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煽情的代價(上)

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文:周學信  翻譯:孫秀惠

現今在崇拜時,講員常請會眾跟坐在隔壁的人講「耶穌愛你,我也愛你」,或者大聲說「要常常喜樂」、「與神一同得勝」。這樣做是為了傳達上帝是慈愛的,祂珍視祂的子民,與神同在生命就充滿光明與快樂。如此互相說肯定正面的話,有一種現買現賣的吸引力。對生命的態度非常積極向上又充滿樂觀,彼此大聲宣告,讓人在心理上感覺很好,有自信又得激勵,卻有可能使崇拜失焦。

散播積極正向樂觀力量
不只如此,不管是在教會的講台、小組的聚會或者電視播放的講道與見證,分享信息時,也有許多訴諸情緒和感覺的小動作:短暫的靜默、說話放緩、哽咽、眼眶帶淚,都是要帶動聽者的情緒。似乎,談及真實或事實時,就一定得要語帶感情、情緒豐沛。

濫情(Sentimentality)在教會文化中十分常見,一般社會也是如此。訴諸感情比訴諸信仰更常見於教會生活,甚至被認為是與神建立關係的關鍵。矛盾的是,情感並不只有溫柔的一面,情感也能賦予力量與權威。善於勾動群眾情緒回應的傳道人,會得到相當大的權威,而權威又可能進一步醞釀出個人崇拜。我們必須認清,訴諸情感的背後隱藏著力量,容易淪為操縱必須小心。煽情讓人難以抵擋,因為一旦投入情感,必定有膚淺的「屬靈獲利」。

彰顯個人被神寵愛獨特經驗
今日教會到處可見這種濫用情緒的情況。講員、牧師,甚至一般信徒都樂此不疲。大家對此多半不以為意。此等現象在講台信息、聖樂、書籍、福音藝術與政治都常出現。在某些人氣很高、頗獲敬重的講員的著作也可以看到。不妨細想以下幾本書的一些段落,路卡杜(Max Lucado)的《恩典百分百》(In the Grip of Grace):

「神支持你。轉頭看賽道旁,上帝正在邊上為你的競賽加油。回頭看看終點線;那兒上帝正在為你所跑的每一步喝采。聽聽祂正坐在看台上呼喊你的名字。你太累跑不動了嗎?祂會背著你。太挫折無法再戰了嗎?祂會扶你一把。神支持你。神就是支持你……我們知道祂一句永不改變的話,而且我們知道這句話說的是『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以賽亞書四十九章16節)。」

約爾.歐斯汀(Joel Osteen)的《活出美好》(Your Best Life Now):
「你可以抬起頭、挺起胸,自信的知道上帝毫無條件的愛你。祂對你的愛,是對你這個人,而不是你所做的事。祂造你成為獨一無二的個體─過去不曾有,未來也不會有另一個人完全像你,甚至雙胞胎都不會一樣。你可能不會這麼看自己,但這一絲一毫都不會改變上帝眼中的你。上帝看你仍然就像祂的話所描述的。你可能覺得不配、沒把握或快被生活壓垮;你可能覺得軟弱、害怕、微不足道,但上帝看你就是一名勝利者!」

還有華理克(Rick Warren)的《標竿人生》(The Purpose-Driven Life):
「當我們極其愛祂,上帝就微笑了……上帝造你,是為了愛你,祂也渴望你愛祂。祂說『我不要你的獻祭,我要你的愛;我喜愛人認識我,勝於燔祭。』你可以感受到上帝在這句話中那炙熱的情感嗎?上帝深深愛你,渴望你以愛回應。祂切切盼望你認識祂,花時間與祂相處。這是為什麼學習愛神與被愛,是你生命中最大的目標。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

這幾位深受眾人喜愛的牧師與作者,彰顯了個人被神寵愛的獨特經驗。他們強調個人性─即便多愁善感、自憐自艾的情緒,都是屬靈經驗最重要的部分。如此一來,基督徒生活不在乎對聖經所啟示之神的工作有更深的了解,而只安逸於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是我們都是祂所看為寶貴、深深喜愛的孩子。

