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維辛集中營─浴火之旅

第二營區比克瑙滅絕營内,深入近千米長的火車鐵軌。(王桂花攝影)


◎楚雲(牧師)

終於來到奧斯維辛,位於波蘭南方一處僻遠之鄉。

天地朗朗,八十年前的濃煙霧霾早已不見,但潛伏的陰森,仍隱隱然遊蕩在每個角落。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2

第一營區入口門柵上鑄有「勞動帶來自由」字樣,帶有對猶太人嘲諷和欺哄意涵。 (照片皆由王桂花攝影)

百萬生靈慘遭毀滅
眼前周圍遍佈電網近兩平方公里的偌大營地,就是百萬生靈慘遭毀滅之地。戰爭年代傷亡並不足奇,但人數如此之多,規模如此之大,史上空前。更不用說,這裡並非戰場,除少數人可供勞役,絕大多數的老弱婦孺,一批批直接毒害不留活口。無可置疑,這是一場預謀的種族大屠殺。對象是納粹德國刻意嫁禍的猶太人。

中央瞭望台下方是一道敞開的大門,無數囚人的列車由此直趨入營。軌道將近千米,右側坡道就是下車集合的月台。手持棒棍的黨衛軍,狂吠的猛犬,冷靜篩選的白袍醫官,如同陰間魔窟的奪命使者,瞬間決定上千人性命的去向。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3

從歐洲各地押運來的猶太人在營區月台集合,大多數在當日就遭滅。(歷史圖片翻拍)

不知身在何處,也不知下一步安排,婦孺老殘朝著一去不返的方向踽踽而行。那是鐵道盡頭的四座大型毒氣室,各自緊連九座焚化爐。屋頂上聳立著高高的煙囪,幾乎終日冒著濃煙。「你們的朋友會從那裡出去!」黨衛軍以調侃的語氣說著,但大多數人並不明白所指的意思。

誤以為前來只是暫時勞動,被哄騙進入集體沐浴間,當厚重大門關上那的一刻,「齊克隆B」殺蟲劑在特定溫度下變為有毒氣體,透過噴灑器瀰漫在整個空間。頓時,淒厲的哀嚎四起,持續了約廿分鐘後聲音漸漸微弱。末了,一片死寂。千條性命停格。

以文明流程做最不文明勾當
帶著歷史閱讀的記憶,我從營區側門入內,沿著鐵道往前行。每一堆碎墊石、每一排枕木、每一段鐵軌,在在訴說著黑暗年代承載生命悲情的不堪。

二戰最大的集中營建立在僻遠之地,就是為了掩人耳目,這裡徹頭徹尾是一座秘密殺人工廠,並且有著流水線式的高效操作。輸送、登記、篩選、毒殺、焚化,環環有序相扣,一絲不苟,人類以文明的流程效率從事最不文明的兇殘勾當。魔鬼將人的智能與幽暗,做了最邪惡的混合,生命被集體推向極端殘暴和瘋狂毀滅的深淵。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4

第一營區現存的焚化爐一角。

走到軌道盡頭的比克瑙森林,兩側見到的是已遭爆毀的毒氣室和焚化爐,大量的磚土石塊橫陳地面,原始建築的輪廓,約略可辨。如同被支解碎裂的惡獸在癱瘓中俯首,供認它吞噬千萬生命的兇殘行徑。牆垣非因歲月而傾頹,其實那是納粹黨衛軍在戰爭末期,匆匆逃亡前刻意毀滅罪證的又一劣跡。原來,人在犯下惡行的當下,是懼懷著多大的心虛和恐懼啊!

