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24%夫妻能幸福一生的世代?

Divorce,problems - Young couple angry at each other


◎江兒

二戰至今,這社會的巨變不用多言,但對人們的婚姻和家庭來說,「從外而內」的改變,卻幾乎像是震斷了肋骨一般。如果說這肋骨是保護人的心肺,那這毀傷便是可想而知的劇烈啊!

人類幾千年婚姻的穩定,只這幾十年便突然柱垮牆頹,堪用觸目驚心來形容。自由戀愛之風吹起,本以為它為婚姻帶來激情、浪漫,豈知卻也使婚姻被拋得過高而致重重摔下,因人們並未學會「婚後持續有愛」,較之婚前更要緊。只把婚姻視為追求幸福快樂,已然削弱並偏離了婚姻的價值!

當自由思想變成自我中心
從極權到自由思想,原為鼓勵人必須彼此尊重,未料發展過頭,成為「自我中心」的溫床,也讓過去婚姻家庭約定俗成的認知,一個個解離,不得不方方面面都重新協商。可惜夫妻還沒學會溝通與衝突處理,兩人已乏了耐心等候,離婚率因而飆速上升!屢創人類新高的紀錄,而且,離婚並不會讓人更快樂。

夫婦的矛盾帶著極大的破壞力,婚姻逐步傷害了親子。理由雖似冠冕,與其如此對立攻擊造成孩子的焦慮,不如離異?但越來越多的研究與證據顯示,父母離異,讓小孩在高中退學、青春期懷孕、罹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大量增高。反之,對孩子最好的環境是:父母相愛、穩定的關係,且能恰當地處理衝突。

歷史學家懷海德(Whitehead),在亞特蘭大月刊上發表文章指出:工業化的社會使離婚率快速上升,乃由於生活富裕,消費主義讓人們更在意所得到的能否滿足自己,凡事想著「這對我有甚麼好處?」成了最大考量。當婚姻未符合自己的主觀期待,就很容易選擇離婚,離婚的門檻降得空前的低。

婚姻須付上改變的代價
美國德州大學社會學教授葛蘭(Norval Glenn),2005年曾做了一份詳細的預測,推斷這世代只剩24%的夫妻能夠非常幸福地共度一生。結婚前,大家都想擠入這24%裡,但因婚前對婚姻的認知有誤,婚後遇到難處,自己不會排除,卻是不學習也不求助,當然結局是緣木求魚一般。

離婚率嚴重攀高的副產品是,非婚生子女數相對急速加增,這是工業化之後,家庭結構最重大的改變,讓許多下一代處於極脆弱的成長環境,不僅大量缺乏安全感與愛,也不知何為父親與健全家庭的全貌?連經濟也多在困境中,自然衍生出各種難題與反社會傾向。

世界儘管多變,但人心渴望幸福、白頭偕老、穩固的婚姻,卻是恆久不變的。然而,人任隨「好逸惡勞」,不肯為婚姻付上改變與調適代價的罪性,卻牽著許多人,反向奔往逃避與毀壞婚姻的路上去。如果你不經思索就跟著「跑」,那麼,人一生最高的期待「婚姻」,絕對也可以造就人一生最大的痛苦—「離婚」。

不是婚姻的本質有問題,而是取決於每一對夫妻,懂不懂得如何對待彼此於一生之久的歷程中?何況是基督徒的我們?我們有整個信仰的啟示,能與婚姻緊緊相關相扣,然而基督徒在婚姻裡,何以有時竟也活出如「外邦人」的迷茫與絕望呢?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