濫情絕非小事一樁;不是表面之事,更不是無關緊要,因它已成為今日教會與基督教文化中重要的一環。這類情感的訴求,鼓勵個人以特定的方式來認識他們自己,也透過某種濾鏡來看這個世界與他們周圍的人,又靠著情感吃大補丸來過基督徒的生活。

濫情主義者對罪避重就輕
濫用情感的真相,以及所引發的影響又是如何,杜克大學神學院教授畢比(Jeremy Bigbie)將這方面的研究稱之為「濫情病態」。他毫不留情的指出,濫情包含了三大要點:對於罪惡避談或避重就輕,使得事實呈現失真;將重心放在自以為是的情緒當中;抗拒任何需要擺上自己或付出代價的行動。

首先,濫情主義者對罪避重就輕,扭曲事實真相。教會中經常談到這個世界的惡與罪,但面對世界的罪惡卻帶著錯誤的天真,以至於常常對於罪惡的深度無知又渾然不覺。

當談到罪惡,多半只談個人,基督徒很少了解或經驗過社會性與結構性的罪惡,因此在呈現世界罪惡的時候是失真的,是用有色眼鏡來看這個世界。大家只注意娛樂性高、五花八門的事,忙著追求和善、溫暖舒適、平靜的心靈,以致無法看清這世界的惡有多深。於是,禱告很容易不把罪惡當一回事。

不只沒把罪惡當一回事,更常見到的是避而不談。我們會故意忽略,只看正面、開心的部分,其餘的就視而不見。逃避的作法通常是誇大那些好的、愉快的事情;不好的擺在一邊,好的則過度強調。

不把事情看得太重,在面對逆境或者死亡時的確有效;藉著對邪惡之事淡化處理,就不用面對惡與死亡殘酷的事實。只看事情的光明面,好像惡沒甚麼了不起;雖然也談惡,但卻把它看扁,把它當成沒那麼厲害。

濫情主義者典型的說法,就是「事情也不是真的很糟」或者「事情很快就會變好」。世界上發生的苦難與死亡,被詮釋成必要的黑暗,為的是讓善的明光能夠閃耀。苦難被看做是偽裝的祝福,死亡則是進入下一個世界的一扇門。這樣的詮釋,是假設惡與罪不是神學問題,而是心理問題。訴諸情感就是提供一條路,讓信徒逃避社會對他們信仰的挑戰,不必了解事實如何。

是否只是愛上「愛」的感覺
其次,單單不理會惡與罪,還不至於達到濫情的程度。濫情是一種情緒上的自我沉溺,可以說是愛上了「愛」。也就是這樣才會濫情,因為享受那種情緒澎湃而來的感受。濫情很少是因為某件事或某個人而感動,反而更多是從激動的情感得到滿足。濫情主義者沒辦法深入關注別人生命中負面的部分。

我們可以想到教會中有些過度熱心的輔導,當有人遇到危機,隨時就想插一腳,因為他(她)情感上需要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訴諸情緒的目標在別人,所以其他人變成了滿足目的的工具。其他人被吸收成為濫情者主觀感受的一部分。

進一步解釋,就是愛一個人不是因為那個人本身,而是那個人讓我感受到我自己。基督徒通常被教導要愛神與愛鄰舍,但我們去愛或被愛,卻常是為了一己之私或者為了得到團契弟兄姊妹的認同,而不是我真心關懷那個人。同樣的,基督徒為貧窮人施行公義憐憫,很多時候也不是因為由衷感受到他們的苦痛,而是我的行動會讓我經驗到自己關懷別人時心情的感受。牧養也常不是為了建造那些需要與不足的人,而是為了建造牧師的地位。

作者簡介: 周學信老師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長;神學研究所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

作者簡介:
周學信老師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長;神學研究所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