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借用他人鄉談講說上帝大作為

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戴繼宗

譚南特博士(Dr. Timothy Tennent)在其著作《Theology in the Context of World Christianity》中,特別強調基督教信仰在世界上九千多種不同宗教中獨特的「可譯性」(translatability)。與其他信仰不同的是,基督教信仰可以被翻譯成當地語言,讓那些我們想與之分享基督福音的人理解。

基督信仰獨特的可譯性
從表面上看,這種「可譯性」顯然是指將聖經翻譯成不同語言,這是威克里夫(Wycliffe)和其他宣教機構等組織開展的極具戰略性工作。其實,這種「可譯性」本身就很驚人,也很獨特!

聯合聖經公會(United Bible Society)告訴我們,世界上只有七千多種不同的語言,就已經有三千多種語言,將整部聖經或部分經文翻譯成各自的母語。許多早期宣教士在宣教生涯初期,投入時間和精力,將聖經翻譯成他們所服事之人的語言;他們深信基督教的聖經,可以而且應該被翻譯成當地人的語言,以促進更好的溝通和對基督教信仰的徹底理解。

馬禮遜(Robert Morrison)1807年抵達中國,他用了六年的時間,不僅掌握漢語,還將新約聖經翻譯成漢語,隨後在1819年完成舊約的翻譯工作。其他宣教士追隨馬禮遜的努力,繼續將聖經翻譯成眾多的漢族方言,以及中國少數民族的語言。

Photo by Igor Rodrigues on Unsplash

Photo by Igor Rodrigues on Unsplash

早期宣教士付代價譯聖經
我的書房有一本羅馬字體的寧波方言新約聖經,是我高祖父(戴德生)在中國的第一個任期(1854-1860)後完成的。順帶一提,當我拿著這本聖經時,不禁想起早期宣教士在中國傳福音時面臨的挑戰。

僅僅在漢族中就有許多方言,這給早期宣教士帶來艱巨的任務。單是在福建省,居住在閩江以南與閩江以北的漢人,講的方言就完全不同。然而,自上世紀50年代初,中國政府推行普通話為國語以來,普通話的普及大大促進了福音的傳播!

對於熟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常用的台語聖經的人來說,聖經能被翻譯成台語,很大的程度上要歸功於兩位早期來台宣教士馬雅各(James Maxwell)和巴克禮(Thomas Barclay)的努力。他們通過學習白話字,看到聖經翻譯成台語的可能性,遂於1873年完成新約的翻譯,然後經過幾十年歷經不同的挑戰,於上世紀30年代初,完成舊約的翻譯。

當然,翻譯聖經的驚人壯舉也是由無數在世界各地服事的宣教士完成的,並且仍然是優先考慮的工作,尤其是在未得之民當中。 因此,不像其他任何信仰,聖經被權威又公認地翻譯成這麼多不同語言,確實是史無前例且令人驚奇!

然而,在更深的層面上,基督教信仰的「可譯性」,必須除了純粹的語境之外,還看到世代的範疇,包括亞文化和社會領域。也就是說,基督教信仰可以也應該在不同世代、不同亞文化和不同社會階層的鄉談中進行交流!
4270_借用他人鄉談講說上帝大作為_3
信仰應能在不同文化階層交流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改動或改變福音的核心信息,以順應不同年齡群、亞文化或社會地位之人的願望或欲望。任何嘗試以某種方式改變聖經核心信息的努力,包括意圖使聖經信息順應時代的精神,都必須加以防範。相反的,溝通的語言和方法必須調整,使聽福音的人在他們世代╱亞文化╱社會的鄉談中,聽到上帝的作為。

對那些在跨文化環境中服事的人來說,當然非常熟悉這種類型的處境化。中國內地會的一個綽號是 「豬尾巴差會」(pig-tail mission)!原因是早期的內地會宣教士必須穿中國服裝,以消除任何不必要的障礙(包括宣教士的打扮),以免中國人認為基督教只是一個「洋教」。在任何與罪無關的事情上,內地會宣教士被要求完全、徹底地認同他們生活在一起和服事的中國人……甚至包括飲食和住所。所以,鄉談的溝通不只是講當地語言,還包括怎麼穿、住哪裡、吃什麼!

而這種處境化對任何想要跨越世代、亞文化或社會界限的人來說,同樣重要。我在華人教會服事了卅多年,包括在美國、香港和台灣等地,我認為全球華人教會面臨的其中一個迫切挑戰,就是如何將福音融入不同世代、亞文化和社會地位之人的鄉談中。

要是做不到這種處境化,我們就會繼續看到年輕人從教會中流失;要是做不到這種處境化,我們就只能在白領的人當中建立教會,無法在藍領的人當中有效服事;要是做不到這種處境化,我們就只能在台北東區建立教會,無法在淡水河另一邊有效地外展。

住在台北和住在新莊的人,即使都能講華語和台語,他們仍然存在著巨大的亞文化差異!因此,處境化的必要性,以及與我們的服事對象用鄉談交流,不只是跨文化工作者的挑戰,也是在教牧事工當中服事不同世代、不同亞文化、不同經濟地位之人的挑戰!

今年上半年,我有幸在中壢的中原大學教授人生哲學課程。突然面對五十八位剛廿歲出頭、與我的孩子們年齡相仿的大學生,著實有點難以招架。隨著每星期的進展,我越來越意識到,若想成為有果效的老師,我需要能夠使用這群學生的「鄉談」;要能有果效,不單是改善教學技巧,甚或改善語言的流暢度,就可以達到,而是要能講出他們世界觀、青年亞文化、甚至世代詞彙的鄉談。只有以這些為目標,我才能夠「借用他人鄉談、講說上帝大作為!」

作者簡介: 戴繼宗院長 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

作者簡介:
戴繼宗院長
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