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佳作】驢腮骨(上)

"The Blinding of Samson"  by Rembrandt, 1636


◎錢江(中國)

啪!啪!從磨房又傳出皮鞭的抽打,我快跑過去,貼著牆,從小窗洞往裡張望。

還是那兩個獄卒─豬頭和尖猴,輪到他們當班,必要惡打裡面的囚犯,囚犯才來一週。

磨房又小又黑,低矮的頂快要壓到囚犯的頭,他的雙手被銅鏈鎖住綁在石磨推杆上,拱起的背脊如沉默的山崗,鞭子落下,山崗微抖。獄卒的皮鞭用公牛腿腱風乾製成,我嘗過它的滋味,一鞭下去痛得徹骨透心。囚犯虎背熊腰,骨骼粗壯,然而重複的鞭刑,使他遍體鱗傷,血肉模糊。汗水,帶著血,粘著土,從肩背滑下,在隆起的手臂肌肉和大腿筋腱上,刻下道道褐色的泥流。

監獄工廠的神秘苦力
「骯髒的以色列人!」豬頭罵,聲音像是從鼻孔發出的。

尖猴長著黑皺的臉,眼睛只有老鼠屎那麼大,他拿刀鞘戳囚犯,「快~!」

囚犯進一步俯下身,用胸膛抵住推杆,抬高腿往前邁步,「~啷~」,腳鏈發出沉重的響聲。

「啊呦!」尖猴彈起來,銅鏈甩到了他的腳。「下賤的以色列人!」尖猴罵道。

下賤的以色列蠢驢!非利士人也這樣罵我。其實,我高大帥氣,一表驢才,走在街上,母驢們都癡癡看我。非利士人才蠢,智商不及我們!

非利士人住巴勒斯坦南部沿海,祖先來自海上,野蠻兇悍,擁有製造鐵器的技術後,城市發展,經濟繁榮,他們不滿足現有的土地,想吞併迦南地,便不斷騷擾那裡的以色列居民。

我娘來自伯示麥─ 一個安靜的以色列村莊。「勞動雖苦,生活卻是甜的」,生前她常回憶,「主人愛護我,給我乾淨的圈舍,食槽裡總有牧草,配了玉米粉,豆粕。我那時健美,聰慧,溫順……」說到這裡,蒼老的臉上浮出紅暈,疲倦的眼也靈動了,娘年輕時曾當過長老的坐騎!十五年前,非利士人突襲伯示麥,殺人放火,掠走財物牲畜,娘被拉到迦薩,從此,在城外的監獄工廠――大磨房做苦力。

我生於獄中,遺傳了娘的優秀基因,體格高大如馬,結構勻稱美觀,黝黑油亮的鬃毛,裡面沒有一根雜毛。我不僅長得帥,還力大如牛,滿月便能坨起四袋大豆,娘又驚又喜,給我取名「參孫」,在希伯來語中,「參孫」是「強壯」的意思。

百聽不厭的勇士傳奇
「參孫也是一位以色列的勇士,」娘說,「神用他抵抗非利士人,當神的靈降到參孫身上時,他便大有能力,做出超常的作為。」

小時候,娘每晚給我講參孫的故事。有一次,他在葡萄園遇到一頭少壯獅子,吼叫著準備吃他,就在那一刻,神的靈降在他身上,他被神力充滿,衝過去抓住獅子的上下額,用力一掰,便將大嘴撕裂,好像對付一隻小山羊那麼容易!

我常問,「如果參孫知道我們囚禁在這裡,會不會來救?」「一定的!」娘說。娘的答案我已經知道, 但我喜歡再聽一遍。

利希之戰是我最喜歡的故事,參孫一個人面對一千個非利士人!他面無懼色,看見腳下有塊新鮮的動物腮骨,迅速撿起,揮舞著往敵人衝去,左劈右砍,敵人層層倒下,像枯乾的蘆葦一折就斷,就這樣,一千個非利士人都被他殺了。

利希之戰我百聽不厭,因為故事中的那件「利器」,正是驢的腮骨!娘說那是塊下顎骨,九英寸長,形狀微彎,上面有一排堅硬的牙齒。參孫多才多藝,勝利後還高興地為自己寫了首歌,「我用一塊驢腮骨,殺人成堆,我用一塊驢腮骨,殺了一千人。」這首歌被娘當作安眠曲,因為小時候她一唱,我便安靜。在歌聲中,我想像著參孫光輝的形象,堅硬的驢腮骨,還有我長大後的樣子――威武神氣,成為參孫的坐騎。

