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的科學和信仰之爭

141622447-802


【特約編譯鍾小玲/報導】隨著人們越來越渴望疫情結束,生活能夠恢復常態,各界競相投入研發新冠疫苗。然而,美國宗教學博士安德魯.嘉德納(Andrew Gardner)為文指出,研發安全有效的疫苗只是其中一部分,過程中還必須考慮相關的倫理問題:像是誰應該先施打疫苗,誰願意或是不願意打疫苗,以及每個選擇中人們對其他人該負什麼責任。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疫苗將在明年春天有望量產,並達到足以分配給全國人民的規模。但據美國廣播新聞與艾普索斯(ABC News/Ipsos) 於九月20日公布的合作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仍對疫苗的安全和有效性懷有疑慮。

而在五月中旬,大約只有50%的美國人說他們願意施打新冠疫苗;而八月一份民調結果顯示,目前願意打疫苗的人數下降到44%。美國國家衛生院(NIH)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感嘆,新冠肺炎(COVID-19)和疫苗的議題已經政治化,可能造成科學與信仰之間的鴻溝。

信任上帝還是信任科學?

雖然大多數爭論集中在該信任上帝還是信任科學?但科林斯暗示,人們可能會懷疑病毒科學如何與人類受造的身體產生關聯?科學界和信仰界都不得不承認,人類的免疫系統是個奇蹟。例如,打疫苗不為了抵抗病毒,而是去刺激人體的免疫反應,從而幫助人體更快、更有效地防禦病毒。

但哪些人可以優先接種疫苗?大部分疫苗可能得分兩次注射。美國政府已經在有效的新冠疫苗出現之前,先行購買了好幾百萬劑預備上市的疫苗,因此疫苗施打的優先權成為迫切的問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表示,新冠疫苗要獲得批准,至少必須具有50%有效阻止病毒的能力。當然,比例越高越好。

疫苗研發大都在第三期人體測試

目前全球約有150多種新冠疫苗正在研發當中,其中大多尚未通過人體試驗。疫苗獲得批准的流程為:先進行動物試驗,成功後再進行人體試驗,人體試驗分三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先試驗一小部分受試者;第二階段試驗更多受試者,並考慮劑量及受試者的人口統計學特徵;第三階段試驗更大量的受試者,包括給予安慰劑的對照組在內。目前,許多疫苗都處於第三期人體試驗中。

安德魯教授指出,其實自從殖民時期以來,有關疫苗或病毒接種的辯論向來是美國宗教的傳統。從歷史上看,有充分的原因歡迎疫苗的科學創新,但也有猶豫的理由。

以天花為例,學者相信,距今有一萬多年的歷史的天花病毒已經絕跡。天花病毒一度肆虐美洲的原住民,許多殖民者一樣感染到這種「紅色死亡」或「斑點怪獸」。到了18世紀,馬瑟(Cotton Mather)領導美國殖民者展開天花接種運動。

根據《衛生保健品質與安全》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指出,1706年,馬瑟的非裔奴隸阿尼西母(Onesimus)告訴馬瑟,童年時期他在非洲是如何被接種天花的,這種方法是把少量的天花膿液插入手臂的切口中。

英國海軍船艦「海馬號」(HMS Seahorse)於1721年4月停泊在波士頓,船上載有出現天花症狀的水手,於是馬瑟倡導一場運動,爭取更多人接種天花疫苗。馬瑟與博伊爾斯頓(Zabdiel Boylston)合作,為287名波士頓人施打疫苗,結果只有6人(2%)死亡,這樣的死亡率遠低於因自然感染而死於天花的人數(15%)。

不過,波士頓人並非都贊同馬瑟倡導接種疫苗,反對者組成了「醫師抗接種者協會」,該協會定期公開譴責疫苗接種者。1721年十一月甚至有人往馬瑟家的窗戶丟炸彈。

儘管遭到人們抗拒,但天花接種和後來的疫苗施打日後成為更普遍的做法。天花這種疾病奪走了十分之三感染者的生命,有時還在倖存者身上留下輕度到嚴重的疤痕。到了1980年,由於在世界各地成功推行天花疫苗接種運動,第33屆世界衛生大會宣布世界上已經沒有天花這種疾病。

在塔斯克吉梅毒研究中,醫生從病人身上抽血。(圖/美國國家檔案館)

在塔斯克吉梅毒研究中,醫生從病人身上抽血。(圖/美國國家檔案館)

曾對有色人種進行不道德醫學實驗

雖然有理由對疫苗試驗表示懷疑,尤其是針對有色人種。從1930年代開始,美國公共衛生局的醫生開始研究黑人中未經治療的梅毒,今天稱為塔斯基吉(Tuskegee)實驗。 這些人被告知他們正在接受不良血液治療,他們可以得到免費醫療。醫生們想追踪疾病的全部進展,因而拒絕受試者推薦的青黴素療法。由於未接受正確的治療,研究中有許多男性死亡、失明,或是產生其他嚴重的併發症。

這項不道德研究的消息外洩後,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參與者和因而喪生的死者後代獲得了總額一千萬美元的庭外和解金。塔斯基吉實驗代表19世紀到20世紀中期的許多其他研究,這些研究以有色人種為試驗對象。

基督徒應從疫苗研發再自我教育

任何有關疫苗的討論都為基督徒提供機會,思考誰是我們當中最脆弱的人。雖有明確的道德和不道德界限進行測試,但是一旦取得疫苗,就沒有「正確」的方法來決定施打的優先權。

幫助制定消滅天花策略的比爾.福格(Bill Foege)說,確定疫苗接種的優先順序需要「具有創造性的道德常識」。他認為,懷疑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的態度是合理的。科學家可能在今年內仍找不到有效的疫苗,我們可能不得不依靠新冠肺炎的確診者來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疫苗必須達到50%的療效,並完成一項雙盲、隨機、安慰劑對照的第三期人體試驗,直到疫苗獲准上市,成千上萬的人體試驗對象將證明疫苗的安全性。

醫學是一個過程,目前科學界正竭盡所能儘快地完成該過程,因為這個過程是以公共方式進行,所以基督徒有機會觀察和學習。也許透過這一過程的教育,基督徒可以更好地打破信仰與科學之間的鴻溝。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