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祖孫分隔兩地 讓他成為以色列第三位疫苗試驗志願者

疫苗志願受試者埃菲和他住在英國曼徹斯特的祖父彼得.庫勒。(courtesy of the family)


翻譯:豐盛  校稿:台灣ICEJ

編審:雲嵐牧師  新聞出處:TOI

26歲的埃菲(Effi)已經一年沒有見到90歲的祖父。他表示,加入疫苗試驗「是為了新冠疫情下被迫拆散的每個猶太家庭」。埃菲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拆散了猶太家庭,讓猶太社區的人們被迫分隔,促使他自願成為以色列第三位施打疫苗的受試者。

從左到右:埃菲與哈達薩醫學中心臨床藥理學部門負責人約瑟夫·卡拉科 (Yosef Caraco),以及第四位疫苗志願受試者埃利·以恩多爾 (Eli Ein Dor)。(courtesy of Hadassah Medical Center)

從左到右:埃菲與哈達薩醫學中心臨床藥理學部門負責人約瑟夫·卡拉科 (Yosef Caraco),以及第四位疫苗志願受試者埃利·以恩多爾 (Eli Ein Dor)。(courtesy of Hadassah Medical Center)

希望疫情改善 自願成為疫苗受試者

住在耶路撒冷的他於2日完成疫苗注射。他說:「我的母親是美國人,父親是英國人。我在這兩個國家都有家人,而且曾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猶太社區待過很長的時間;因此我非常看重猶太社區生活;但原本在猶太社區中習以為常的事,都因為新冠疫情陷入停擺,因此我希望看到情況儘快改善。」

埃菲說,他現在無法拜訪在英國的祖父。「今年四月,我們家人曾在英國曼徹斯特幫祖父慶生。我的祖父是個了不起的人,他對我們意義重大。」

埃菲的祖父在奧地利長大,在「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納粹對猶太人展開大規模屠殺)後,他在貴格會(Quakers)的協助下逃離奧地利,來到英國曼徹斯特。雖然包括埃菲在內的13個孫子彼此都住得距離很遠,但埃菲和家人都希望能夠團聚。」

以色列第三位疫苗志願受試者埃菲。(courtesy of Hadassah Medical Center)

以色列第三位疫苗志願受試者埃菲。(courtesy of Hadassah Medical Center)

埃菲的祖父彼得.庫勒(Peter Kurer)曾參與由貴格會主導在德國與奧地利的猶太人救援行動。今年一月份,英國女王授予他大英帝國勳章(British Empire Medal),並受邀與查爾斯王儲會晤,以表彰他對猶太人大屠殺教育的貢獻。

為國家研發出疫苗感到驕傲

埃菲是以色列國防軍的退役軍人,曾在吉瓦提步兵旅(Givati Brigade)服役。他為自己國家的生技專家能夠研發出疫苗感到興奮,自稱是驕傲的以色列人。

「我有三本護照,可以選擇住在美國或英國,但我選擇住在以色列家中。」

他說:「當我在施打疫苗時,我的夢想是看到猶太社區再次聚集,拉比不需要透過Zoom才能與會眾聯繫,而猶太家庭也能夠團聚在一起。」

埃菲的祖父彼得.庫勒(右)在一月份獲得大英帝國勳章後,與查爾斯王子同桌用餐。(courtesy of Peter Kurer)

埃菲的祖父彼得.庫勒(右)在一月份獲得大英帝國勳章後,與查爾斯王子同桌用餐。(courtesy of Peter Kurer)

在準備接受疫苗試驗時,埃菲經常想起他的祖父。「我的祖父一年要來以色列四次,因為他是退休牙醫,在來訪期間也曾在以色列擔任義工。但現在,他根本來不了,而我們也去不了英國。」

在以色列研發的疫苗試驗中,施打疫苗只是其中一部分;到目前為止,在最初80名志願受試者中,只有四人施打疫苗。埃菲表示:「我感覺良好,完全無大礙。」

他希望看到這款Brilife新疫苗,能夠幫助世界各地的人們。但他也表示,因為親眼目睹猶太世界的人正在受苦,促使他自願成為受試者。「我們猶太人分散在世界各地,本來是藉由旅行與聚集來保持聯繫。現在無法旅行或聚集,這讓我們付出極大的代價。」埃菲有感而發地說道。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