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離開

4263_從不離開


◎張朴

去年初流感高峰期,小妹高燒不退,我連夜帶她趕往急症室,輾轉抱著哭哭啼啼的她上了兒科病房,被安排到靠窗的床上。那時小弟剛出生,內子在醫院另一邊照料他,大哥也染病在家,交由祖母看顧。小妹就只有我在她身邊。

那幾天,我差不多是小妹的第二個影子。世界突如其來的陌生,我知道,她就像一艘失去了帆的船,若是看不到大陸,便會以為從此回不了家。

可惜人就是人,始終沒可能不離開半步。我那時空著肚子熬過了一整天,到後來有點頭昏腦脹,這才自知不行,只好放小妹在病床上,鎖上圍欄,千解釋,萬解釋,又逗她說會買些美點回來,這才匆匆下樓往便利店買些麵包果腹。我一買自然是足夠幾餐的份量,然後像賽跑選手氣急敗壞趕回病房。

沒見著小妹,總是想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淚珠兒,心情跟著腳步一樣急。我才走進那條貼滿卡通圖案的彩色走廊,已聽到一把女孩的哭泣聲。果然就是小妹!那時我忙把她抱起,跟她說:「爸爸不是說好了,很快會回來麼?」

鄰床一位好心的媽媽馬上說:「她最初真的聽你吩咐,靜靜等你回來,只是後來才哭。這個小女孩真的很乖。」

我自然明白。對我說雖然已是很快的了,但對小妹,再快也是太久。那幾天,我便這樣守在小妹的床邊。每張病床旁的爸爸媽媽,也都是這樣直坐到第二天。天下父母心,只要走進兒科病房,便會深深體會。

天父也是這樣抱著我們
曾有段日子,我患上坐骨神經痛,大半年時間坐立都疼得冒冷汗,走路也一拐一拐的。痊癒後,每次抱小妹都是小心翼翼,點到即止,見她失望地回到地上,總是有點自責,人有時就像一聲嘆息。回想起來,那幾天大概是抱她最多的日子。她那時最需要暖暖的懷抱,我已經豁出去了,她後來爬到我身上,我這張床對她來說,自然是世上最暖、最舒適的。

說起坐骨神經痛,倒要說到大哥跟小妹一樣年紀那時,他有次也是夜深高燒入院。那次他高燒了整整一個星期,真把我嚇壞了。到了醫院,他像驚弓之鳥,怎麼也不肯睡在病床上,老是要爬到我懷裡。

爸爸的肩膀和胸膛,在小孩最無助的時候,從來都是一道堤岸,將風雨擋在外面。我便這樣抱著他一整晚,心裡不斷為他祈禱,我知道那晚,天父也是這樣抱著我們,從不離開。

他呼氣有時噴在我的脖子旁,熟睡的鼻軒聲,給人寧靜。我像石像一動不動,只盼他多睡會兒,千萬別弄醒他。這樣直坐到了天亮,記得那時骨盆都痛了,骨頭像直碰著那張硬邦邦的座椅,血肉都沒有了。我抱著孩子,忍著疼痛。那次之後沒過幾天,骨盆果然出問題。不過作爸爸的,最欣慰莫過於摟著睡熟的他們,聽到醫生過來說:「他們現在沒事了,今天就可以出院。」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