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路得 裡外合一

Ruth in Boaz's Field, by Julius Schnorr, 1828


◎蔡忠梅(牧師)

聖經六十六卷中有兩卷是以女性的名字為卷名,細審此二卷卷名,可見她們都是在外邦異域因認識神而「光輝烈烈」:一有優良家教、優美品格而雀屏中選成為皇后;另一則為因信稱義被猶太人接納成為大衛王的曾祖母。她們均在異邦建立了佳美品行,至終成為明光照耀於青史的奇葩。

因「士師秉政、國中遭遇飢荒」(路得記一章1節),自伯利恆移居摩押的一家猶太人,在十年內丈夫和兩個兒子相繼死亡。十年光陰所發生的事,這一家有數事值得探究。

軟弱逃避 遠離神卻是死亡
以利米勒這一家因他的信心軟弱、又看當時的執政者士師敗壞(各人任意而行、心中沒有王),所處的環境又是飢荒遍地,因此在信心缺無,看人、看環境又均是惡劣之際,他們全家就移民至摩押了。

在荒年時去找能避過飢荒苦境的所在,表面上似乎言之有理,再加上領導人汙穢敗壞,在這一個天災人禍的困厄之地,怎麼能不准人去選擇能讓全家有安身立命的所在呢?然而這些理由都是人自以為是、怨天尤人的說辭和動作,事實上卻是軟弱的藉口。

這一家猶太人忘了神當年領他們進迦南地時所說的,「那地是流奶與蜜之美地」。一段時日後,進迦南美地的以色列人,糟蹋了神帶他們進迦南的一番美意。他們忘掉了神是在沙漠開江河、在曠野開道路的神。他們放棄真神而選擇汙穢的假神。

遠離神不悔改一定死路一條。聖經裡有幾個敘述人的死亡的定義,如「與神漸行漸遠,而至終無能回轉」,浪子回頭的經文,大家耳熟能詳。他遠離父家,若他沒有覺悟父家的美好而決定重回父家,他一定死在異域。又如先知約拿也是人所知曉的大人物,他拒絕聽神的命令而想遠走他施,若不是神的憐憫,他亦是面臨一條死路。聖經類似的經文不勝枚舉。

遠離神的常會面對「罪上加罪」的引誘而無能自拔。如以利米勒往摩押,其二子一個接一個的娶摩押女子為妻,結局是十年內三個男人皆死在摩押。聖經說:「罪的工價乃是死。」切記:不要輕易犯罪得罪神。

當人軟弱時,魔鬼會一步步引他們陷入罪的陷阱而無能脫離。陷入軟弱時常會讓人出現一些藉口、或心存僥倖而妄圖「我總不會這麼倒楣吧!」以利米勒選摩押是存僥倖的心而選的,因為摩押地較近、當時又有糧食可覓,他也有想暫時寄居、避避風頭就回家的考量。但這些都不如人願,他這一家四口離開伯利恆,也只是短短的十年,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色—飽飽豐滿的離開,卻空空的只剩一個寡婦返回故里。

外邦女子展現美好情操
路得嫁給異族之人後,呈現美好品格:她與本族人的嫂子、外族人的婆婆在生活中,不論是婆媳或妯娌間盡是和諧,所以,當婆婆因思鄉而欲返歸故國家園時,他們全力配合,尤其是路得。

雖然婆婆一路上儘是要她們回家改嫁,讓新夫保護;雖然路得的嫂嫂最終選擇回娘家而預備再嫁,但路得定意要跟隨婆婆到底的決心,為她也為婆婆開創了一個佳美的前程,在此亦見路得待婆婆之孝心。

路得終身信守她對婆婆的誓言:「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那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一章15-17節)

這份誓言是人倫至美的表顯,它顯出婆媳二人之深厚情誼,顯出過去這十年左右彼此相處的真誠信任,更顯出婆媳之間的完美關係。歷史上,婆媳問題總是騷人墨客、下里巴人言談生活上的話題,也是最能賺取讀者感觸至深、心有戚戚焉的中心內涵,如中國第一首長詩《孔雀東南飛》既是。

雖然路得知道她跟著婆婆到猶太地,從此要照顧漸漸老邁的婆婆,還要外出謀生以奉養老人和她自己,這一切對她們婆媳二人,實為重擔,但她甘之若飴,她更信得過婆婆所信的耶和華神!

她刻苦耐勞,安分守己。她與婆婆回到伯利恆時,正好是田間動手割大麥的季節,很令人玩味的是:她丈夫率領全家離開伯利恆就是因為飢荒的問題。而如今只剩兩個寡婦—拿俄米和媳婦路得—也是為老家有糧食可吃,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啊!

然而,人一生可能都會面對各樣的滄桑困厄,但是,神的帶領引導、同在眷佑都隨時經歷得到。

波阿斯恩待人也被神恩待
她們決定動身返回故里前,她們都聽見神仍然呵護著在故國家園她的親人,在她們的故鄉供應糧食無缺。神真是奇妙無比!神先安排了正好是收割大麥的時節,也等著這婆媳二人回家,讓路得有麥穗可撿拾!
返家安頓好第二天,路得主動要求去拾麥穗,可見她們真如拿俄米向認出她的眾人所說的:「滿滿的離家、空空的返回。」她在拾麥穗的過程中,安分守己,並且從早到晚努力的撿拾(她當天拾取了22公升的麥穗),任勞任怨。

聖經說,她動手拾麥穗直到割完了大麥、小麥(路得記二章17節),而她也一直與婆婆同住,她沒有違背「誓言」,她信守承諾,一直陪伴照顧著婆婆。

她心存感恩、孝順有加。在路得記第二章中,我們看見神為她預備了貴人:「至近的親屬」波阿斯—在未來所有的日子裡成為她莫大的幫助。波阿斯以超過律法而善待窮人、或有需要之人的標準,對待路得。
路得記二章充滿了人性中至美的情操。波阿斯是拿俄米丈夫家的至近的親屬,成為至近的親屬是有責任要盡的,如為親屬報仇、為親屬贖回典當質押的田產物品、隨時助親屬度過難關、為親屬立後(娶過世之人的妻子,而生子為過世者立後)。

波阿斯是大財主,有作至親的條件;他善待眾人,拿俄米說:「因為他不斷地恩待活人死人。」(路得記二章20節)他看重持守神給人的律例、典章的約勝於一切,所以,路得記描述另一位最近的親屬時,沒有名姓,因為他看守約不如他的財富,所以,他的至近親屬的地位就被第二順位的波阿斯取代。

才德女子的價值遠勝珍珠
路得感謝波阿斯待她的禮遇,她更聽從婆婆要她做的一切;她盡心盡力的孝順長者、照顧老人。她隨時隨處都心存感恩、刻苦耐勞的態度,為伯利恒全城的人稱道。

路得的一生真如波阿斯所說的:「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個賢德的女子!」(路得記三章11節),也是箴言卅一章所說的才德女子。

由路得記以家譜為結論的報導可以看出,路得更是大衛王的曾祖母。人得到神的拯救、耶穌基督赦罪的救恩,都沒有種族、膚色的條件,只要人悔改就得救。路得跟著婆婆離開摩押、前往伯利恒,就是悔改歸神的美好見證。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