隸,只要他們稱自己跟隨了基督,就可以隨隨便便獲得自由身了嗎?或許一個可以,那如果五十個?甚至一百個呢?這只會造成秩序的混亂!」

「我兒,」腓利門聽起來疲倦極了,「這些我都知道,也考慮過了。不過你說的不錯,這件事確實應該被了結了。明天晚上打發人去叫阿尼西母來晚餐廳吧。」

「父親,請您一定要記住,這個世界的律法是為了維持秩序,而破壞其中任何一點,都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混亂局面。」

隨後的對話阿尼西母已經完全沒有心思再去聽了。

他曾以為,獲得腓利門的原諒這件事,只是兩位在主內的弟兄之間關係的重新連接,而他卻從未想過這一舉動對於腓利門本身的巨大影響。

他也從未想過,那些曾經的朋友看到他時,並沒有看到因耶穌而得到新生命的人,而是只看到了一個成功逃避了懲罰的逃跑的奴隸。

我在這裡到底算是什麼呢?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阿尼西母再次問自己。但是,寂靜的夜晚並沒有給他答案。

夜風雖然溫柔,但他卻顫抖著縮成了一團。他好想回到保羅先生身邊啊。

至少,那裡有他的容身之處。

3.
翌日傍晚,阿尼西母被僕人帶領到晚餐廳。推開晚餐廳的門,只見在餐桌旁坐滿了人。因他的到來,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有人錯愕、也有人不解。

側臥在最尊貴坐席上的腓利門見他的到來,說道:「阿尼西母,到我的身邊來。」

阿尼西母戰戰兢兢地走向前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他移動著,那些人的目光,使得本就恐懼的他更加不自在。

待阿尼西母走到腓利門身邊,腓利門向眾人說道:「這曾經是我的僕人,後來離開我到了羅馬,在羅馬遇見保羅先生之後,跟隨了基督。」

震驚眾人的宣告
腓利門在眾人的驚訝中看向阿尼西母,目光溫柔地定格在阿尼西母身上。「阿尼西母,你曾離開我,這使你欠下我許多,但這一切保羅先生都為你償還了。既然如此,你便不再欠我什麼。而我們既然同為基督裡的弟兄,你就應當與我們一起慶祝這紀念我們的主復活的日子。」

阿尼西母這才想起這天正是一週的頭一日,是在腓利門家聚會的日子。而這些圍坐在餐桌旁的人,正是在腓利門這裡聚會的信徒。

腓利門向阿尼西母伸出手:「來吧,我兒阿尼西母,與我們一同坐席。」

阿尼西母愣怔著在腓利門的邀請下,坐在了腓利門的右邊,又在錯愕中洗了手。他已經完全顧不得周圍人的議論和目光,只是呆呆地坐在那裡。還在發怔,一隻溫暖的手攬過他的肩頭,腓利門輕聲對他說:「我兒,保羅先生向我求你,我已決定要將你差去他那裡,替我們服侍他。待你休養一陣便可以啟程返回羅馬。」

腓利門環顧周圍,看到幾個人不可置信的目光後,又接著說,「但是,我兒,正如保羅先生早先在教會中被冷漠對待,你也注定要受這樣的苦。總會有人質疑你的身份,懷疑你的信仰,但是,當人們誤解你的時候,不要去辯解什麼,乃要說,『你去,問我的鄰舍。當你聽到並看到我所活出來的,你便知道我是真信徒了。』」他低頭看著懷中低著頭一言不發的阿尼西母,目光複雜,但很快便溫和地笑了。

腓利門鬆開阿尼西母的肩頭,為眾人的飲食祝謝後,將烤好的餅與盛著葡萄酒的杯子遞到阿尼西母的面前,「我兒阿尼西母,這是主的身體與寶血,與我們一同領受吧。」阿尼西母無言地抬頭看他,而他的目光依舊溫和,「從今往後,我們不再是主僕,乃是弟兄了。」

阿尼西母沒有伸手,看了腓利門良久。溫熱的液體湧上他眼眶。他看著腓利門手中的餅與杯,顫抖著,緩緩跪在了腓利門的腳前,將臉俯伏於地。

腓利門也俯下身去,「願你一生在我們的主眼中都是有益的,」他再次將手中的餅與杯遞給阿尼西母,「我親愛的兄弟阿尼西母。」

當腓利門溫柔呼喚他的那一刻,阿尼西母忽然明白,原來所謂秩序的終歸不是律法,乃是耶穌的愛——那是保羅和腓利門向他展示的,但是他親愛同伴們還不明白耶穌的愛啊!

現在,他不再懼怕被曾經的同伴拒絕,也不再將回到保羅先生身邊看作是自己唯一的選擇。

阿尼西母跪在地上,他的聲音因為哽咽而沙啞,「我的主人腓利門,願我在您的眼中蒙恩。求您留我在您的身邊,使我一生服侍您,如同服侍主,也使我的一生可以向我同為奴僕的同伴、並向您和您一家做主的見證,使我的同伴們也得以與我們一同領受耶穌的身體和寶血。」

阿尼西母(來源維基)

阿尼西母(來源維基)

4.
老人被拉扯著帶到了監牢外。

午後的陽光格外燦爛,如洗的天空中飄著幾片單薄的雲彩,彷彿隨時都能被風打散。陽光落在老人單薄的身上,溫暖地包裹著他。老人那雙早已習慣灰暗房間的雙眼被明媚的陽光刺得生痛。但還不待他習慣這種明亮,兩旁的士兵又開始拉扯起他來。

笨重的腳鐐墜在他的腳上,年邁並虛弱的身體使他無法跟上精裝士兵的步伐,他最終一個趔趄跪在了地上。身旁的士兵罵罵咧咧地扯著他,還不等他站起身便拖拽著他開始往前走。他的小腿和雙腳在地上笨拙地摩擦著,地面上的沙礫和碎石划破了他的皮膚,在地上留下長長一道血痕。腿上的傷口刺痛著老人的神經,但早已疲憊的他卻只能發出細弱的呻吟。

也不知在被拖拽了多久,老人最終被粗魯地甩在地上,他的頭重重地撞在了地面上,在耳中不斷傳來的嗡鳴聲中,他似乎聽到有人說——

「殺了吧。」

沈重的石頭從不同的方向砸到老人的身上,他想掙扎起身,卻被石頭重重砸在地上,他又伏起身,卻又被砸倒。

我的主啊,我本是一個逃跑的奴隸,而你卻將我從泥潭中拉出、接納我、給予了我自由、又給予了我生命的意義。我的主啊,為了感謝你,我這一生都做了你的器皿,為你所用。

老人的意識與身上的疼痛一同緩緩褪去,眼前的場景如同融在了水裡一般,所有色彩都交融在了一起。

我的主啊,你不僅救了我,讓我為你奔跑,又揀選我做了以弗所教會的會督。現在,你又給予了我至上的榮耀——殉道者的冠冕。

老人笨拙地扭動著身體和四肢,終於使自己朝向了他所認為的西南方向——那是耶路撒冷所在的方向,也是他的神受死並復活之地的方向。

我的主,我曾領受了你的身體和你的寶血,現在……

老人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將自己蜷縮起來,呈現出了一個扭曲的跪姿。隨後,如同那次從腓利門手中領受聖餐時一樣,他將自己的臉深深伏在地上——這是他對他的主在一生中最後的叩拜。

現在,我要將我的生命當做活祭,永遠獻上,求你悅納。

相關文章:蒙恩的奴隸(上)

創世紀文學獎評審意見與得獎者簡介,詳見gwcontest.org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