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劇場老將新秀 曾秀玲母子同行合作新劇

快樂鳥故事劇場曾秀玲團長。


【記者謝宜汝/採訪報導】「快樂鳥故事劇場」曾秀玲團長,是開創高雄兒童戲劇的領袖之一,早期創辦豆子劇團,憑著戲劇教學和指導,辛勤耕耘打拼,在廿多年前高雄尚處於兒童藝文沙漠的時代裡奔走;由於遇到生命風暴,在兼顧家庭與事業的考量之下,曾秀玲團長選擇離開豆子劇團,另立一個以兒童故事、戲劇教學為主的快樂鳥故事劇場,開發戲劇與繪本、生命教育等相關議題。

疫情造成劇團與兩代之間磨擦
「橄欖葉劇團」則是由高雄在地年輕人創辦的新生代劇團,團長張皓瑀為「快樂鳥故事劇場」曾秀玲團長的長子。在他的努力之下,作品也履獲獎項及票房肯定,在起步之初便打穩了良好的基礎。

「橄欖葉劇團」團名起源於挪亞方舟的故事,白鴿叼回一片橄欖葉,象徵著「希望」。張皓瑀期待透過戲劇向台灣民眾傳遞正面聲音,表達劇團對於「人」、「生活」與「社會現況」的深層關注,從社會根本中發出希望之聲。

一個為兒童戲劇界的傳奇人物,一個為年年獲獎的劇場新秀,原本這對母子所創作的戲劇,是兩條平行線,卻因為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各自劇團爆發意想不到的各種磨擦;回家後母子也因管理理念不同而意見相左,考驗了兩代之間的溝通與對信仰的信心。

曾秀玲表示,作為一個母親,當然很希望能幫上孩子的忙,但作為一個劇團導演,面對疫情的攪局,卻需要更多的整合能力。雖然與孩子有所衝突,但是因著信仰,她必須檢視自己,才能與年輕人一路同心同行。

曾秀玲說,身為基督徒的父母,又同時是一個帶領年輕人表演的團長,必須檢視自己與神的關係,如果自己與神的關係不穩固,是否能透過每日靈修,讓神來帶領自己的決策和方向?而不是用血氣和倚老賣老的方式,來帶領年輕人。再加上當遇到考驗時,檢視自己是否抓住神,無論是父母還是師長,長輩所做的每一項決定,晚輩都在看。如果我們遇到生命中重要的決策時倚靠神,孩子們也會往這個方向去,能夠在遇到困難時緊緊抓住神。我們要用自己的生命經驗,活出最真實的教導給晚輩。

橄欖葉劇團張皓瑀團長。

橄欖葉劇團張皓瑀團長。

檢視信仰 解決衝突
她說,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總會遇到許多失落、不如意的時刻,父母不應以責備的語氣,或負面的態度來看待問題,應以信仰為依歸,帶孩子以神的眼光來看問題,讓孩子知道自己是有價值的。父母若以正面的眼光看待孩子,會引領孩子的一生。

曾秀玲表示,她覺得長輩對孩子表達感激之情是比較困難,卻是重要的;特別是長輩常常會懷抱著一種「你不如我」的心態,這種心態很容易成為與孩子之間的隔閡。

學習看見孩子的優點、了解年輕人的想法,以及屬於這個時代年輕人的價值觀,並時時為此懷抱感恩。唯有如此,孩子才會願意與長輩談心、與長輩同行。

在經過一段磨合後,現在「快樂鳥故事劇場」與「橄欖葉劇團」彼此整合。曾秀玲將長年來所累積的經驗和實力輔助張皓瑀;而張皓瑀則學習將自己親力親為的執行力,幫助母親曾秀玲不斷地往前衝。

同心同行 合作《凍土》
母子二人同心帶著各自的劇團成員,一起合作戲劇《凍土》。透過一位基督徒更生人的真實故事,從生而為人所擁有的矛盾、糾結、慾望、絕望交織後混亂的情感,以及渴望被補償及被原諒的生命中,談階級輪迴、社會正義、人性、親情、悔改、饒恕與救贖;劇中更是點出信仰的重要性,反思生命的本質。

張皓瑀表示,他其實很感恩,能有一個在劇場界深耕已久的母親,橄欖葉劇團本身就是因為受到母親的快樂鳥劇場影響而誕生的劇團;有如一隻鴿子辛勤澆灌藝術土壤,使橄欖樹種子生根發芽、長成大樹,並回頭能使鴿子得已棲息。這是一種互助互惠與感恩回饋的關係。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