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當下回應永恆─思想電影《天能》

劇照來源:華納兄弟台灣粉絲俱樂部FB


◎徐硯美

聖經中有兩個很重要、上帝直接介入人類「時間」的記載。第一次,是在約書亞記十章12-13節:「當耶和華將亞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約書亞就禱告耶和華,在以色列人眼前說: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崙谷。於是日頭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國民向敵人報仇。」

第二次,是在列王紀下廿章9-11節:「以賽亞說:『耶和華必成就他所說的。這是他給你的兆頭:你要日影向前進十度呢?是要往後退十度呢?』希西家回答說:『日影向前進十度容易,我要日影往後退十度。』先知以賽亞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使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了十度。」

人類自古以來的渴望
「改變時間」是自古以來人類的夢想與渴望,無論是想要某一個甜美的時刻永遠停留,或是回到令自己後悔的時刻去修正錯誤,又或者是去到未來,看看自己預想的事情發生與否。換個角度想,人類其實是被「困」在時間之中,才會有這種期盼獲得自由的想望。

可是,聖經卻用上述兩個事件告訴我們,改變時間最重要的目的,是用來彰顯上帝的權能與祂的慈愛。試想,對以色列的敵人亞摩利人來說,那樣的一天是多麼令人恐懼,因為他們的敵人不是靠精良的武器,不是靠人高馬壯的軍隊,而是只透過「禱告」就扭轉了整個自然的運行,讓日頭與月亮靜止不動,這便是上帝透過改變時間來彰顯自己的權能。

希西家王在上帝的面前敬虔,並且在以色列眾多行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的國王中,持守對上帝的信心,建設以色列,帶領百姓無畏強敵亞述,因此上帝改變了時間,為作醫治希西家疾病的「兆頭」,這便是上帝透過時間來彰顯自己的慈愛。

4254_天能_2

劇照來源:華納兄弟台灣粉絲俱樂部FB

陷入謎樣任務的情報員
好萊塢電影影史上關於「改變時間」的電影非常多,例如1985年起上映的《回到未來》系列,而近年來已經被推上大師級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在他執導的電影當中,就有多部作品是透過物理學的理論作為基論,架構起龐大的電影故事,其中包括2000年的《記憶拼圖》、2014年的《星際效應》,以及最新的這部《天能》(Tenet)。

《天能》的故事開頭講述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 飾)原本是一名執行救援任務的情報員,卻在任務過程中意外被捕,在刑求之下,他吞下原本預備的自殺藥丸避免自己洩漏機密,不料,他並沒有因此喪命,反而在他醒來之後,發現這救援任務不過是對他的一個「測驗」,隨即他得知自己參與了一個國際秘密組織,並被賦予一個全新的任務。

在他尚未解開到底這個組織與任務的來龍去脈前,他只得到一個雙手十指交叉的手勢,以及「TENET」這句暗語,並為其解釋道「這將會為你打開許多的門,有正確的,也會有錯誤的。」

隨著劇情的推移,主角在一間實驗室裡面得知,未來的人透過某種技術可以「逆轉時間」,並且將這份技術傳遞到部分的物質上,作為一個「訊息」,讓主角身處的這個時代的某一個人持有這項技術之後,進行一個極大的陰謀。

4254_天能_3

逆轉時間阻止世界末日
主角在實驗室一枚可以逆轉發射的子彈中找到線索,一路追蹤至印度孟買的軍火商家中,並認識了一個神祕的男子尼爾(羅伯‧派汀森 飾)此時的主角與尼爾只是初次見面,尼爾卻好似已經等待主角多時,二人合作在孟買的軍火商口中得知,他們想找的這名與未來有所聯繫,並已擁有這項技術的人,是另一位名為安德烈‧薩托的軍火商。

隨著這個線索,主角旁敲側擊得知薩托與妻子凱特雖已經貌合神離,二人之間卻仍有許多糾葛,於是便假意以一幅名畫家哥雅的仿畫接近凱特(一名藝術品鑑定師)。

就在主角透過凱特一步一步接近薩托時,開始親眼見證這個來自未來的技術,不僅僅是將死物在時間中的運動方向逆轉,更可以透過一個名為「旋轉門」的裝置,讓人用逆轉的方式「過時間」,也就是倘若順行的時間10點59分59秒的下一秒即是11點的話,逆轉的下一秒就是10點59分58秒、57秒、56秒,以此類推。這意味著,時間的速度沒有改變,而是運行的方式顛倒了。

主角與薩托之間鬥智亦鬥力,他逐漸明白,原來未來的人想透過一個時間逆轉的裝置──演算機,加上鈽元素的反應,讓正向的時間與逆向的時間過度地交疊,以至於製造一個足以造成世界末日的衝擊能量,將世界毀滅(重啟)。

電影中不斷提到一個名詞「祖父悖論」,也就是倘若一個人回到過去,讓自己的祖父消失,那麼這個人還會存在嗎?可是,《天能》在此埋下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因為未來的環境已經被主角所在的這一代人破壞殆盡,未來是一個災難的世界,於是,將一個足以毀滅世界的方式從未來置放到現在,其實就是想要重起一個新局。

4254_天能_4

這聽起來似乎是合理的,可是,對我而言這樣的改變,是出自於「絕望」,而不是出自於「盼望」。這也是在《天能》中主角存在給予觀眾最重要的一個啟示,我們可以去到未來,可以回到過去,但是,「我」與「當下」之間的關係才是最重要的。

每個當下都記錄在永恆之中
作為大師級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的新作,有許多人看完表示「非常燒腦」,我也不願意破壞觀影的樂趣,在這篇文章透露太多劇情。但是,我卻想透過開始引用的兩段經文,讓我們重新去思考「改變時間的運行方式」這件事。

上帝之所以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並非無緣無故,而是要回應人在當下的「信心的禱告」以及「迫切的懇求」。電影中的主角屢次證明一件事,即使逆轉時間,當下就是當下,每一個決定都將成為時間裡的一個印記,無論是現在的他回到過去所做的,還是未來的他來到現在所做的。

回到基督信仰中,上帝早在出埃及記中就對摩西自我介紹說:「我是自有永有的。」既是永有,那麼祂便超越了時間給予的任何限制,從祂的眼光來看人,祂所在意的,便不只是人的一生,反而,是我們的每一個當下。

祂在意被時間困住的我們,如何在每一個當下,用信心與盼望定睛在祂的身上,「上帝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二章9節)連續三個「未曾」,這個應許,不就正告訴我們,時間無論正轉還是逆轉,我們是當下的覺察,過去的回憶,未來的憧憬,乃至意識最遙遠的邊際都無法觸及的,是祂在永恆中沒有停止地對我們的愛。

編按:《天能》為保護級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