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與生命的界線─說書者的抉擇

4276_公義與生命的界線_1


◎黃秋芳(師母)

我喜歡在白紙黑字裡翻找驚奇,若偶爾偷懶幾天,會覺得心裡虛虛的,好像飯後沒吃水果一樣的缺少什麼,這叫渴望嗎?這種飢渴非因無餅無水,乃是靈奶攝取不足。

最近再度翻閱一本老書”Writers on Writing”,這是收集紐約時報幾位作家談論寫作經驗集結而成的書,其中一篇是美國知名犯罪小說家Sara Paretsky(莎拉•派芮絲姬)的寫作感言,道出寫作者選材的掙扎。

只想看娛樂題材、聽安慰的道理?
莎拉曾收到一封讀者來信,洋洋灑灑寫了四大頁的不滿,質問她為什麼在書裡「寄生了」政治議題。讀者要的是娛樂,但作者加入了遊民的議題,讓她快樂不起來。莎拉本想回信告訴這位投訴讀者,遊民問題也是人性最原始的問題,它遊走於人性善惡的邊界處,痛刺人性最傲慢的醜陋。但後來,莎拉選擇保持沈默,把書錢退給該名讀者。

我們讀著相同的聖經,但因著教派不同,教會裡也默默形成了不同的信仰文化,「找適合自己的教會」這句話時有所聞,偏什麼色彩或沒有色彩?只談信仰,不涉社會議題?只談慈愛,不提公義?只談冠冕,不提苦路?只說好話,不容責備?只當祭司,不當先知?好似每個教會選擇了聖經裡的「局部」,設定後再把上帝放進「局部」裡,會友也好像在選餐廳一樣,依自己的口味選擇想去的教會。

牧師,是一個說書的人,他們要說神與人的故事,這些故事發生在神的律法與人的法律之間;公義與不公義之間;人性與人命之間;社會與生活之間。牧師是上帝特別恩膏的人,是這麼多「之間」的橋梁,是守望者,守望者怎能不吹哨,怎能不上呈下達呢?彌迦書六章8節:「…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真話才是神要我們傳達的福音
身為一個基督教文字工作者,更是一個說書人。我喜歡寫平常,更有責任寫不平常,我喜歡水晶燈的氛圍,卻無法看到霓虹燈下的淚眼而不動容。我無法認同四輪的比兩輪的更優秀,甚至讀不下網路小說裡總裁少爺們用權勢揮霍來的愛情,但扭曲的情節正在大量擄掠少男少女的思維,我能靜默不語嗎?

曾在風景區買盒裝水果,回家後發現「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而感覺受騙的大有人在,但似乎也認了,下次去風景區,相同的故事又會重複發生。誰公然放置陷阱?誰又殺了幾個銀子,買二送一,以為得了便宜,喜滋滋掏更多錢買更多陷阱?公義與生命的界線在哪裡?

4276_公義與生命的界線_22

這些陷阱故事,上帝早已透過先知闡明。阿摩司八章,主耶和華讓阿摩司看到一筐夏天的水果,就是結局近了,上帝要動手收割了,收割本是歡慶的季節,但上帝說這城裡只剩一片死寂和哀號。他們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5節)使用兩種法碼的人,對人不公,對神不義。這種沒有公義的生命,上帝的懲罰是讓他們漂流(12節),從這海到那海,從北邊到東邊。

阿摩司八章6節:「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他們把窮人逼到死角,以窮人的血築牆,他們噬血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沒公義,沒憐憫,沒慈愛,更沒把上帝放在眼裡,讓上帝震怒。上帝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7節)

神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
上帝更氣這些在城門口不責備人、不說正直話的法官們腐敗無能。阿摩司先知是這些趾高氣昂的上流社會人士所瞧不起貧窮的牧羊人,上帝欽點他來說真話,痛斥這些財迷心竅的地方首領。真話不討喜,但真話才是神要我們傳達的福音,福音有時不是「好消息」,而是「天國近了,你們要認罪悔改。」

我寫過很多邊緣人的故事,他們的生命都曾經混亂過破碎過,千萬個理由入獄的更生人、嘗過人生大起大落的街友、被酗酒的父親打瞎的獨眼男孩、幫媽媽屍體蓋被子多日的障礙兒…他們的故事牽動著我的眼光,也揉撚出一條只有道成肉身才能肉身成道的心弦,先把自己推向邊緣,才繫得住那條糾結了千年的長河。

被稱為無冕王的記者或作家,若心中沒有公義的尺度,就會成為社會亂源,立人或毀人,都在轉筆的瞬間,基督徒作家要有更高的道德責任,謹慎善用手中的筆,敲打公義的銅鑼,在價值模糊的世風日下愛惜亮潔的生命羽翼。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