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害怕—孩子怕鬼怪,該怎麼辦?

4277_媽媽,我害怕


◎Evan

隨著孩子長大,對探索環境的渴望增加,十月除了美麗的秋景、開心的採蘋果,萬聖節的鬼怪裝飾也吸引他的注意。若見到恐怖的擺設,大人可以轉臉不看,自我調整情緒,但好奇心總是驅使孩子東張西望;環境如此,很難避免。

鬼怪裝飾讓孩子心驚
某天早上,我請他幫我到家裡的某處拿東西,他不願意,直說:「我覺得那裡有可怕的東西。」我帶他到那個房間,問他:「在哪裡呢?」

孩子看了看,檢查一番,這回說:「沒有耶!」我蹲下來和他說:「如果你害怕時,媽媽陪你去看看,有時候只是想像的東西,不是真的在那裡。」他點頭。

又一次,到了晚上臨睡前,他從自己的房間跑出來找我,說:「媽媽,鄰居的狼人在我房間,好可怕!」我陪他走回房間,抱著他說:「那只是裝飾,而且不在我們家,你知道嗎?」兒子點點頭,但還是很憂愁的說:「可是我會做惡夢,牠會到我的夢裡,怎麼辦?」

我回答:「媽媽沒辦法到你的夢裡,但耶穌可以,我們一起禱告,耶穌會保護你,因為衪也是這樣保護媽媽的!」兒子很認真的和我一起禱告,請耶穌幫助他不要做惡夢,之後笑著和我說晚安,睡了。

隔天早上,他開心的和我說:「我真的沒有做惡夢耶!」接著又說:「媽媽,我知道那些裝飾是假的,可是我還是會害怕。」在這部分,我很能理解孩子的情緒。

接納孩子的害怕情緒
關於鬼怪之事,有人會反應:「又不是真的,有什麼好怕!」鬼怪的真假在此不談,對未知的領域,我個人保持尊重,我也希望孩子用謙和的心去對待。在合理的範圍內,我會提醒孩子,「裝飾」是人手所造,關於此事,聖經也有記載。例如,以色列人做出金牛犢,以牠為神,但後來也在摩西的帶領下銷毀(出埃及記卅二章)。

有需要去怕這些人做出來的鬼神嗎?當然不需要!問題在於:我們長大了,忘記小時候也曾如此害怕未知。身為凡人的我們,可以消滅看得見的金牛犢,但沒辦法切割看不見的情緒。

以小兒為例,年僅六歲的他,對於夢境、想像與現實,仍有很多的不能區分。若單以大人的理性思維,告訴孩子所謂的「真相」,其實太過簡化問題──這個方法有時管用,但也要注意,他對所謂的「事實」能理解的程度。

雖然我仍會依孩子的年紀,適度談觀察到的現象,但並非期待他現在就全盤理解,更多是為將來預備。就我的體會,接納孩子害怕的情緒反應,一起討論可以如何處理,或許更有幫助;感覺沒有對錯,但需要被疏理。討論的過程,我也會向孩子坦承,哪些事我無法幫忙。就像:我怎能決定孩子要做什麼夢呢?爸媽不需假裝自己是超級英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信仰,孩子也在當中經歷上帝。

建立孩子的信任感
另一種需注意的情況:大人一方面說鬼怪是假的、沒什麼好怕,但有時卻又為管教之便,所以拿孩子害怕的事物威脅他。又或者覺得看小孩的情緒變化很有趣,所以隨口戲謔;這些小動作,都可能在無形間消磨彼此的信任關係。

在類似議題上,家長或許可以先自問:當孩子向我表達他的害怕時,我的反應如何?我有接納嗎?或者不在意他的感受?當孩子耍脾氣時,我是否會拿他所害怕的事物來恐嚇、威脅他?

試想,若有位你很信任的友人,將你曾分享的軟弱,當作攻擊你的武器,你作何感想?又或者,他將你最在意的事,當笑話隨意講,你覺得如何呢?人和人之間的互動是很微妙的,在行動前我們都該先想想,自己在關係中種下了什麼?有一天,我們終將收成所栽種的果實。

愛裡沒有懼怕
「你知道嗎?你會害怕是正常的,我小時候也會害怕。」兒子對我的回答產生了興趣。「害怕是一種感覺,沒有對錯,有時候我可以陪你一起去面對,但有時候沒辦法,所以我很感謝耶穌,昨天晚上讓你睡得這麼好!那麼你覺得,我現在可以怎麼做,讓你覺得比較好呢?」他用力的抱著我說:「當我們這樣抱抱時,我就沒那麼害怕了。」我們都笑了,之後,他再也不見「狼人現身」。

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壹書四章18節)接納孩子的情緒,在愛裡給予支持,讓他得著力量去面對未知;前提是,讓我成為孩子所信任、陪伴他長大的那位!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