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專欄: 從神學進入社會】讀經,形塑生命!

Photo by Kiwihug on Unsplash


文:周學信  翻譯:孫秀惠

基督教是以聖經為本的信仰,也就是一種文本的信仰。聖經與基督教密切不可分。宗教改革先驅們一致疾呼「聖經是信仰唯一根據」,也讓福音派基督徒對聖經在教義與生命上的權威性堅信不移。

讀經是基督徒信仰核心行動
可以說,作為一個基督徒就等於作為一名聖經的讀者。這不是比喻的說法,而是實實在在的硬道理。讀聖經與當基督徒是畫等號的,作為基督徒首要之事就是讀經。基督信仰生命的全部,就是讀神的話。讀經,就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行動,而不是附加的。

對基督徒而言,讀經就是生活,而聖經大量記載上帝藉著基督顯明祂自己,也就是道成肉身的事。對此,聖經中有六十六個見證:舊約卅九卷書與新約廿七卷書。這些見證的記載被集結成為一本書。

與其說聖經是一本書,它其實更像一間圖書館。舊約、新約寫作的時間加起來超過一千兩百年,作者眾多、背景各自不同。它經歷了多位以色列的王,還有歷代列國的皇帝。聖經不同書卷的寫作角度都不一樣,文學性與風格多樣豐富,甚至從一卷書到一卷書之間,學者都還發現不同語言演化的痕跡。然而聖經也是上帝藉著耶穌啟示世人最首要、最權威的管道。為了要知道上帝是誰、祂如何工作、按著祂形像所造的意思、耶穌基督的救贖與聖靈的充滿,我們就要讀聖經。

閱讀基督 也透過基督閱讀
我們為何讀?讀了有何益處?我們讀,是因為耶穌自己也讀經。耶穌是個讀經者,所以要像祂,我們也要讀得像祂。根據保羅的說法,上帝永恆的計畫是「因為祂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祂兒子的模樣,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馬書八章29節)我們讀經的目的是能知道耶穌的心思意念,就如同保羅在腓立比書二章5節所說:「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所以讀經的主要目標是將耶穌的心意放在我們的心中。

耶穌常在講道時引述聖經的經節,甚至直接應用在祂自己身上。祂在拿撒勒的會堂中,讀了以賽亞書的一段話,並解釋這段經文的意思(路加福音四章14-30節)。由此,我們知道祂瞭解聖經,也從聖經了解祂自己與祂的使命。祂使用聖經關乎祂的話,來實踐祂的使命與信息。

耶穌升天後,將讀經的恩賜賜給門徒以及我們(教會)。從那時候開始,透過聖靈在教會當中的工作,每一次的讀經都是基督恩賜的分享。我們被吸引來讀聖經,是因為耶穌也愛讀經,也因為聖經所有的記載都關乎祂。所以,靠著祂的恩典,當我們讀經時,我們就是在讀祂自己。基督徒讀經,是在聖靈中的閱讀;閱讀基督,也透過基督來閱讀。

讀經帶來與神對話
對基督徒而言,讀經不只是「讀」,不僅是心智的認知活動,讀經會帶來醫治與轉化的力量。它隨時在改造生命。使徒彼得說:「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神活潑常存的道。」(彼得前書一章23節)

基督徒讀經具主觀性,讀經是為了被我們所讀的改變。奧古斯丁的讀經就充滿了救贖:「忽然,我聽到附近房子傳來一個聲音—或許是某個我不認識的男孩或女孩的聲音—反覆的吟唱著:『拿起它、讀它,拿起它、讀它。』」

奧古斯丁很快翻開他的聖經到羅馬書十三章13-14節,這段經文改變他的一生:「我不想再往下讀,也不用再讀下去。我一讀到這段經文的結尾,確信的光亮湧入我的心房,所有懷疑的陰影都消失無蹤。」(懺悔錄八卷12章)

就在這無預設的讀經瞬間,對信仰掙扎多年的奧古斯丁決志了。奧古斯丁故事的真相可在書中找到—那本書就是聖經。他讀經的經驗告訴我們,讀經能穿透、重塑我們生命的核心。讀經是雙向的交流,帶來與神的對話。