參孫。Joaquin Espalter y Rull繪於1850年。

參孫。Joaquin Espalter y Rull繪於1850年。

虎落平陽被犬欺
「媽的,熱死了!」豬頭停止揮鞭,氣喘吁吁地癱坐到牆邊,解下腰間的水袋。

正午的太陽像火盆將灼熱一股腦倒在地上,磨房裡又悶又熱。豬頭猛喝水,「咕咚咕咚」,囚犯伸出舌頭舔著乾裂的嘴唇。

「渴啦?」豬頭獰笑著,一邊擰緊水袋蓋。

囚犯咽了口唾沫,粗壯的脖頸上喉結上下滑動一下,沒有吭聲。

「想喝水就說話!」豬頭怒了,囚犯來了一週,怎麼打都不說話,獄卒越打越覺無趣。

「啊呀,還是我心軟。」尖猴怪笑著去為囚犯開鎖。

囚犯的雙眼被剮,蒙在眼部的紗布血跡斑斑。鬆綁後,他伸出一隻手向空中摸索,另一隻手扔緊抓推杆。

尖猴閃到囚犯身後,晃著水袋,「喏,給你喝。」

囚犯尋著聲音慢慢轉身。

尖猴跳到前面,「在這裡呢!」

囚犯剛轉了一半,停住了,小心地轉回。

「喏,水。」

囚犯遲疑著。

「快,往前走。」

囚犯放開推杆,雙手向前摸索,膝蓋微微彎曲,腳挪了一步。

尖猴悄悄倒退,「對,過來。」

豬頭冷不防伸腿,一腳橫插囚犯小腿前。突然碰到阻擋物,囚犯一驚,後腳趕快上跨。就在這時,豬頭伸出另一腿勾住囚犯的腳鏈。囚犯失去平衡,重重往下摔去,如隕石落地,腦袋磕到石頭磨盤上,頓時鮮血直流,龐大的身體癱在地上,像被獵殺的雄獅,一動不動。

死了?我一驚。

獄卒不安地對視,尖猴過去用腳輕踢囚犯,貓下身看了片刻,「還有氣,是撞暈了。」他說,然後直起腰,使出全力踢囚犯,「參孫,你不是最強壯嗎?起來呀!」

參孫?我傻了。

豬頭狠狠地說,「你用驢腮骨殺了我一千個非利士兄弟,現在落我手裡,要讓你死一千遍!」

囚犯真是參孫!

大能勇士怎會被擒?
迎著清晨的陽光,我跨出監獄的大門,空氣清新,藍天遼闊,每週三去迦薩城裡送糧,是最快樂的日子,今天我卻提不起精神。

我的英雄參孫,怎麼竟成了苦囚?

參孫英勇無敵,經常孤軍作戰,就在三個月前,他還把迦薩的城門給拆了,扔到四十英里外的高山上,那城門有十英尺寬,兩扇門板連同門框門閂共有千斤重,參孫如此神力,怎會被擒?

中心市集熙熙攘攘,熱鬧非凡。迦薩是非利士五大都城之一,離地中海只有三英里,通往埃及的商道也經過此地,大小船隻、駱駝隊、馬隊帶著各樣的貨物來到,將細亞麻布、彩色地毯、綠松石、珊瑚珠飾換成麥子、無花果、蜂蜜、橄欖油,滿載而去。

街上人來人往,空氣中彌漫著桂皮,香菖蒲等香料的味道,我左嗅右看,心情逐漸好轉。我和獄卒由主街轉入輔街,過三條小巷,就是糧鋪。我們拐入店鋪前的胡同,來到一個長方形天井。獄卒把我拴在糧鋪倉庫門前,卸了貨,便去逛街吃飯了,我也趁機大快朵頤,在地上的沙土裡,找搬運時掉落的麥粒和豆子。

「啾啾~」,我聽見輕輕的笑聲,隔壁是油鋪倉庫,外面停著一輛貨車,拉車的兩匹小母馬正低頭竊竊私語,眼角不時往我偷窺。我慢悠悠嚼豆子,出於禮貌點點頭,心說,對不起姑娘們,我更中意小母驢。咽下豆子,我繼續低頭找食,耳朵卻不自覺地調轉方向,對著她們。

英雄難過美人關
「你是梭烈谷的,肯定知道他怎麼被抓,這裡的傳聞眾說紛紜。」聲音粗又響,不是小母媽在談論我,是油鋪老闆娘講話。

「被一個女人制服的,大利拉!參孫迷上她了。」

參孫?我趕快抬頭。

送橄欖油的馬車上站著一個使女,「參孫老去她家,這種事傳得快,不久,咱們非利士五個首領也去登門拜訪,請她查出參孫力氣大的秘訣,好制服他,還答應事成後,給大利拉五千個五百舍客勒。」

「五千個?君王的贖價也只有一千個!首領是下了血本抓參孫,他拆了我們的大門,讓非利士人丟盡臉。」

「我一年才賺十舍客勒,五千個五百舍客勒,我想也不敢想,不過,參孫很愛大利拉,而且是真心的,我曾見過他看她的眼神。」

「愛情再濃,不如響噹噹的銀幣。」

「參孫長得帥,人又風趣,很有魅力。」

「妹子,聽我的,愛情都是虛的,對我們女人,銀幣才可靠,換了我,也絕對做這筆交易。」

「大利拉可能也是沒辦法,五個首領一齊『請』幫忙,她敢不答應?」

「快說,後來大利拉怎麼探到秘密?」

我趕緊往她們那邊湊,套在脖子上的繩索勒得我發痛。

(下週待續,創世紀文學獎評審意見與得獎者簡介,詳見gwcontest.org

相關文章:【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佳作】驢腮骨(下) 

相關文章:【創世紀文學獎,聖經故事獎優勝獎】聖手普阿的平凡故事(上)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