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藝術》從迷途走向光明─教堂迷宮鋪石地板的象徵

Labyrinth and Nave of Grace Cathedral


于禮本(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副教授)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三章5-6節)

在聖經與基督教文學中,「道路」與「腳步」是常見的比喻;也因此,教堂建築中的鑲嵌或鋪石地板裝飾,提供了一個傳達此類象徵意涵的極佳舞台。

碎石鑲嵌工藝(mosaic;音譯為「馬賽克」)是希臘羅馬時期建築裝飾中的一種常見手法。早在西元前一世紀的羅馬庭園人工洞窟、噴泉壁面與穹窿(圓頂)上,便已被普遍使用,而後更在宮殿、莊園與澡堂建築等地面裝飾上,發揮得淋漓盡致。無論是幾何圖式、神話場景或花葉鳥禽,這些源自希羅古典時期的精湛技法、華麗精緻的美感、豐富的主題內容與圖像,都成為日後教堂地板設計的重要啟發。

圖1. Mosaic floor depicting the mythical duel between Theseus and the Minotaur in the Labyrinth of Crete, House of Theseus, 3rd-4th century AD, Paphos Archaeological Park, Cyprus

圖1. Mosaic floor depicting the mythical duel between Theseus and the Minotaur in the Labyrinth of Crete, House of Theseus, 3rd-4th century AD, Paphos Archaeological Park, Cyprus

馬賽克迷宮圖  比喻人在冏途
其中,從西元四世紀開始、歷經中古時期與文藝復興,甚至直到今日,都還見於教堂地面上的一個主題,就是源自羅馬建築鑲嵌地板的迷宮圖

在羅馬建築中,迷宮圖描繪了希臘羅馬神話裡的雅典英雄特修斯(Theseus)踏進困人無數至死的迷宮,將藏身其中的凶暴人牛怪米諾陶(Minotaur)消滅,並成功逃出(圖1、2)

這樣的場景有著寓教於樂的功能。在視覺上,提供了趣味性的挑戰;在內容上,展現了戲劇性的故事;同時,還傳達古典時期以「迷宮」比喻世界與人生的哲學詮釋。

一方面,人牛怪米諾陶所在的迷宮是傳奇工匠代達洛斯(Daedalus)的精心之作,其中的巧妙設計與複雜路線令人嘆為觀止。另一方面,這座連代達洛斯自己都幾乎難以脫身的迷宮,也代表了未知混亂與困頓死亡;看似無限迴轉的甬道,令身處其中的人失去方向感,最終在困惑與恐懼中走向發狂與死亡。

圖2. Austria, now Vienna Art Museum, originated near Salzburg,dating 275-300 AD.

圖2. Austria, now Vienna Art Museum, originated near Salzburg,dating 275-300 AD.

兩種迷宮設計  考驗智識與毅力
一般而言,迷宮路線的類型可分為兩種。一種以單向唯一路線所形構,盛行於古典與中古時期。在此種迷宮中並無挑選路線的困難,行進的過程是持續不斷的;然而,由於其路線設計在達到最大限度的繞行距離,因此總是離中心點忽近忽遠的反覆繞行,有時眼見中心近在咫尺,卻又隨即漸行漸遠。由於在過程中充滿迂迴延遲與令人扼腕的轉折,此類迷宮遂成為考驗耐心與堅忍的象徵;畢竟在單向路線的迷宮中並無迷路的危險,亦不需要特別的智能與技巧,唯一的關鍵就是恆心毅力。

反之,另一種自十六世紀開始盛行的多元路線迷宮則充滿了叉路死巷,行走其中,必然經歷一連串的判斷與抉擇、行進與停頓、成功與失敗。於是,此類迷宮便成為考驗智識與道德、記憶與專注力的象徵,更凸顯出個人為其命運負責的意涵。

無論是哪一類型的迷宮,事實上皆有其中心點與出口,但行走其中的人卻無法意識到它們的存在;而這個特質也就常被比喻為人生寫照在看似混亂的表相與無常的「命運」背後,其實有著神聖設計者的精準巧思與法則規範。

圖3. Mosaic labyrinth in the formerly St. Reparatus, Orléansville in Castellum Tingitanum. Baudry, Gérard-Henry: Handbuch der frühchristlichen Ikonographie: 1. bis 7. Jahrhundert , 2010. P. 80