讀經不為獲取知識
讀聖經跟閱讀其他書籍並不一樣。在我們的文化中,閱讀是為了獲得知識、資訊、技能、方法與系統,而不是要帶來生命品質的改變。所有閱讀都會有一種危險,就是道理被矮化為資訊。我們無視於真實的聲音,為了便宜行事或為自我的喜好與利益,把書上所說的降格為一己所用。我們閱讀是為了解決問題、證明某一項觀點或累積知識。當目的達成,我們就不再思想書中所言。

如此資訊功能性的閱讀動力,深植於我們的文化,以致於我們往往也用同樣態度來讀聖經:利用聖經作為現實的工具,來成就個人的目的,而不是單純領受,透過經文親近神,讓神來影響我的生命。

大部分基督徒讀經的習慣,都是把聖經當成用知性研讀的教科書,而非上帝愛的書信。我們被教導了一套吸收資訊的方法,為的是掌握內容。這種讀書方法,就是要盡量博覽群書、快速吸收。而其重點是要「掌握」,也就是要讓書的內容為我們所用──蒐集資訊、解釋或應用資訊、證明或指正某些事情,獲得管理技術或解決問題之道。

當讀者的心態是要蒐集資訊,他/她是帶著分析的眼光,甚至帶著批判與有色眼鏡。這種讀經方式,是用人腦來過濾內容,帶著先入為主的思想、情感、偏見,受到各種教條和個人經驗的影響。用這種模式來讀經,人很難聽到新的聲音,因為被太多自己沒有意識到的障礙阻擋住了。

研讀聖經塑造生命
資訊性的閱讀,合適用在學術研究或一般學習上,但若用在讀聖經,這種方法無法滿足我們內心深處的渴望—人渴望聽到神與我們個人親密的對話,從話語中更深領受神的愛,使我們靈裡的切慕得以滿足。聖經靈修很重要。上帝顯明祂的真理,不是為了讓我們變聰明,而是要讓我們更像耶穌。讀聖經是要形塑生命,改變生命,不能化約為資訊的蒐藏。荷蘭作者馮剛(Adrian van Kaam)如此論到生命形成靈修學(formative spirituality):

「人們之所以厭倦,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由於許多解經書或講道,只偏重一方:知識上的刺激很強,但靈性卻飢渴貧乏。理性的知識沒有心靈知識的補足;抽象的資訊無法在每日的生活中體現。

人們會感覺純粹研經式的讀經,無法鼓舞和引導他們每日的靈命。換句話說,聖經原本是最平易近人的每日靈糧,但只有資訊性理解的讀經方式,卻可能毀了它。歷史上每次當聖經被降格成為資訊,主要吸引一些喜愛高言奧義神學的人,眾人就不再以聖經為至寶,讀經的心就大大的消退。」(Adrian van Kaam, Looking for Jesus (Denville, NJ: Dimension Books, 1978) , 151頁)

馮剛斷言,只把讀經當訊息研究,會抹殺聖經是靈糧的吸引力。資訊累積或許可以讓人在智識上有所收穫,甚至某些時候也有實用之處,但到頭來,我們都會發現,僅此無法讓人滿足。
閱讀聖經是一種全面的經驗。如果我們只用腦袋讀,我們所得的,很多會是見樹不見林。我們認為閱讀是思考,是腦皮質的活動。笛卡兒的影響,限制我們對人類的詮釋只偏重理性,不看重情感或關係。也因此,許多人拿起聖經就像拿起一本教科書,而不是收到一封情書。

但閱讀需要用到的並不只是思維,也包括我們的心靈。就如馬丁路德時常強調的:基督信仰關乎「全人」(totus homo),而不只是人的腦袋。其中包含了情感、肉體、好奇心、想像力與意志。如此讀經是關係性的。它建立與深化我們與神的關係,讓一個人與聖經背後那位唯一真神緊密聯繫。

讀經是先求神的國,跟著開啟了一扇門,讓人遇見那位說話的上帝。當我們以這種方式閱讀,我們的生命會更深與神連結,跟神的關係也會變得親密。而生命的改變就在這樣的關係中發生。

作者簡介: 周學信老師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長;神學研究所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

作者簡介:
周學信老師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長;神學研究所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