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研經培靈會】挽救教會青年流失 董家驊:跨代同行獻給主 回應呼召與使命

培靈講員董家驊牧師。(圖/李容珍攝影)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過去這段時間,無論是在台灣教會,還是在西方的教會,我們都看到一個很嚴重的危機,就是年輕人在漸漸離開教會!」石牌信友堂、世界華福中心候任總幹事董家驊十月6日晚上在2020台北研經培靈會晚上第一堂談到「跨代同行:『為何』在『如何』之前」專題時表示,世代與世代的差異反應在教會,也反應在社會。「跨代同行」並不容易,但在創世記廿二章亞伯拉罕跨代同行榜樣,是牽著獨生愛子以撒獻給上帝的路,反思現今下一代的流失,是否沒有把他們帶到上帝面前,卻給他們很多我們想給的豐富東西?

不是傳承職分 乃對上帝信靠

他說,真正的傳承,不是傳承一棟建築物,也不是傳承職分,而是對上帝的信靠。很多父母的最大偶像是孩子,怕孩子受苦,把他們培養在溫室裡。真正祝福下一代,很多時候是在冒險信靠上帝的過程中發生,或是牽著下一代,把下一代帶到上帝面前,在風險中一起經歷上帝作為。

董家驊引用去年遠見雜誌報導,根據2019年青壯世代調查顯示,六成認為他們賺不贏父母,但七成自信生活水準會比父母好。認同傳統觀念「賺很多錢」、「具社會影響力」和「高社經地位」,比例僅佔5%。青壯世代傾向無子化,三成打算不婚不生,四成不想生育,與他們戰後嬰兒潮父母的觀念有很大不同。

他說,這些數字,「喜」的是青壯世代看到賺錢、有影響力、具有高的社會經濟地位,並無法帶給人生真正的滿足。「憂」的是,當人把自我實踐價值放在那麼高的優先順序的時候,若每個人都能「實現自我」,每個人都可以為所欲為,也會令人擔憂。

天下雜誌曾做過千禧世代(1980年以後出生)專題,文中提到千禧世代關心的是婚姻平權、性別平等、司法改革與勞工權益等議題;也追求公平、理念、價值,工作與生活平衡;「賺大錢」不再是人生的一切。種種的跡象都顯示,在世代之間,彼此的價值觀,追求的事情似乎愈來愈不同。

他也提到,不僅台灣教會面臨青年流失,美國教會青年出走潮,也非常的嚴重。他在美國讀神學院的老師特別研究此議題,根據他們對美國年輕人的調查,在教會成長的高中生,上大學後有近五成的人離開教會。北美亞裔或華裔的教會,保守估計有七成離開教會,還有人認為有九成。年輕人出走,似乎是一個全球普遍面臨的問題。另外一項研究發現,年輕基督徒所掙扎和懷疑的,最高票是「宗教人士的虛偽」,其次「反科學」,第三為「苦難」,第四為「世界各地的衝突」,很多人把「世界各地的衝突」歸為信仰的衝突,以至於他們在信仰上非常掙扎。

年輕人關心貪腐、氣候危機和環境汙染問題。(直播擷取)

年輕人關心貪腐、氣候危機和環境汙染問題。(直播擷取)

我們對成功定義與一般人沒差別

他說,當我們看見世代間的差異和張力的時候,表面上講的是我們的意見不同,但底層的原因,是否我們對於人生該怎麼過?什麼是真、善、美,不約而同的都被我們所成長的那個時代的主流價值觀給綁架了?以至於「我們對成功的定義,與我們所處的時代、教會以外的人,幾乎沒有差別。」

他提到,現代「消費主義」讓我們買什麼,定義我們是誰?在人生無法滿足的過程中,能讓我們滿足的是「尋求滿足的過程」,我們以為買到甚麼就獲得新的身分、價值。以前以為努力讀書考進好的大學,以後人生就一片光明;但進大學後,老師又要大家繼續努力讀書,提醒對岸學生比我們更努力。許多時候我們都被這樣的恐懼所驅動,不斷活在焦慮中,不斷追求不斷達標,取得一個個證照、學歷,期望讓自己成為一個不可被取代的人。

年輕人對宗教人士虛偽、反科學和苦難問題感到困惑掙扎。(圖/直播截取)

年輕人對宗教人士虛偽、反科學和苦難問題感到困惑掙扎。(圖/直播截取)

他說,當我們誠實面對我們所追求的成功、豐盛的人生,要思考是上帝啟示的成功,或世界定義的成功?面對世代之間的流失,跨代彼此之間如何同行往前?世代要傳承甚麼?

