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種思考】女媧之謎與漢字福音

4259_女媧之謎與漢字福音


◎徐新生(漢字福音協會理事長)

小時候聽宣教士用漢字傳福音,以「義」是「羊」在「我」上面,解說耶穌救恩和因信稱義,非常清楚奇妙,但我認為純屬巧合。因為耶穌降世才二千年,「義」字老早就有,要從中國更早就有殺羊獻祭談起才好。

後來聽說「裸」、「禁」、「婪」等字和聖經上伊甸園故事的關係,更妙了!我想和一位教授文字學的朋友分享,說不到兩句,他就批我們是牽強附會,瞎掰!

我不怪他,因為基督教是明朝才傳入中國,就算最早的大秦景教來到西安,也不過是唐太宗貞觀九年(主後635年)。在此之前,全中國沒有一本聖經,怎麼可能與聖經有任何關係?

女媧文化展給我的啟示
2019年六月,我去甘肅天水,參加了「伏羲祭祀大典」和「女媧祭祀大典」。二場祭典的場面都非常盛大隆重,古裝華服,儀式講究,投注的人力物力都相當驚人!記得小時候聽中國神話故事,女媧是人類的始祖,伏羲的妻子,人頭蛇身,煉五色石補天,用黃土造人…。我覺得荒誕不經,毫無興趣。但看到大會辦得這麼用心認真,我的心也嚴肅起來,覺得應認真思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所住的大酒店,有一個「女媧文化金石拓片展」,展出許多從古墓石碑上拓下來的伏羲女媧像,都是人頭蛇身。我在像前沉思,「我們的始祖」怎麼會被畫成為這樣?

大會印發了一本「伏羲文化研究論文選編」,有八十幾篇論文。我翻閱尋找學者有什麼說法?說:源於蛇圖騰崇拜,古人敬畏蛇因蛇很厲害,蛇的繁殖力強…。

女媧的故事傳了幾千年
女媧一詞最早出現於楚辭「天問」:「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屈原質疑女媧造人,問:那麼她自己的身體又是誰造的呢?其它所有談到女媧書,包括最早說「人首蛇身」的《山海經》,以及《列子》、《淮南子》、《太平御覽》等,都是戰國以後的作品,都看來很不真實。

我記得年輕時玩過一個遊戲,十人站一排,告訴第一人一句話,請他依次傳下去,到最後一人再公開說出來,一定和原來那句話不相同。女媧的故事傳了幾千年,才寫成文字,當然大大走樣。

聖經創世記簡明清晰,記載第一個女人是夏娃。女媧和夏娃會不會是同一人呢?現在科學家根據基因DNA追蹤研究,已認為人類同源,共有一對始祖。可以說在科學上發現有此種可能性。

亞當夏娃受蛇引誘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園後生兒育女。他們告訴兒女他們的故事,最刻骨銘心的莫過於蛇,代代相傳,什麼都能忘,就是忘不了蛇。我猜想,會不會忘記蛇做了什麼,把蛇和始祖混為一談,漸漸就把蛇說成是女媧伏羲的身體了。

重新思考採石補天傳說
中國很多地方都有女媧曾在當地生活的傳說。甘肅說在天水,山西說在臨汾,山東說在鄒城…,古代交通不便,一個人一生怎麼可能跑到相距那麼遙遠的不同地方?應該只是相同的故事,隨著人們遷移,散佈到了不同的地方。

「採石補天」最早見於《淮南子》:「往古之時,…水浩洋而不息…,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天上有破洞,怎麼能用石頭來補?聽來荒謬,但會不會是創世記挪亞的故事?洪水退後,上帝以彩虹和挪亞立約,允諾不再以洪水滅世界。古人認為彩虹是五色,五彩繽紛。到牛頓用三稜鏡分析光,才知七彩。上古大洪水的故事,世界各地都有。我想,會不會也有一可能是傳到中國時,挪亞說成女媧?彩虹出雨停止,說成煉五色石補天?

我認知到創造的故事在還沒有聖經之前,就可能被先祖帶到中國,流傳在民間,就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認為漢字中蘊含許多創世的故事,為什麼許多漢字用聖經解釋也清楚貼切。故此我們舉辦全球華人漢字福音神學研討會,盼能藉由各界的研討,更加明白漢字與福音的關聯性。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