圖3. Mosaic labyrinth in the formerly St. Reparatus, Orléansville in Castellum Tingitanum.
Baudry, Gérard-Henry: Handbuch der frühchristlichen Ikonographie: 1. bis 7. Jahrhundert , 2010. P. 80

遭遇迷惘危機  等在終點是神
源自希臘羅馬藝術與哲學傳統的迷宮圖與意涵,很快地便被轉用在教堂中,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一個例子,就是出自北非阿爾及利亞、建於四世紀的聖雷帕拉圖斯教堂內
(St. Reparatus, Orléansville;今移至 Cathedral of the Sacred Heart)(圖3)

廊道上出自五世紀的方形迷宮,除了具有幾何裝飾性的美感之外,中央的文字組合還有著迴文(palindrome)設計,無論是順向或逆向,或各自從左右上下不同的方向閱讀,都可拼出同樣的字:「神聖教會」(Sancta Ecclesia)。

在此,原本羅馬世俗建築迷宮圖案中央位置的死亡威脅(人牛怪米諾陶)與救贖(英雄特修斯)如今被「神聖教會」所取代,象徵著人生追尋的旅途中,即便危險重重、充滿迂迴返轉與迷惘,但等在旅程終點的不再是人牛怪米諾陶所代表的死亡或人間英雄,而是永生之神與祂在世間的教會。

圖4. Labyrinth in the Saint Quentin Cathedral, 1170-1205, France.

圖4. Labyrinth in the Saint Quentin Cathedral, 1170-1205, France.

教堂地板上的迷宮鋪石雖早在古典晚期便已出現,但卻要到中古十二世紀才開始大為盛行,核心地區以法國為主,其次是義大利地區。在許多代表性的法國哥德教堂裡,都可見圓形、方形或多角形的迷宮鋪石地板,如桑斯(Sens Cathedral, 1135-1176;已毀)、聖康坦(Basilica of Saint-Quentin, 1170-1205)(圖4)、夏爾特(Chartres Cathedral, 1194-1220)(圖5)、亞眠(Amiens Cathedral, 1220-1270)與蘭斯(Reims, 1221-1275;已毀)(圖6)等主教座堂。

圖5. Labyrinth in the Chartres Cathedral, 1194-1220, France.

圖5. Labyrinth in the Chartres Cathedral, 1194-1220, France.

這些迷宮地板多位於中央廊道,其中心點正對著走道另一端的聖壇,遙望基督受難救贖的象徵。這些迷宮圖案在展現對稱、平衡,與高度複雜變化的美感之際,也暗示了上帝作為宇宙神聖設計者(建築師)的傑出創造(divine artistry),以及世間重重罪性對人心的攔阻誘惑;然而,只要能持之以恆走在神所帶領的唯一正道上,終能抵達目的地。根據傳統,當人們行走其中時,常伴隨著禱文或聖詩,以省思自身在生活與信仰上的光景。

圖6. Projection of the destroyed labyrinth at its former place in the nave of Reims Cathedral, 1221-1275, France. G. Garitan CC BY-SA 3.0

圖6. Projection of the destroyed labyrinth at its former place in the nave of Reims Cathedral, 1221-1275, France.
G. Garitan CC BY-SA 3.0

行走迷宮鋪石  省思信仰光景
時至十九世紀,教堂中的迷宮鋪石也常被詮釋為「耶路撒冷之路」,一方面取代實地的朝聖之旅,另一方面也用以冥想耶穌在耶路撒冷的教導與受難。迷宮鋪石在廿世紀的教堂建築中依然有其身影,如科隆主教座堂(Cologne Cathedral)前往地下墓室的樓梯平台,或特里爾主教座堂(Trier Dom)聖壇高台的地板。

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在他們面前使黑暗變為光明,使彎曲變為平直。這些事我都要行,並不離棄他們。」(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6節)外在的世界有如迷宮,充滿未知、誘惑與危險;人心深處亦如迷宮,雜陳糾結徘迴與掙扎。根源在罪,出路在神。信心鼓勵著我們要緊抓著神的美好應許,堅忍到底,翹首以待;即便眼前好似混沌、不見出路,但離見光之日必然不遠—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一章78-79節)

相關文章:

《基督教藝術》教堂彩繪玻璃—幽暗中的光彩之美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