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優勝獎】聖手普阿的平凡故事(下)

Man lost in desert dunes


◎宋考凰(中國)

【四】

登上數不清的臺階,普阿終於踏進法老的王宮。到處懸垂華麗的幔子,門旁,侍衛如木雕泥塑。每當路過黑乎乎的神像,她的頭皮就一陣發麻。她低眉垂手,跟著太監走向宮殿深處。

榻上那不怒自威的老人,就是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吧?他七十多歲了,佩戴的王巾上有金色眼鏡蛇標誌,下巴的鬍鬚精心修理過。

這位強大的統治者,曾率軍廿年制伏強敵赫梯族。他喜好大興土木,建神廟,建陵墓,還有數不清的雕像和紀念碑,把名字刻在境內每一塊石頭上。他妻妾成群,生了不下一百個兒女。

一名褐膚美女伏在榻旁,頭戴雙頭眼鏡蛇標誌。她一手執羽扇,為老人徐徐搧著涼風,一手擱在老人大腿上。普阿猜測,她是王后梅麗塔蒙,也是公主——法老與前王后奈菲爾塔利所生。法老娶了不止一個女兒為妻。

操弄生死的王命
前方,一襲熟悉的身影正在行禮,高高的個子,紅紅的皮膚,快腳施弗拉!有八年沒見了吧?

"Pharaoh and the Midwives", c. 1900 by James Tissot

“Pharaoh and the Midwives”, c. 1900 by James Tissot

「尊貴的法老王,婢女施弗拉向您問安!」
「尊貴的法老王,婢女普阿向您問安!願耶和華祝福您和您的子民!」

埃及王默不作聲,目光在普阿身上多逡巡一會兒。他的聲音蒼老威嚴。

「希伯來人的收生婆,你們是我的臣民不是?」

希伯來人,意思是渡過河,從遠處來做客的。其實他們更喜歡自稱以色列人或雅各家的。

「婢女和婢女的全家都效忠於您。」

「好!這話若是真的,你們回去,為希伯來婦人收生,看她們臨盆的時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殺了;若是女孩,就留她存活。」

一時間,普阿沒有反應過來,待她醒悟,頭腦裏「轟」的一聲,彷彿幾千只蒼蠅瞬間炸飛。法老要毒害她的族人!嘴唇不受控制地抖動。希伯來人,是任你宰割的牲口嗎?!

「可……」
「可尊敬的法老王啊,婢女情願照你的話行。」施弗拉朗聲回應,藉著衣衫掩護,胳膊肘悄悄撞了普阿一下,撞得她骨頭都要斷了。

什麼?這個叛徒!

還沒來得及據理力爭,普阿已經站在殿前刺眼的陽光下了。遠處工地上,建築骨架像醜陋猙獰的巨獸,要張嘴吞吃螞蟻般勞碌的以色列人。哦,父親,父親在哪裡呢?

施弗拉看也不看她,跨上馬,揚長而去。

哼,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普阿往家裡走去,一路上愁眉不展。

順從神還是順從人?
母親似乎並不驚訝:「以色列人遭難的日子來了!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我順從神還是順從人呢?願耶和華重重懲罰法老。」

「噓,小點聲兒。你呀!」

普阿開始叮嚀產婦的家人,不要聲張慶祝,孩子藏好,哭了就趕緊餵奶。人家問起來,她就說,法老不喜以色列人生養眾多,可能會派人抓走孩子。還有,要小心施弗拉!

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城中並無動靜。普阿打聽施弗拉,也沒什麼風聲。我錯怪她了?普阿滿肚子疑惑,在床上輾轉反側。難道法老只是嚇唬她們和族人?事情真這麼簡單嗎?

以前給人家接生,她總希望生的是男孩,猶如多了個弟弟。可現在,她每次都心驚肉跳,神啊,給我們女孩吧!給我們女孩吧!

她想起午間在曠野,比歌拉遇見她,神秘兮兮地喊她去一片碎石灘,那兒肚皮朝天躺著一條死蛇,蛇頭上有一對小樹枝般的角。角蝰,致命的毒蛇!她抽搐般跳到一旁,比歌拉洋洋得意,拍手大笑:「怕什麼,被我打死啦!」

祖母說,亞當夏娃被蛇誘惑犯了罪,耶和華詛咒蛇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且後裔跟女人的後裔為仇。蛇要傷人的腳跟,但女人的後裔要傷牠的頭。

耶和華啊,你知不知道,法老要剪除我們的後裔了!那些天使般的孩子,哪個不是父母的心頭肉……她又想起法老和王后頭上戴的眼鏡蛇標誌,縱然躺在褥子下,也感到絲絲寒意……

得得得,得得得,由遠而近,那是誰的馬蹄聲,還有刀劍相碰的錚鳴?完了!法老的士兵來抓我了!可憐的父親母親,你們唯一的女兒也要失去了!

