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詩 1》始於掙扎的朝聖之路

4274_始於掙扎的朝聖之路


◎劉幸枝(天母福音堂顧問牧師及神學院老師)

《朝聖之詩》楔子
近年來因靈修盛行,朝聖之路也成為許多現代人學習在走路健行的過程中,整理思緒,恢復生命次序的管道之一。以「聖雅各朝聖之路」為例,全世界有許多人不分信仰,踏上這條八百公里的路程。過去幾年有許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以及相關敘事的書籍出版,顯出朝聖已不再是中世紀贖罪與功德的產物,而是一種全世界開始普遍流行的靈修活動,甚至演變成商業化的旅遊行程。

我們若正本清源研究朝聖史,便會發現其源自聖經三大節期的記載(出埃及記廿三章14-17節),連耶穌也曾按律法規定,踏上往耶路撒冷的朝聖之路;這條路因考古挖掘不可思議地重現天日,在2019年六月30日舉行「重新開幕禮」,使得朝聖再次成為熱門話題。

按猶太人的認知,早在律法頒布之前,亞伯拉罕獻以撒,就被視為朝聖的起源。這趟攀爬走向摩利亞山上的旅程(參創世記廿二章2節,該地成為建造聖殿所在地),被視為「阿利亞」(Aliyah):上行!

未來,我們將透過詩篇一二○至一三四篇,帶大家走一趟朝聖之旅。這十五首上行之詩,又被稱作登階之詩,是朝聖者前往耶路撒冷或利未人登上聖殿台階時所唱的詩歌。歡迎讀者加入我們的行列,一起經歷在基督裡的「上行」!


 

經文:詩篇一二○篇
2019年,公共電視推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一位年輕人在電影院進行無差別殺人,造成許多家庭的破碎和撕裂。兇手雖然被處死刑,但是媒體緊追兇手的家屬不放,透過報導煽動大眾不斷撻伐;有的人為了取得獨家新聞,完全不顧他人隱私偷拍,還假裝成關心兇手的家屬,暗中出賣他們,將他們的隱私公諸於世。

最後,兇手的妹妹李大芝忍不住大喊:媒體殺人與她哥哥殺人又有何區別(都是無差別殺人)?她說:「你們殺的人,不會比我哥哥少!」

詩人內心與惡交戰
每個人都有醜陋的一面,我們與惡的距離並不遠,甚至可能置身在一個惡的環境中,成為共犯結構的一份子。

「我們與惡的距離」常在現實生活當中上演。過去幾年,人們製造假消息,透過傳媒散播聳動的圖片和標題,然後某些節目的名嘴帶領觀眾一起扮演公審法官,鼓動鄉民發揮正義感,實則造成霸凌。正因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那麼近,我們更需要抽離,拉近我們與上帝之間的距離。

踏上朝聖之路,成為我們內心對上帝發出的求救訊號。朝聖的意義是指「臨近」,也就是前往神聖的地方與上帝親近。在親近神之前,我們一定都曾有一種感受,那就是遠離神是那麼的容易,親近神是那麼困難。而這首踏上朝聖之路的詩篇始於掙扎,詩人在口舌交戰中向上帝發出吶喊:「救我!」

詩人以呼求拉近與神之間的距離。他祈求神救拔他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1、2節)。

以呼求拉近與神的距離
說謊的舌頭,是指「虛假」;詭詐的舌頭原文指的是「鬆弛」,也就是指一個人的嘴巴鬆掉了,從他口中就會滴漏出很多話來。這提醒我們在今天的世代中,有許多不敬虔的言語和傳播的謠言,我們必須小心分辨耳朵所聽的,以及這些言語帶來的影響,一旦我們成為謠言散播者,那是何等的可怕的事。

詩人求助的原因,在於他成為謊言和謠言的被害者。所以他也祈求自己不要成為那樣的人。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所描述,代表公平正義的媒體人之子因遭無差別殺人波及而死亡,這位媒體人開始變得渾身是刺,用惡毒的言語去傷害旁人,甚至假尋找真相之名,把傷害加在殺人者無辜的妹妹及父母的身上。

舌頭難以治服。人總是喜歡對人品頭論足,或是作一個旁觀者發表高論。特別在今天資訊快速傳播的時代,已從鄉民文化進一步形成酸民文化;在公共平台中,只要不合自己的意,就盡可能的去攻擊和諷刺。因此,酸民文化背後隱含著評論者的不理性、資訊不足、人身攻擊等等。

世界並沒有因著這些批評而變得更好,可是酸民文化卻一直在影響上帝子民的群體。古代沒有媒體,但是口舌傳播與煽動的力量成為最可怕的燃點。詩人在踏上朝聖旅程,親近上帝之始,先呼求神先救他脫離虛假與詭詐的舌頭。

舌頭帶來的可怕力量
親近神,使詩人更加意識到舌頭帶來的力道是何等驚人!他說:「詭詐的舌頭啊,要給你甚麼呢?要拿甚麼加給你呢?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3-4節)

