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三大主教聯名 要求政府勿用流產胎兒細胞培養的新冠肺炎疫苗

雪梨天主教大主教安東尼.費舍爾(左)、雪梨聖公會大主教格倫.戴維斯(中)與澳洲希臘東正教大主教里奧斯.格里尼扎基斯(左)。(圖片來源:Archbishop Anthony Fisher臉書、Diocese of Sydney)


【特約編譯吳立民/報導】自從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八月18日宣布,未來將為所有國民免費施打新冠肺炎疫苗之後,澳洲聖公會、天主教會與希臘東正教會領袖聯名發表給總理的公開信,要求政府提供其他選擇方案,而不僅限於製藥大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研發,採人類流產胎兒細胞培養的新冠肺炎疫苗。

這封信由三位大主教署名,包括雪梨天主教大主教安東尼.費舍爾(Anthony Fisher)、雪梨聖公會大主教格倫.戴維斯(Glenn Davies)與澳洲希臘東正教大主教里奧斯.格里尼扎基斯(Makarios Griniezakis)。

示意圖(Photo by Akira Hojo on Unsplash)

示意圖(Photo by Akira Hojo on Unsplash)

疫苗不應有道德德瑕疵

費舍爾在臉書寫道:「澳洲政府宣布與阿斯特捷利康達成協議,該公司疫苗採人類流產胎兒細胞培養,恐造成嚴重的道德瑕疵。」

「無論這款疫苗成功與否,政府都不應讓人陷入道德困境。我與雪梨聖公會大主教和澳洲希臘東正教大主教共同致信總理莫里森,要求政府提供沒有道德疑慮的替代疫苗,讓國民有所選擇。」

「目前全球共有167款新冠肺炎疫苗正在研發中,許多並未使用胎兒細胞。廣泛接種疫苗戰勝致命疾病,是符合人類最大利益。但如果疫苗能避免道德瑕疵,那就更好了。」

部分德國麻疹、麻疹、狂犬病、小兒麻痹症、A型肝炎和水痘的疫苗,與部分研發中的新冠肺炎疫苗,都借助人類胎兒細胞系培養。附帶一提,目前澳洲流感疫苗採用雞蛋培養。

1950年代,對抗德國麻疹的疫苗採WI-38的細胞株開發,這種以流產胎兒肺細胞培養的疫苗已廣泛用於MMR(德國麻疹、麻疹與腮腺炎)治療。

兩種疫苗已進入人體實驗

《科學》(Science) 雜誌提到,反墮胎團體對新冠肺炎疫苗的疑慮:「至少有五種研發中的新冠肺炎疫苗使用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家亞歷克斯.范德(Alex van der)實驗室開發的兩種細胞系:胚胎腎細胞293(HEK-293),來自1972年流產胎兒的血漿腎細胞,目前廣泛應用於研究和工業;另一種為PER.C6,由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子公司揚森(Janssen)持有專利的細胞系,是從1985年流產的一名18週大胎兒的視網膜細胞中培育而來的。這五種研發中的疫苗,有兩種已進入人體實驗。」

許多基督徒認同三位大主教的立場,覺得有必要選擇未採用胎兒細胞系的替代疫苗。目前,尚未確認哪種研發中的疫苗確實有效。

倘若僅有胎兒細胞系的新冠肺炎疫苗證明有效,該怎麼辦?據天主教媒體《CRUX》報導,梵蒂岡宗座生命科學院(Vatican Academy for Life)表示,考慮到孩子和社會的利益,接種疫苗應該無愧於良心:「明白使用這類疫苗,並不意味認同或參與墮胎。」

對於運用胎兒細胞系培養的各式疫苗,梵蒂岡早在2005年的聲明即提到:「父母應建議醫生避免使用1960年代流產胎兒細胞系培養的疫苗。如果這類疫苗仍存在,應寫信給製藥廠,敦促他們開發替代疫苗。」

「教會強調,使用疫苗一方面需合乎道德規範,另一方面,要避免為孩子,甚至全人類,特別是孕婦的健康帶來嚴重的風險。」大主教們並不反對疫苗,只是希望尋求非取自流產胎兒細胞的疫苗。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