先人烈焰中倒下 新一代浴火重生
然而,讓我更驚訝的是,在轉身回望的瞬間,我看到一群群年輕的以色列軍人。他們靜靜的走在鐵道旁,有序的穿梭在磚木打造的簡陋營房裡。這裡沒有嬉笑,有的只是端正的表情。他們聆聽解說員的導覽,神情專注而認真。別人只是聽聞一段客觀的歷史陳述和分析,他們卻是傾聽自己民族切身的血淚記憶。每一處描述,都呼喚心跳;每一句說明,都激動血脈。

他們此刻腳下的土地,正是父祖輩和先人,在苦難的烈焰裡倒下的所在。然而,曾幾何時,年輕的他們重返斯土,如同帶著大衛的旌旗,飄揚前來。敵人的旗幟早已灰飛煙滅,不見蹤影。這新的旗幟在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復國後,揮軍所到之處,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如有神助。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5

以色列男女軍人參看昔日服苦役者的狹窄營房。 (王桂花攝影)

走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這群以色列男女青年,看不出有任何自豪和自得的神情,卻莫名顯出一個民族浴火重生、在劫難中壯大的早熟。如今教育、軍事、經濟、科技都堪稱世界一流的大衛之國,今非昔比,舉世側目。雖然以色列在敵國環伺中從未脫離困境,海外的猶太人仍從四面八方回歸。世界的烈火,催使猶太人回到千年故土,他們要在應許的疆界,面對列國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以色列的存在,證明神的恩賜和選召沒有後悔。

日暮時分,我走出了奧斯維斯集中營,再望一眼日落方向的營區。三百多座營房大都維持戰時模樣,長長的鐵道上放置著一節血紅色車廂。留在營區內身著軍裝的青年,還在聆聽著上一個世紀最慘烈的民族故事。這一幕讓我深深感動。我想起先知以西結被主耶和華帶到一個遍滿枯骨的平原,神定意讓這些死透的一副副白骨群起復生。當先知按神心意開口說預言時,耶和華的氣息就進入了筋肉相聯的眾多骸骨。忽然,前所未有的驚人景象頃刻發生了。

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以西結書卅七章10節)

這日我在集中營所見如同世代交替的死亡與復活,正是耶和華神的應許,活生生的兌現啊!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6

1970年西德總理威利勃蘭特,在猶太人起義紀念碑前著名的「華沙之跪」。(歷史影像翻拍)

之後,我北上華沙,參觀一座恢宏的「猶太人歷史博物館」。館前廣場矗立著二戰後所立的「猶太人起義紀念碑」,1970年西德總理威利勃蘭特在此為德國戰爭罪行而懺悔的「華沙之跪」,跪出了兩個民族的和解。來到這裡,我再度和一群以色列高中生不期而遇。校長年年都帶著當屆畢業學生遠渡重洋來此進行民族愛國教育,他們一個接一個踏上紀念碑的平台,似乎講述著前來參觀的心得。台下同學不時以「阿們」回應。他們年輕得讓人疼惜,站在一旁傾聽的我,心中忍不住為他們祝福禱告。最後有十二人並立在台上,有如十二支派,兩側的學生互相伸臂展開以色列國旗,齊聲唱著國歌《我們的希望》:

「只要我們心底深處
還有一個猶太靈魂在渴望
朝著東方
還有一雙眼睛向錫安張望
我們的希望就未破滅

兩千年來的古老盼望啊
做一個自由子民
重返錫安耶路撒冷
在我們的故土上 」

4258_奧斯維辛集中營_7

在猶太人起義紀念碑展示大衛之星國旗的以色列高中生。 (王桂花攝影)

古舊的曲調,透過年輕的心傳唱,格外令人動容。他們一代又一代在苦難中揚聲,這是一個焚而不毀的民族。

這群高中生畢業後都將入伍服役,面對隨時可能發生的戰爭,沒有人選擇逃避。他們的父輩已習慣面對困境,這一代沒有改變姿勢。

一位猶太女子說:「我們失去過六百萬個生命,我們要再生出六百萬個生命!」

回想奧斯維辛,我知道他們做到了。這繼起的生命,將再度證明,他們不只是一條命,他們是被苦難淬練的靈魂,從烈焰裡升騰,在天下列國之中被高舉崛起。

你使人坐車軋我們的頭;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篇六十六篇12節)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