撒謊的舌和詭詐的舌頭是很難治服的,必須要下猛藥,像勇士的箭和羅騰木的炭火去治服它。勇士的利箭快又準,命中紅心。羅騰木則是沙漠中的一種遮蔭的灌木叢,它的根又長又粗,用火能燒得快又燒得久,是上好木炭的材料,溫度可達600-1000度。詩人正是求上帝用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去審判邪惡之舌。

在詩篇五十二篇2-5節便說道:「你的舌頭邪惡詭詐,好像剃頭刀,快利傷人…詭詐的舌頭啊,你愛說一切毀滅的話!神也要毀滅你,直到永遠;他要把你拿去,從你的帳棚中抽出,從活人之地將你拔出。」

有一位挪威的攝影記者林恩(Kyrre Lien)像往常一樣在閱讀網路文章時,有些留言引起了他的注意。當時有些人在公共平台發表一些仇視移民的情緒言論,基於好奇,他想追查那些隱藏在網路後面的這些人真實的身份,結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林恩說,這些人看起來都非常普通,外表和善,跟網路上撂話發狠的模樣有著天壤之別。他想研究這些人在什麼情況之下,會有這種反應,於是在一些基金會的支持下,林恩花了三年拍攝了紀錄片《鍵盤戰士》(The Internet Warriors)。林恩訪談對象遍及英、美、俄、挪威、黎巴嫩。他發現這些人本身也是常被言語霸凌的人。

雅各書三章6-8節提醒我們:「舌頭正像火一樣,在我們的肢體中是邪惡的世界,會汙染全身;它藉著地獄的火燒毀我們整個人生的路程……但是,人從來不能制伏舌頭;它是控制不了的邪惡,充滿著致命的毒氣。」(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

這就是我們今日面對的世界,也是詩人在兩千年前面對的世界。顯見從古至今,言語帶來的傷害沒有改變,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何等的近!

先知思想自己最不潔之處
詩人緊接著說:「我寄居在米設,住在基達帳棚之中,有禍了!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5-7節)

米設位在以色列西北,基達位在以色列東南,在當時被視為化外之民難以溝通。詩人不可能同時置身在米設與基達,言下之意似乎指陳自己置身在一群天南地北,難以相處的人當中。

詩人說自己是有禍了!他雖然想在他們當中成為一個和平的人,但是他開口也於事無補,因為這些人存心就是要用話語攻擊人。

這是何等諷刺的事,那表示詩人與上帝的子民一起同住,可是卻像是身處在米設和基達一樣,這群人常水火不容,或是言語不敬虔。那好比是在教會開事工會議,除了開始與結束禱告之外,中間的過程全都跟一般世界開會的氣氛沒有兩樣,可能還更糟。置身在這樣的群體,真的要向上帝發出求救訊號!

還記得先知以賽亞蒙召時看到榮耀上帝的異象嗎?先知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以賽亞書六章5節)當先知遇見神,當下意識到自己最不乾淨的地方不是眼睛或耳朵,而是嘴巴。原來上帝要用一個人,很在乎他的嘴巴乾不乾淨!

詩人承認他與惡之間幾乎零距離,表達他的為難,他想和睦,但是周遭的環境卻不許他。在一個大環境的影響下,他選擇從世界中暫時抽離,在朝聖之路上祈求神的幫助!

成為朝向神的上行者
詩篇一二○篇是朝聖之詩的第一首。然而,它卻是以急難作開始,以爭戰作結束。出於神的話,句句都帶著建造的能力;而出於人血氣的話,句句都帶著拆毀的能力。神用「說」創造世界,人卻用「說」破壞關係。

上帝是何等憎惡那些詭詐和毀謗的話。雖然我們無法脫離這個世界,卻仍願意在其中作和平之子,不跟著他人謾罵作傳舌與毀謗的人;我們也要儆醒看待一些談話性節目,不讓偏頗立場與犀利言辭,挑動我們的情緒以致急躁不安。也要留心那些透過網路傳媒散播的不實謠言,以免成為以訛傳訛的人。

詩人在這首詩的一開始就試著抽離,走上朝聖之路望天呼喊;我們也需要有從日常生活中抽離親近神的「朝聖」時光。因為,我們與神的距離有多遠,與惡的距離就有多近;與惡的距離有多遠,與神的距離就有多近。

湯馬斯牟敦(Thomas Mertow)的《默觀的新苗》一書提到:「假如你居住在城市,在機器間工作,搭乘地鐵,吃飯的地方震耳欲聾地播放著以假亂真的新聞,提供的食物又摧殘你的生命,周遭人的意見無聊地荼毒你的心靈,請不要不耐煩,就接受這種生活,當成是神的愛,是種植在心靈中一顆獨處的種子,倘若那些事讓你寒心,你就會繼續渴望得到靈修默想帶來有醫治能力的靜默。」

回顧整首朝聖之詩,始於掙扎中的自覺與抽離。即使我們孤身一人,其他人不高興我們「不」選邊站,但神卻喜悅我們成為一個轉身朝向祂的上行者!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