根據他的神學院老師一份橫跨美國五十州,針對上千個教會的研究發現,對年輕人的信仰影響最深的不是他們的同儕,「影響最深的人首先是他們的父母親」,其次是「教會的長輩友人」。他回顧過去高三人生最困難,遇到信仰危機的時候,竟然是那位每次打電話都會聆聽他的青年輔導。當教會的年輕人在流失時,他們的長輩友人在哪裡?教會年輕人有機會認識父母面對信仰掙扎、認罪悔改的一面嗎?還是教會發展太快,活動太多,以至於在不同世代之間是平行的時空,彼此愈走愈遠。

跨代同行走上獻上愛子道路

他從創世記廿二章亞伯拉罕獻以撒的經文,看見上帝對人呼召的本質是「上帝首先主動找到我們」、「祂呼召我們跟隨」,「我們主權的全然降服」。上帝要亞伯拉罕去到摩利亞,祂指示的山上獻為燔祭。上帝的指示好像清楚,又不清楚,但亞伯拉罕仍然緊緊抓住上帝。當亞伯拉罕說要帶著孩子去山上「敬拜」時,並不只是我們在教會說的「音樂敬拜」,帶吉他或琴鼓,或是去獨唱,敬拜本質乃是「生命全然擺上」。

「回應的人生是敬拜旅程,更是跨代同行的旅程。」董家驊說,在亞伯拉罕帶愛子以撒走到山上,那三天的路程,相信亞伯拉罕心裡一定很錐心掙扎,要不要回頭或和上帝爭執一下。「跨代同行」從來不是容易的,其實每個親子故事背後,都充滿掙扎和交戰,都有眼淚和汗水。就像亞伯拉罕帶著下一代獻給上帝。他也以自身從美國牧會10多年後,回應呼召回台灣的歷程,思想「我們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是甚麼?」是一個順服耶穌的榜樣,在父親身上看見上帝的真實。孩子會不會跟,我們無法操控,但我們能做的是盡所能讓他們看見「信而順服」的人生,不是「沒有失敗、軟弱、掙扎」的人生。

他說,亞伯拉罕在前往回應上帝旅程中,雖然做很多預備,包括僕人、驢、柴、刀、火,但也漸漸明白自己能預備有限,最盼望是「上帝自己預備」。往往我們預備很多事,但最終發現我們無法真正預備。我們被呼召,以為能為上帝做甚麼,要不是上帝介入我們生命,從虛假的盼望中拉出來,我們無法真正領受新生命。這是上帝為何要亞伯拉罕獻以撒,乃讓亞伯拉罕知道,盼望不在以撒,乃在於應許他的上帝身上。

忠心跟隨主 代代相傳使命

董家驊說,當教會想到跨代同行,如何找回年輕人,發展年輕人事工,或讓教會成為年輕有活力的地方,有各樣的想法和期待和想像,但上帝一定要用年輕人嗎?或用我們想像方式讓他們回到上帝面前?上帝有祂的工作方式,我們要做預備,我們的盼望不是自以為是。

他也強調,「代代相傳的不是產業,跨代同行不是為繼承職分,而是代代相傳的使命。」在回應上帝使命過程,代與代走在一起。沒有哪一代比哪一代更優秀或更糟,每一個世代都忠心跟隨。或許我們處的時代背景不同,主流文化、價值不同,品味風格不同,但能連結在一起的乃是上帝呼召及對上帝呼召的回應。代代相傳使命,從聆聽回應呼召開始,一個被轉化的新生命,總是領受新的使命,亞伯拉罕、雅各、約瑟如此,彼得、約翰、保羅也如此,上帝透過這過程,使我們放下丟掉過去認為可以帶給生命的盼望,以至於能接受上帝成為我們最終極的盼望。

2020台北研經培靈會主題為「穿透黑暗的光」,10月6-8日舉行,詳見直播網站

每場詩班獻唱

每場詩班獻唱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