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的糖果

4273_萬聖節的糖果


◎Evan

最近和兒子的一位新朋友,不預期有了段「節期」對話:「阿姨,你們家不過萬聖節(Halloween)嗎?你為什麼不過?難道你不喜歡糖果嗎?」她張大眼睛,非常認真的看著我。

我回答說:「你是問『我』喜不喜歡糖果嗎?當然不喜歡啊…等一下,你說的糖果有沒有包括巧克力?」雖然是一個孩子的提問,但我想誠心誠意的回答,所以提出內心的考量,當然也有點想和孩子玩的心情。她嚴肅的回答:「不包括!」「喔,那我確實不喜歡。」她非常失望的看著我。

為什麼喜歡過萬聖節?
「那現在換我問你,你為什麼喜歡過萬聖節呢?」雖然我已經可以預期,但我還是想聽孩子親口告訴我答案:「當然是因為糖果啊!」

小女孩的母親也問:「你們不過萬聖節,有什麼原因嗎?」由於我們剛認識不久,對方也不認識基督信仰,所以我簡單回答:「純粹是我的問題,我不喜歡萬聖節的裝飾和它的意義。」這是事實!

我停了下來,想聽她的回應,以評估需要聊到什麼程度。之後這位媽媽很快的轉移話題,我想對她來說,我的回答已經足夠,所以我也識趣的停在這個點上,結束了對話。

旅美多年,幾乎每年都在面對此議題,幾年下來我也有所學習,回答時需要看對方和我們的交情。或許對我來說是信仰的教導,本就不該慶祝萬聖節,但是大多數人只是覺得有趣好玩,對信仰完全不理解;在此情況下,若太快把信仰理由抬出來,反而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和衝突。但這次因為多了兒子新朋友的元素,反而讓我們有了很好的談話材料。

我問兒子,對於朋友的提問有什麼看法?兒子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的說:「我沒想到小朋友是為了糖果過萬聖節耶!」

過不過節的親子對話
我進一步問孩子:「那你覺得,如果一年只有一次可以去和別人要糖果,但不一定是你喜歡的,而且你必須要穿得很特別,一家一家去要?還是在家裡的櫃子裡,放著你喜歡的點心,有需要時跟媽媽問一聲,你覺得哪一種好呢?」兒子回答:「當然是想吃的時候就問媽媽好啊!」我再更多一點提醒:「如果你有喜歡的東西,不需要去和別人要,請你回來和我說,我們一起想辦法,好嗎?」兒子用力的點點頭,給了我超級大的燦爛笑容。

萬聖節與品格教育的衝突
就信仰的立場來說,我們不過萬聖節,但有人回應信仰太抽象,所以我現在會更實際的就孩子品格教育的部分來討論,萬聖節的意義和活動,對我在教養孩子上所產生的衝突點。

當我們教導孩子對人要有禮貌時,怎能同意他去參與「不給糖就搗蛋」的活動?當我們要求孩子不要以貌取人,內在品格比外在更重要時,怎能鼓勵他穿著獨特的裝扮,以好玩為名,去和人要糖?而且有時還要比賽誰要到的多?當陌生人給孩子糖果時,說一句:「你穿這樣好可愛喔!給你糖果。」這是我們希望孩子學習的品格嗎?用外表去贏得他人的肯定和讚賞?

另一個情況,孩子們可能聽見:「你穿這樣好可怕喔!給你糖,不要搗蛋喔!」「不給糖,就搗蛋」,換言之在說:「你不給我,我就要耍脾氣到你同意!」這是我們得著「獎賞」的方式嗎?我們在容許孩子「任意而為」嗎?

再進一步想:我們真的需要這些糖嗎?孩子們又有需要這麼多糖嗎?當我們教導孩子節制時,又怎能讓孩子去向陌生人要這麼多他不需要的東西呢?

當我們要求孩子不要拿陌生人的東西,卻同意他去和人要糖,這也很矛盾吧!過去幾年陸續有報導指出,有不少人在給孩子的糖果裡,放了許多違禁品甚至參雜毒品,但因為「要糖活動」是隨機行為而且範圍過大,所以警方連嫌疑人都很難搜察,只能提醒家長多加小心。在社會治安敗壞的今日,我不希望孩子隨手拿陌生人給的東西,我當然相信上帝全備的保護,但身為母親也有責任教導孩子何謂安全的界線。

過與不過,其實都有各自的理由,在合理範圍內,也讓我們學習彼此尊重;我也試著從個人的價值觀提出反思。就像那位小女孩,對我的回答覺得非常驚訝,不斷反覆的說:「怎麼會有人不過萬聖節?怎麼會有人不喜歡糖果?」我不會覺得被冒犯,這不過反應出我們的想法不同罷了,我反而很開心,和她的對話不單幫助我思考,也讓我能有和兒子談話的機會。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