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候─思想電影《女聲我最美》

在阿富汗戰爭期間,一群英國駐軍的妻子們經常聚集,最後決定組成合唱團。(劇照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徐硯美

詩篇一三○篇5-6節說:「我等候耶和華,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他的話。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等候,是我們人生當中很重要的功課。基督徒很常會說「交託」,可是交託之後,為何憂慮還是常繞心頭呢?原因不是有沒有「交」,而是交了之後,我們期待事情按照我們期待它發生的時間與方式發生,而不是甘心信任上帝的安排。

等候的功課是明白上帝計畫
「等」的功課,表面上看起來是祈求的一方在等候被祈求的對象,然而,這是絕大多數人跟人之間的模式,人跟上帝之間的模式卻不是這樣。因為人跟人之間,即使是被祈求的一方,通常都無法百分之一百地滿足祈求的一方的需求,可是,上帝卻可以,因為祂是造物主,祂完全了解我們,我們一生的年歲還沒有度過一天,祂便已經知道了。所以,我們以為在「等」,但對上帝而言,可能時間根本還沒到;也有可能,祂所預備的並非照著我們等候的、期待的那樣發生。

等候的功課,最重要的不是我們能等多久,而是我們透過等候,越加明白上帝在我們生命當中的計畫:我是誰?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是甚麼?我們不是在答案中等候,而是在等候中,敞開心,看見答案一點一點地向我們顯露。

一群等候丈夫的妻子
《女聲我最美》是由彼得‧卡坦尼歐執導,由真人真事改編,故事背景是阿富汗戰爭期間,英國也派出軍人參與聯軍。一群軍人需要從威爾斯等地駐防至阿富汗,也就是說他們必須告別妻小,派赴前線。留在英國本土的一群軍人的妻子(Military Wives,中譯簡稱:軍妻),經常聚集在一起,彼此聊天解悶,最重要的是,能夠轉移片刻對丈夫在前線時的種種擔憂。

凱特(克莉斯汀‧史考特湯瑪斯 飾)是一位上校的妻子,電影當中她是一個嚴肅、不苟言笑的角色,與其相對的是麗莎(雪倫‧霍根 飾),麗莎的個性開朗、樂天,然而,兩個人都具有領袖的特質,並都受到俱樂部裡面其他人的尊重與愛待。

凱特眼見這個「軍妻俱樂部」每次聚集不是互訴苦水就是閒聊八卦,於是希望大家集思廣益找點「有意義」的事情來做。有人提出餐敘、有人提出打毛線、踢足球等,最後,有人提出要組一個「合唱團」,並且在重要的紀念日上台演唱。

合唱團的意見被採納了,隨即「軍妻合唱團」(Military Wives Choirs)便匆匆成軍。可是,絕大多數的人不僅沒有音樂訓練,就連在公眾面前說話都會怯場,還要面對凱特與麗莎兩個風格迥異的領導者,兩人常常一言不合爭吵,又或是著各施各法,不顧對方的安排訓練團員,讓原本已經是一盤散沙的軍妻們,更加無所適從。

麗莎與凱特組織了軍妻俱樂部成為領導人物, 然而個性迥異的她們經歷了許多磨合。(劇照提供:采昌國際)

麗莎與凱特組織了軍妻俱樂部成為領導人物,然而個性迥異的她們經歷了許多磨合。(劇照提供:采昌國際)

失去摯愛的漫長療傷
隨著二人的磨合與退讓,以及逐漸發現在這群軍妻當中,許多人的聲音是非常有特色的。有一次,眾人一同出遊,走到了一個山洞中,一位軍妻隨口哼起了歌,其他人聽了,也很自然地跟了上去,剎那間,有人唱起了主旋律,有人唱起了和聲,搭配著山洞特有的回聲,所有的音符和諧地形成了美妙樂章,連路過行人都被吸引進來聆聽。原來,平常的訓練對她們而言太過緊張與嚴肅,在大自然以及放鬆的心情催化之下,她們自然流露的歌聲反而樸實卻充滿情感。

不料,正當她們因此信心大增,一天一天聚集練習,且越來越加專業的時候,最不幸的消息臨到,一位軍妻的丈夫因公殉職,這個消息無異是把所有人拉回了現實,頓時,愁雲慘霧壟罩了所有人。

電影揭露了另一個伏筆,就是凱特之所以性格嚴肅、不苟言笑,甚至好像缺乏情感的波動,是因為她的兒子幾年前也在前線過世,自此,她決定封閉自己的情感,她把兒子開過的車停在家門口,任由它老舊,甚至整夜觀看電視購物、不斷地下訂購買,將自己的儲藏室堆積得滿滿的。

原來,失去摯愛的恐懼與陰影從來沒有離開過軍妻們,她們甚至要背負著獨自教養兒女的艱辛,有時守在電腦前面,陪著孩子盯著螢幕、等候丈夫在前線打來的視訊電話,可是,又因為收訊不良,所以只能看見斷訊後丈夫定格不動的臉,最後一個人安慰著孩子失望的心情。思念、擔憂及揮之不去的陰影,都是她們用盡力氣藏在笑顏背後的傷痛。

(劇照提供:采昌國際)

(劇照提供:采昌國際)

發自內心的歌聲
最後,麗莎做出了一個決定要讓眾人振作起來,她向每個人徵求丈夫寄回家的書信,並從中挑選出句子,將其改寫成歌詞,並為其譜曲,她們也應邀在紀念日的大會上,上台獻唱。此舉不僅是向前線的丈夫們,表達她們的等候與思念,同時,也是一種堅定、溫柔的支持。不僅如此,她們也想要鼓勵與安慰更多在世界各地,與她們一樣的人。

歌詞有一段非常動人:
「at ten o’clock tonight I’ll be looking at the moon (今晚十點我會凝望著月亮)
that’s one thirty for you (那是你們的一點半)
will you be up then too?(你是否會起床陪伴著我?)
I know that if its shining on me (我知道如果月光照耀著我)
then it shines for you (那它也會為了你閃耀)。」

一首歌,串起了世界各地的人,無論是前線的戰士,還是在家鄉的妻小,麗莎、凱特所帶領的「軍妻合唱團」經歷過成團的風風雨雨,各種爭執與磨合,最終坦承地面對,彼此都是受傷且脆弱的人,坦承她們都需要彼此。

等候,是她們以及許多與她們一樣的人,都要面對卻恐懼面對的事實,等候的日子宛如沒有黎明會來到的黑夜,令人感到無助,可是,她們卻把眼光從恐懼轉移到彼此相愛上。我甚至會覺得,如果是戰爭帶走了她們的摯愛,那麼對於她們來說,沒有甚麼比切實相愛更重要了。

2020年,全世界無一倖免地都陷入了各種「等候」之中,然而,藉由《女聲我最美》這部電影,我們可以重新思想詩篇一三○篇6節,為什麼詩人要重複兩次「勝於守夜的人等候天亮」呢?原因或許就在於,白晝與黑夜,等候的對象無論是人還是疫情的好轉、經濟的復甦等,都不是詩人所看重的。轉眼等候上帝,交託給祂,「勝於」這一切,並且我們能將這樣的信心,感動身邊的每一個人,在感到脆弱與孤單的時候,告訴他:「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章7節)

編按:《女聲我最美》為普遍級

(照片來源:Military Wives facebook)

主要演員與「軍妻合唱團」成員合影。(照片來源:Military Wives facebook)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