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視野》做過警官又被追殺的《一九八四》作者歐威爾

Professional reporter working late at night


◎譚瑞玲

為何撰寫《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的英國左翼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辭退作緬甸警官的優差,復又被西班牙共產黨追殺?

根據湯瑪斯‧瑞克斯(Thomas E. Ricks)所著的《邱吉爾與歐威爾》(Churchill and Orwell),出身於殖民地官員家族的歐威爾,在當時英屬印度帝國下的孟加拉出生,祖父是英印軍的軍官,父親是印度總督府的基層公務員,而母親的娘家則在殖民地緬甸從事茶業種殖。因此,他中學肄業後,便順理成章加入英屬印度帝國警察單位(Indian Imperial Force),並被派往緬甸工作。

擁抱無產階級的理想世界
這樣背景的歐威爾,應該和很多其他出身寒微的殖民地同僚般,挾著白人統治者高高在上的優勢,意氣風發地在吞併國狐假虎威,踐踏原住民。然而,歐氏正因他自己親身站在強者的立場,看到權力如何令人腐化,反而奮力抵擋濫用權力的引誘,拒絕欺侮無力反抗的蟻民,故此,他在當了五年帝國警員後,年僅24歲便辭退了工作。之後,他刻意在歐洲過著貧窮的生活,加上,他年幼時在寄宿學校切身經歷到,貴族家庭和平民出身學生不公平的待遇,促使他的思想陸續左傾,追求反對帝國主義、擁抱無產階級的理想世界。

1940年的歐威爾(照片來源BBC)

1940年的歐威爾(照片來源BBC)

當時歐威爾身處的歐洲,正處於右派的法西斯主義和左派的社會主義的撕裂,很多西方人士由於對世界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 1929-33)的餘懼,紛紛對資本主義下的民主體系失去信心。適逢1936年爆發了西班牙內戰,左翼的政府受到右派的反對者挑戰,當然這也是一場國際性的搏弈,包括由蘇聯支持的當權政府,及與希特勒友好的反政府軍。

此時對社會主義充滿希望的歐威爾,自然也義不容辭的加入左傾的戰鬥陣營,著名的大文豪海明威也成為戰友。當時左派各支部互稱同志,狀似公平互愛,暗地裡卻是一場場的暗鬥廝殺。

揭發極權統治愚弄人民真相
原來,這個西班牙的左派聯盟其實也反映著,操實權的史達林,及他欲誅之而後快的蘇聯流亡政敵托洛斯基(托派)之爭,而歐威爾所參與的其中一支部:馬克思主義統一工人黨,就被忠於史達林的西班牙共產黨指責為托派和叛徒,接下來便是排斥和最後的暗殺。在後來解封了的蘇聯秘密檔案中,可以看到他的名字正列於西班牙共產黨要處決的名單上。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歐威爾在戰區受傷而退伍,但他分部的同袍便開始被補和失蹤了,最後他和太太兩人逃離西班牙,便立刻遭指控間諜及叛國罪!

Statue of George Orwell outside Broadcasting House in London

倫敦廣播大樓外的歐威爾塑像。(來源flickr, Ben Sutherland攝影)

歐威爾至此,深切體會到,他所看到的不論是吹噓烏托邦的左派,或鼓吹愛國主義的右派,那些堂而皇之的政治宣傳,只是野心家和追隨者睜著眼晴說的謊話,為求達到目的不惜掩蓋真相,不擇手段的排除異己。更困擾他的,便是他那些在歐洲擁抱社會主義的左派朋友,卻認為若撒謊能有助推動無產階級的理念,那麼謊話不但可行,且是必要的。

歐威爾痛定思痛,決定在有生之年,堅拒謊言的擺弄,力求追尋事實的真相,揭發極權統治愚弄人民的卑污。他在著作中一針見血的政治預告,後來在鐵幕的共產政權一一應驗了。

縱觀歐威爾的一生,經歷了兩次人生核心價值徹底的的翻動。第一次是追隨家族揚威大英帝國的光榮時,猛然醒覺,無論官職的高低,一旦手握權力,竟可成為踐踏人權的惡魔。第二次是追求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時,喉部中槍差點喪命,到頭來,深信的所謂平等願景,原來只是互相廝殺的勾當。

世上不少的所謂政治理想,不分左、中、右派,若為達至目的不惜摧毀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互愛,利用胡言擾滅造物主栽在各人內心的善性,怎能不是導向黑幕的前奏?像歐威爾這樣不跟隨庸眾的勇者,逆水而行,挑戰時代的執迷,把強權醜惡的面孔,盡顯世人的眼前,實是警世的鳴鐘!(本文由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提供)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