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礙事

《夏甲在曠野》,喬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羅作,18th


◎蔡忠梅(牧師)

經文:創世記廿一章
在創世記中,敘述了一個婢女夏甲因有身孕而「恃寵而嬌」;而其十六歲的兒子又不知分寸的嘲弄主母所生之子,結果母與子惹禍上身,以致被趕出家門的精彩內容。

主母撒拉因結婚多年,膝下猶虛,故她仿效當時社會風俗,在婢女中物色一位作丈夫的填房,她生下的第一個兒子,就作為主母的兒子;但若後來主母也生了兒子,她的兒子不能取代婢女兒子的地位。

但是在這一段記述中我們看到:主母忍無可忍、要丈夫攆走婢女與其子,這個舉動無疑是違反當時的風俗,也可見主母長期忍耐的臨界點被引爆了。

夏甲在曠野迷路 慌了手腳
在夏甲與她的兒子非走不可的那天,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夏甲,幫她搭在肩上,把孩子交給她,就打發她走了。從這些動作可看出,亞伯拉罕對這母子二人的不捨。神對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至於使女的兒子,我也必使他的後裔成立一國,因為他是你所生的。」(創世記廿一章12-13節)神對夏甲沒有不薄,神賜給她子孫眾多,並被稱為「以實瑪利人」。

夏甲兩次從亞伯拉罕家出走時,原先想走的路,都是朝著埃及的方向,並且兩次都在中途迷了路。第一次,神的使者應許賜福給她,並勸她回到主母那裡;第二次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別是巴城是迦南地南部的一座重要的城池,是往埃及最近的城。

後來,夏甲皮袋的水用盡了。一般來說,遊人走往遠方時,攜帶足夠的水是非常重要的,若不是在曠野迷了路,我想亞伯拉罕為他們母子會預備夠用的水。夏甲接著做的幾件事,可使人發現她慌了手腳:

首先,夏甲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在當時的人應該不難知道,有小樹應該會有水畦,所以自樹根往下挖,或沿著此樹根為圓心往外挖掘,都是可以嘗試找水的方式。事後證明,旁邊就有一個水井,但是夏甲因恐懼害怕,以致淚流滿眼,而無視於它的存在。

接著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這段距離是人想當然爾的應變或無奈的方式,它是聊勝於無,但無濟於事。之後這個兩人遙相大哭的聲音,驚動了「天庭」,神便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見一口水井,便去將皮袋盛滿了水,給童子喝。

神應許不會把難擔的擔子加給我們,所以懂得將一切擔子卸給神的人,是最聰明的人。人只能給你一皮袋的水,但是神給你的是一口活水井。

這個水井是神的使者臨時挖出的?還是早就存在的?如果是早就存在的,為什麼他們母子二人卻看不見?這完全是因為他們在半途迷了路、水又喝完了,在一片荒漠完全無法辨識方向的恐懼感產生時,他們的哭當然是自然應運而生了,此刻眼淚迸發時,就是恐慌戰兢了。所以,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不僅讓她看見身旁的井,也對他們母子的未來說的非常清楚。

人的盡頭 是神動工的開始
在人的盡頭,往往是神動工的開始;在人用盡了自己可用的各樣方法,而驚慌失措、六神無主時,主有可能就為他闡明:從此刻到未來他們會面對、因應的各樣環境和結果。神會與他們同在、用雲柱火柱的引導他們的路。

從整個夏甲哭泣的過程,我們可以很冷靜的分析出下列各因素,是造成人很容易無望而哭泣的幾個理由。

當人面臨恐懼戰競、全身發抖亂顫時,神往往適時的與人同在,助人剛強壯膽。神會使人眼睛明亮,讓人清晰的看見,現在圍在人身邊的種種狀況。好比神就讓夏甲發現身旁的一口水井。

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知道,神會聽見人嚎啕大哭、或暗自飲泣的各種聲音,神了然人現在面對的種種困境,祂完全沒有袖手旁觀,祂會成為人隨時的、合宜的幫助。在詩篇四十六篇1節:「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經文中「隨時」這個字就有這三個意義!

人往往會發現常有缺乏的景況,但是神的恩典永遠夠用。求主幫助祂的兒女,不要被各樣重擔壓傷,不要為遭受到的一切不幸或不平而埋怨。人能給的雖然只有一皮袋水,但神總是加添夠用的恩典、無微不至的眷顧著我們。人的盡頭總是神的開始,信得過祂,祂一定不誤事!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