"Moses Laid Amid the Flags", c. 1896-1902, by James Tissot

“Moses Laid Amid the Flags”, c. 1896-1902, by James Tissot

【五】

再次面見法老,普阿知道凶多吉少。法老的心裏有一杆稱,要稱一稱她的命值不值得拖去餵鱷魚。施弗拉在想什麼?

法老平靜的語氣下烈怒暗湧:「你們為什麼做這事,存留男孩的性命呢?」

施弗拉不慌不忙:「我主我王啊!希伯來婦人與埃及婦人不同,希伯來婦人本是健壯的,我們還沒有到,她們已經生產了。」

「是嗎?有這種事?」

沒料到施弗拉會這麼說。原來,她早已成竹在胸。

「尊敬的法老王啊,婢女實在找不到機會……下手。」普阿哭喪著臉配合。

法老閉目沉思,時間彷彿靜止了,普阿懷疑他快睡著了。

隱約中,後院傳來女子們清脆的笑聲。漫長慵懶的夏日午後,佳人為什麼事歡欣喜樂?法老老了,青春卻在一代一代新鮮的肉體上流轉,稍縱即逝。

法老啊法老,你是否想抓住,抓住千秋萬代的基業,烈火烹油的榮華,繁花著錦的歡愉?可是,你來得及嗎,還來得及嗎?你能倚靠什麼坦然面對死亡?

太監上前請示如何打發希伯來婦人。法老眼皮一顫,輕輕揮手。

她們居然就這樣虎口脫險。

無法企及的永恆榮耀
施弗拉從馬夫手裏接過韁繩,逕直向普阿走來。

「剛才表現不錯。」

普阿臉上火辣辣的:「對不起,你比我正直,也比我勇敢。」

「用不著道歉,你搶我的生意還少嗎?」說完,她看著窘迫的普阿,爽朗大笑。她環顧左右,壓低聲音,「我要嫁人了,來當我的伴娘吧。」

卅歲的施弗拉,遇到自己的良人了啊。

「一定來!」普阿真希望在野地找到嬌豔的玫瑰、純潔的百合,為施弗拉,也為自己編織花環,那樣的日子什麼時候來到呢?

她站在街上目送馬蹄漸遠,回首培爾-拉美西斯,美麗的新首都,彰顯著君王的榮耀。埃及人信奉的阿蒙神和其他眾神,王陵裏的裹著香料和細麻布的死者,似乎都被拉美西斯的光芒掩蓋了。無論活人、死人和偶像,以色列人都不崇拜,他們只敬拜創造天地的耶和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的上帝。

走吧,傍晚,她要趕到利未支派的一戶人家,暗蘭的妻子約基別臨盆的日子近了,該去探望。直覺告訴她,法老沒這麼好糊弄,他或許另有打算。

她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尾聲
普阿的故事就講到這兒。你大概猜到了吧,那個將出生的孩子是先知摩西。當他帶領以色列人出逃埃及的日子,普阿和丈夫、兒女一同踏過紅海的乾地。她的丈夫是誰?哈,還記得牧羊小子比歌拉嗎?

哦,天快亮了,爐火熄了,我的老腿經不住寒氣,也麻了。

故事的結局提醒了我,最好起來活動活動。街尾的旅店是我妹夫開的,馬棚裏住了一對加利利拿撒勒來的夫妻,木匠約瑟和馬利亞,自稱是大衛家的子孫。馬利亞挺著肚子趕了上百里路,真不容易喲。那樣子早晚就生,不曉得請到收生婆沒有。走,瞅瞅去,我這把老骨頭說不定能幫上忙呢。

那邊街上鬧哄哄的,好像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唉,世人啊,看不盡的希奇,日光之下無新事,難不成今夜彌賽亞來了嗎,看把你們激動的!

你問我叫什麼名字?我啊,這一生,不過是又一個平凡的故事罷了。

相關文章:【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優勝獎】聖手普阿的平凡故事(上)

(創世紀文學獎評審意見與得獎者簡介,詳見gwcontest.org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